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独与卿欢》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XXOO 独与卿欢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3-17 08:05:18

《独与卿欢》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XXOO 独与卿欢完结版 已完结

《独与卿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独与卿欢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徐秉文,寒章宫

《独与卿欢》作者:独与卿欢,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徐秉文,寒章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回到房间里,早有小宫女打好了热水,燃好了炭盆,被窝也用汤婆子熏暖了,白嬷嬷在小宫女的服侍下,梳洗完毕,散了头发,躺了下来,闭上眼...展开

《独与卿欢》免费试读

回到房间里,早有小宫女打好了热水,燃好了炭盆,被窝也用汤婆子熏暖了,白嬷嬷在小宫女的服侍下,梳洗完毕,散了头发,躺了下来,闭上眼,听见小宫女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将水盆等物拿了出去,又将门带上,不一会,拿着空的脸盆回来,放到托架上,转身跑了出去,和等在外面的小姐妹小声嬉笑着,渐渐的走远了。

又等了一刻钟,白嬷嬷起身,穿好衣服,简单挽了发髻,也不用簪环,抓了一把老钱,几块皇后赏的荷花酥,用手帕包了,向着后角门去了。

角门边上的倒座里,当值的是个酱紫面皮,矮个子的结巴太监,见到了白嬷嬷,躬身行礼,忙往就剩几分余温的火盆边让:“嬷嬷~~嬷,坐~~坐!”

“我就不坐了,这点钱,下了值,去买杯酒吃。这点儿点心,是娘娘赏我的,你尝尝,这几日忙着八公主和亲的事,怕是你们的饭食都不能准时了。”

“谢~~谢~~嬷嬷。”太监看见点心,顿时两眼放光,拿起来就往嘴里送,他就因为结巴,没办法去主子身边伺候,被分到看守这轻易没人走动的小角门,一日两餐,净是些残羹冷炙。点心根本就不可能到他的手里,也就是白嬷嬷心善,肯偶尔照应他些。

“我出去一趟,个把时辰就回来,若是有人问起,你还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明天典仪过后,嬷嬷若是得了赏菜,给你留点好的吃。”也不要太监说什么感激涕零的话,白嬷嬷等着太监开了门,径自往寒章宫方向去了。

不过短短半个月,寒章宫就萧索冷清了不少。除了穿着厚棉袍,抱着黄铜暖手炉的徐秉文,只有窝在茶房里,听见动静从棉门帘缝隙里探出头的,睡眼惺忪的小太监了。笑呵呵的将白嬷嬷请进自己的房间,徐秉文让小太监提了只火盆,放在屋里,就把他撵回茶房去了。

“你,怎么这样了?”白嬷嬷看着徐秉文有了白头发,开始有了皱纹的脸,满是迟疑的开口。

“呵呵,人老了嘛,难免的。”徐秉文倒是豁然,等壶中水沸,冲了两碗油茶,“难得用牛油炒出来的,香的很,我用二两好烟,才跟御膳房老五换了一油纸包,你尝尝。当年锦绣,最爱这个味儿了,我记得你一来就跟她抢,可是不管她藏到哪里,你都能找出来,冲一碗喝。”

白嬷嬷用调羹舀了,吹了吹,细细品了,“是老五的手艺,这火候拿捏的,越发的好了。你这腰板笔直,中气十足的,也不像垂垂老矣的样子,想要借老迈这一条出宫,你还得装得仔细些。”

“你这张嘴,真是让人讨厌。”徐秉文一口一口的喝着油茶,突然呛咳了起来,再开口时,声音虚弱而苍老,坐在太师椅上笔直的腰板,也佝偻起来,耷拉着眼皮,仿佛随时都会昏睡过去。

“嗯,这回看着好多了,像个行将就木的老棺材瓤子了。”喝完了油茶,白嬷嬷一抹嘴,“还有什么顶饿的点心没有?”

徐秉文冷哼了一声,恢复了原样,“自己去拿,装什么深沉。”

白嬷嬷眼刀子嗖嗖的丢过去,根本就不起作用,干脆自己去橱柜里翻找,一只手端着一碟枣泥山药糕和芙蓉糕双拼,一手拎着个透着油渍,满是肉香的油纸包,回来坐下。

“那包里的是卤的猪心肝,你不是不吃下水么,拿它干什么。”

“我虽然不吃,可是有人想吃都吃不到,做个顺水的人情也不错。”白嬷嬷吃着点心,自己又冲了一碗油茶,“想必你也知道了,明日是五皇子送八公主和亲。”

“听说二皇子被禁足了,府门外都是禁军把守,不知道那十二个陪媵如何了?”

“怀了皇家血脉的,送入二皇子府伺候,其他人都自裁了。”

“唉~~”徐秉文听了,沉默了半晌,最后只是一声长叹。

“皇后娘娘担心,身怀六甲的五皇子妃独自在府中没人照应,明天过后,就会安排人接进正阳宫里,亲自照看,你可知,御医和经年的稳婆,都说五皇子妃此次怀的必是个男胎?之前五皇子和五皇子妃为了求子,可是去过般若寺,喝过符水的,看来那符水果然十分灵验。”白嬷嬷哈哈笑了起来,“可是我还听说,吃那符水有孕的,如果吃了丹参,红花,大青叶等中草药,可能会生下怪胎。”

“五皇子能少了女人生孩子?少了这一个,值什么?”徐秉文皱眉。“你今日来,就是为了这个?”

