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明护花郎》巧遇护花郎 Twink 大明护花郎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3-26 04:05:35

《大明护花郎》巧遇护花郎 Twink 大明护花郎章节目录 已完结

《大明护花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冬月南风分类:历史主角:萧笑昆,曹云淮

主角是萧笑昆,曹云淮的小说《大明护花郎》此文是冬月南风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别看萧笑昆表面力主选择陈圆圆,其实他心里也是纠结了好一阵子。放弃陈圆圆,另选一位歌妓带回京城,省时省力省事,也能够向祁国舅交差,...展开

《大明护花郎》免费试读

别看萧笑昆表面力主选择陈圆圆,其实他心里也是纠结了好一阵子。放弃陈圆圆,另选一位歌妓带回京城,省时省力省事,也能够向祁国舅交差,即便将来祁国舅知道姑苏有个陈圆圆,也不会怎么埋怨他萧笑昆。但那样一来,总归是留下了一个遗憾,而且,这也不是萧笑昆做事的风格。

但如此一来,要把被姑苏名士叶秋池赞为天宫仙子的陈圆圆,从富可敌国、一心掠美的杭州盐商曹云淮手中抢过来,怕是要颇费一番周折了。萧笑昆嘴上说谋事在人,可他闷在客栈整整两天,竟然没能想出一条良策。

姜毅看出萧笑昆心情烦闷,也不好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便一个人悄悄出了客栈,去了街上闲逛。难得来一趟姑苏,可不能辜负了这美景良天。姑苏街市甚是繁华,红男绿女往来如织,姜毅一会儿进茶社品茶,一会儿进绣庄看绣娘刺绣,一会儿又坐上乌篷船听船娘哼唱姑苏小调,倒也逍遥自在。

正往前走,忽见一堵墙边围了一群人,指指点点似在观看什么,姜毅近前一看,原来众人正在围观一则告示。就听一位手拿折扇的中年男子说道:“官府禁贩私盐,年年禁,年年有,屡禁不绝呀。贴这告示又有何用?”另一人附和道:“就是就是,那些盐商都怎么发起来的?不贩私盐,那白花花的银子从哪儿来呀?”

姜毅看是禁贩私盐的告示,便没在意,径直往前走,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了,折回身来,将那告示仔仔细细一字不漏地看了一遍。看过告示,姜毅心中一动,他也无心闲逛了,急急赶回客栈。

推开萧笑昆的房门,只见萧笑昆正和衣躺在床上小睡,姜毅不敢打扰,刚要退出房间,就听萧笑昆道:“姜毅,去外面转了转?”

“笑昆兄,你没休息呀?”

“我哪里睡得来?”萧笑昆翻身坐起,姜毅拿过桌上的茶碗,给萧笑昆倒了碗茶。

“笑昆兄,我刚才在外面看了一则告示。是官府禁贩私盐的告示。”

“禁贩私盐……嗯?禁贩私盐?”萧笑昆若有所思,突然抬起头,双目放光,紧盯着姜毅,“姜毅,你的意思是?”

姜毅点点头,笑了,萧笑昆也笑了。

……

三天后,杭州曹云淮宅邸来了两位公子。曹云淮接过家丁递上来的精致名帖一看,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永平侯祁骏府幕宾萧笑昆。上面还有一枚祁骏的印章。

人的名,树的影。曹云淮不认识萧笑昆,但祁骏祁国舅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当朝贵妃的亲弟弟、崇祯皇帝的小舅子,这谁不知道?

曹云淮想,我还没有攀上祁国舅这棵大树呀,今天他怎么会派幕宾登我的门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曹云淮不敢怠慢,连声说道:“快请,快请。”

萧笑昆、姜毅进了中厅,与曹云淮见礼,落座后,互相寒暄了几句,曹云淮问道:“二位公子今日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呀?”

萧笑昆微微一笑:“我二人这次来杭州,是奉了祁国舅之命,专门采购丝绸的。”

“哦!”曹云淮心道:我又不做丝绸生意,你们采购丝绸与我何干哪?心下想着,口中却道,“二位公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我曹某愿为国舅爷效力,有用得着我的,尽管讲来。”

“丝绸我们已经采办好了,并无其他难事。”萧笑昆道。

曹云淮面露狐疑之色,讷讷言道:“萧公子有话,就请直说吧。曹某喜欢开门见山。”

萧笑昆上下看了看曹云淮,这几眼看得曹云淮心里直发毛。

就听萧笑昆道:“笑昆来前,曾陪同国舅爷与工部尚书潘大人议过一次事。如今贼寇猖獗,满清蠢蠢欲动,朝廷剿贼护边花费甚巨,国库空虚。皇上为了充盈军费,着工部加征盐税,缉查私盐。还特别差遣祁国舅行钦差之职,督办工部。圣旨一下,江南一带陆续上了好多奏章,不乏检举私盐贩卖之事。不妙的是,其中就有您曹云淮的大名呀!”

曹云淮一听这话,立马急了,腾地站起身,怒道:“胡扯,简直是一派胡言。我曹云淮一向守法,何曾贩过私盐?”