“她们章家害了我一双儿女的性命,我要她一个孙子,又怎么了?”白嬷嬷红了眼睛,恨声道。“也就跟你和锦绣,我还能说些心里话,痛快痛快,不找你,我找谁去?何况你就要自由了,不像我,就算出了宫,也无处可去。”

两人相对着,沉默许久,还是徐秉文打破了沉默,开口道:“若是哪天想要离开了,你若实在无处可去,不妨来找我跟锦绣。”

“我呀,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好了,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明天且有的我忙的,回见吧!”吃饱喝足一抹嘴,白嬷嬷拎着油纸包,抬身就往外走。“下次记得给我弄点好的吃,白斩鸡,桂花酿就不错。”

“得嘞,您来之前给个信儿,我好准备!”徐秉文两只手在插在袖筒子里,佝偻着背,耷拉着眼皮,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跟在白嬷嬷身后,送她出门,白嬷嬷斜了他一眼,昂着头回正阳宫去了。

进了后角门,把油纸包递给结巴太监,“你收好了,晚上回去请伙伴们一块儿吃,别一个人吃独食,多交些兄弟,以后有好事,也能有人想着你点儿。”

结巴太监差点没跪下,泪汪汪的,一个劲的作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白嬷嬷叹了口气,回了房,脱衣睡了两个时辰,小宫女就送了食盒来,到了晚膳的时间了,白嬷嬷简单用了几口素菜,那一碗浓油赤酱的红焖羊肉,一口都没有动,“这个你拿回去吃了吧,嬷嬷年纪大了,不爱吃这些了。”

小宫女两眼放光,几乎是雀跃着将食盒收了,找了亲厚的小姐妹,一块儿分享这难得的肉食。

当天傍晚,徐秉文因为突然胸口不适,找了太医院相熟的当值方技官,把了脉,私下里拿了包丹参,掖在袖袋里,慢慢的踱回去寒章宫了。

丑时刚过,皇宫里各处宫殿就陆续掌了灯,由于德嫔所居住的吟心宫,与八公主所居住的沁露宫,分别处在皇宫东北角和西北角,中间隔着重重宫殿,数十道落了重锁的大门,母女两人,根本不可能在八公主离宫之前,再见一面。八公主起床用了碗甜羹,虽然一夜未眠,却仍然沉稳,任由嬷嬷姑姑们伺候着更衣,上妆。白嬷嬷扶着小宫女的肩膀,跟着提着明瓦灯笼的引路太监,拿着皇后的令牌,一路顺畅的来到了沁露宫。

板着脸,端庄严肃的宣了皇后娘娘的懿旨,不外乎是告诫她要守妇道,要以夫为天,要温良恭俭让,结束了照本宣科,白嬷嬷板着脸说道:“你们都下去,娘娘还有几句私密的话儿,要叮嘱八公主。”

屋里伺候的人都垂首低眉,置若罔闻。白嬷嬷心中赞叹,德嫔毕竟出身名门,又在这吃人的深宫浸淫了近二十年,不过短短月余,就将原本骄纵恣意的八公主,和她身边伺候的人,调教得脱胎换骨一般。

八公主原本是做洗耳恭听状,听了白嬷嬷后面的话,沉默了片刻,才启朱唇,吩咐道:“你们去门外守着。”

众人齐声应诺,行了礼,鱼贯而出。等最后出门的人关上了门,八公主马上换了神气,亲热的笑着:“白嬷嬷辛苦了,快请坐,我这边忙乱的很,招待不周,嬷嬷今日可是连碗热茶都喝不着了。”

白嬷嬷告了座,在八公主身边的绣墩上,斜签着身子坐下,自怀里摸出了大红色的一张绣帕,上面绣着鸳鸯戏水,并蒂莲花。“公主,这是昨天奴婢去宣旨的时候,德嫔娘娘交给奴婢的,娘娘还有几句话要叮嘱您。”轻轻地抽出手帕,替八公主拭干了泪,“可不能哭,公主们和亲,不比民间女子出阁,哭了不吉利。德嫔娘娘亲手给您绣了这喜帕,就是盼着您平平安安,大吉大利!”

八公主努力抑制住心中的酸楚,深吸口气,再缓缓吐气,如是再三,终于能够状似平静的开口,“我懂,母亲托嬷嬷带了什么话?嬷嬷说吧。”

“此去西戎,比不得在母亲身边,以后要用心揣摩,观察,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不要对任何人动心,对你的夫君,可以敬,可以畏,但不可以爱。想办法活得好,活得长久,终究会有回到大周的那一天,无论如何,记住,母亲,在这里等着你。”

八公主含着泪,努力翘起嘴角,做出微笑的模样,频频点头,却哽咽难言。

“还有,你的陪嫁当中,有一个章家送来的嬷嬷,原是医女出身,专精妇人病的,凡是争宠的房中术,媚药,安胎药,避子汤……无所不精,此人你要善用。最后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完了话,白嬷嬷等八公主稍稍平静了心绪,起身故意放大了声音:“娘娘的话,奴婢算是带到了,时辰不早了,不敢耽误八公主,奴婢告退!”不等八公主开口,神色倨傲的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