萧笑昆道:“云淮公,莫急莫急。奏折中所言可能不实,国舅爷定会细查的。不过……”萧笑昆故意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曹云淮急迫地问道。

萧笑昆接着说道;“我知道云淮公经商多年,堪称苏杭第一盐商,您一定经常嘱咐下面在盐业经营上不得越轨。不过,您眼睛再亮,也不一定全都盯得住,说不定就有私盐混杂在您的正常经营中。说不定就被那眼红者留心了。”

“你说的对,一定是有人犯了红眼病,故意陷害与我。冤枉!纯粹是冤枉!”曹云淮不住地辩解道。

其实不仅萧笑昆,就连曹云淮心里都明镜似的,哪个盐商不贩私盐?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旧账、新账,不贩私盐,单靠正常经营,哪能赚来那么多的银子?只不过有的盐商胆大,干得也大,有的盐商胆小,偷偷摸摸试试水罢了。

曹云淮又一想,别急别急,先稳住阵脚再说,平白无故蹦出这么一个国舅府幕宾,就把我吓住了?我曹云淮经营盐业快二十年了,黑白两道上朋友无数,不说呼风唤雨,也是吆五喝六,我怕过谁呀?再说了,这杭州知府、杭州将军都是自己的座上宾,即便有人上奏章,说不定花几个钱也就能摆平了。这个萧笑昆,是不是想靠着掌握的这点内幕,来我这黑吃黑呀?

想到这儿,老奸巨猾的曹云淮忽然不言语了,自顾自地喝起了茶。

场面变得有些尴尬,萧笑昆笑道:“此次来杭州,我本无心登门,但我有个远房亲戚,多年前在生意上曾经得到过您的照顾,我想,奏章之事,还是告诉云淮公为好。既然云淮公对此事不以为然,那我就告辞了。”说着话,萧笑昆给姜毅递了个眼色,示意二人告辞。

萧笑昆这最后一句话,着实话里有话,软中带硬:皇上钦点的事,你敢不以为然?真的以贩卖私盐治罪,掉脑袋也说不定。

商人本色决定了曹云淮的行事风格,不到最后时刻,他是不肯拍板成交的,此刻他心里想的是:走就走吧,我先拖几天再说。

但面子上曹云淮还是过得去的,他拱手言道:“萧公子言重了,我哪能不以为然呢?此事容我吩咐手下排查一番。不知二位住在哪里?这两日我一定差人登门拜谢。”

萧笑昆笑笑:“我们住在六合巷马家客栈。”

……

送走了萧笑昆二人,曹云淮急忙吩咐大管家曹望跑了一趟杭州知府,请教知府大人是否知道祁国舅手下有这么个名叫“萧笑昆”的幕宾。曹望回来禀报,京城确实有位公子名叫“萧笑昆”,不曾做官,但名头很响,至于他何时做了祁国舅府上的幕宾,就不清楚了。

曹望劝道:“主家,我看这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祁国舅咱可是得罪不起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曹云淮缓缓坐回罗圈椅上,拿起萧笑昆那个名帖,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咱们就再会会这个萧笑昆。”

曹云淮这次很客气,专门派曹望带了两乘轿子把萧笑昆、姜毅接了过来,摆下酒宴,好生款待。席间,曹云淮满带歉意地笑道:“萧公子,姜公子,非是曹某有意怠慢二位,实在是这些年我吃了不少哑巴亏,官面上的,黑道上的,甚至地痞无赖,都没少讹诈我。再加上这些年世道不太平,我是不得不防啊!来来来,我先敬二位一杯。”

“云淮公行事谨慎,我等理解。”萧笑昆道。

“说起来,我曹某也是个好交好为的人,我也很想攀上祁国舅这条高枝儿啊!萧公子,以后诸事还请你多多关照呀!”

“好说好说!”

“曹望,”曹云淮一挥手,曹望捧过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黄澄澄的十锭金元宝,一锭金元宝下压着两张银票。“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萧公子在国舅爷面前引荐引荐,恳请国舅爷笑纳。”

“呵呵!”萧笑昆微微笑了笑,“云淮公,看来你真是误会我了,你也误会国舅爷了。”

“哦?”曹云淮奇怪道,“萧公子何出此言?”

“也难怪,云淮公你是没见过我们国舅爷呀?国舅爷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世间俗人,他性情耿直,从不爱财。要不,皇上也不会让他来督办这么大的事儿。”

曹云淮捻着胡须,有些不知所措了:“如此说来,我是唐突了?可是,萧公子,我怎么着也得给国舅爷送点见面礼呀?要不然,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呀!”

姜毅一听这话,心中暗笑,这老家伙,总算着了笑昆兄的道儿了。

萧笑昆道:“云淮公切莫拿世俗眼光看待国舅爷,您若想结交国舅爷,不能只在乎这一时一刻不是?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咱们只要平时把国舅爷伺候好了,还愁他老人家不关照你吗?”

“那是那是。”曹云淮频频点头,“可是,萧公子,不怕您笑话,我这人急脾气,我还是想在国舅爷面前表示表示。您是国舅爷面前的红人,您得给我这个机会不是?”

萧笑昆想了想,笑道:“云淮公对国舅爷的一番真情真是天地可鉴呀,我回去后一定把云淮公的恳切之情转达给国舅爷。”

“多谢萧公子,”曹云淮端起酒杯,“萧公子,请!请!”

萧笑昆饮罢,把酒杯轻轻放下:“不瞒云淮公,我这趟江南办差,诸事都已完结,我和云淮公一样,也想额外办件让国舅爷高兴的事,可当局者迷,我竟然

《大明护花郎》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