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医狂妃》毒医狂妃 妖孽邪王请自重 女体化 毒医狂妃MB

更新时间:2020-03-30 16:04:59

《毒医狂妃》毒医狂妃 妖孽邪王请自重 女体化 毒医狂妃MB 连载中

《毒医狂妃》

来源:作者:公子小白分类:架空主角:秦月言,令秦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公子小白原创的架空小说《毒医狂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月言,令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秦月言拿着木盒,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密道,思索一番,决定向前看看,这条密道通向哪里。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秦月言发现前面透露着丝丝光亮...展开

《毒医狂妃》免费试读

秦月言拿着木盒,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密道,思索一番,决定向前看看,这条密道通向哪里。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秦月言发现前面透露着丝丝光亮,向前细细一看,发现是一道石门,秦月言在石门四周查看了一番,找到了开关,石门开启了。

秦月言通过石门,走了过去,发现是一个山洞,山洞中,一些树枝正堆在一起燃烧着,一旁,一个男子坐在那边,紧贴着石壁,身着黑色绸缎,上面还绣着暗纹,而男子脸上,还带着银质面具,只露出那一双薄唇。

秦月言细细观察了一番那男子,发现那男子昏迷了,他身上受的伤有很多处,秦月言的直觉告诉她,这男子一定不凡,最好不要惹。

尽管如此,秦月言还是朝着男子走了过去。

秦月言先把了把男子的脉搏,查看一下男子的情况,所幸脉搏不弱,不至于没命。不过,秦月言还查出这男子身中剧毒,而且已经中毒多时,可是为什么这男子还能好好的活着呢。这令秦月言有些疑惑。

虽然这毒复杂,自己也能解,但是秦月言并不打算帮他解,一是自己所需要的药材不足,时间不够,二是她救他已经很不错了,就别指望她再给他解毒了。

秦月言将更多的柴禾放在火堆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男子的衣衫退掉,露出男子精壮的上身,白皙的皮肤,明显的肌肉线条轮廓,还带着几道淡淡的疤痕,为他添了几分男性魅力。

秦月言不由得将目光转向男子的面部,虽然音质面具将他大半部分的脸都给挡住了,但是她总感觉,这个男子的相貌一定不凡。

咳咳,她好像忘了正事,秦月言立即回神,然后查看起了男子的伤口。

伤口现在还在出血,若是不及时止血的话,恐怕这男子会血流而亡。于是,秦月言拿出仅剩的几根针,在男子伤口出扎了几针,血流明显减弱,没过多久,血就已经止住不留了。

此时男子已醒,看着自己面前竟然有个人在自己的伤口上摆弄,顿时起了杀意,可是有闻到了秦月言身上淡淡的药香,还有那看似怪异却像是在救人的动作,便知道,秦月言一定是在救他,便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男子细细打量了一番秦月言,穿着一身绿色素布罗衫,发丝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长发垂腰,还有几缕发丝轻垂下来,打在了他的肌肤上,痒痒的,最吸引人的是她的那双明目,让她本就动人的面容多了几分灵气。

打量完毕后,男子又开始看起了秦月言的诊治手法,很是奇怪。

秦月言从自己身上撕下了几块布,轻轻擦拭着男子的伤口,然后又扯了自己的几根头发穿过了针眼,秦月言开始缝制男子的伤口,一针一线,小心翼翼,让伤口的疤痕尽量不明显。

其实她也不想用头发缝合伤口的,但是没办法了,这男子的伤口太深了。

一切整理完毕后,秦月言小心翼翼的为男子穿上衣服,此时,二人不免贴得近些,秦月言一抬头,正好跟男子鼻尖贴着鼻尖,秦月言眨了眨眼睛,发现男子已经醒了,此时正在看着她。

本来秦月言还打算给男子打一下点滴,既然人已经醒了,她就放心了,也不用打点滴了,正好省事。然后,秦月言非常淡定的继续帮男子穿着衣服。

可是,秦月言是淡定了,男子却不淡定了,男子的脸都红透了,都快能听见自己心跳了。

“咦?怎么这么烫,难道是发烧了?”秦月言疑惑道。

男子快速起身,深呼吸了几下,才回归正常,然后自己将衣衫整理好,将身旁的软剑缠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又从身上掏出了一锭金子扔给了秦月言。

“算是对姑娘的答谢。”说完,男子一瘸一拐的往洞口走去。

秦月言正是缺钱的时候,自然是收下了这定金子,不过这男子还真是够气人地,给钱就给钱吧,还那么不可一世的样子,秦月言不甘心,就对着男子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可谁知男子正好回头,看见了秦月言的鬼脸,吓得秦月言赶紧恢复正常。

男子转身,不自觉笑了出来,然后运用轻功,离开了山洞。

之前秦月言还觉得奇怪,为何这男子身重剧毒,却还能安稳的活着,现在看来,应该是这男子将毒都逼直到了脚上的原因,虽然脚瘸了,但总好过没命。

“记得七日后将发线取出。”末了,秦月言对着男子的背影喊道。

男子听见秦月言的嘱托,身形略微一顿,然后继续行路。

秦月言理了理衣衫,顺着原路回去了。

回到房间后,秦月言蹲坐在老嬷嬷的尸体旁边,她真是的感受到了失去亲人的那种令人伤心的滋味。虽然她只跟老嬷嬷相处了两天,但是,老嬷嬷对她的呵护与关爱是她曾为感受过的。

“嬷嬷,我一定会好好安葬你的,你就是我的亲人。”秦月言低喃,眼角含泪。

伤心过后,秦月言开始思考,从今晚发生的一切来看,那名黑衣人应该是盯了他们很久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动静,反而在老嬷嬷拿出木盒,讲她身世的时候,黑衣人才出现,而且黑衣人的目标就是木盒,所以说,木盒一定有什么秘密。

秦月言拿出木盒,细细研究,秦月言反过来复过去的查看,都没有一丝突破口,秦月言甚至是用刀子割,往地上摔都,那木盒都没有一丝裂缝。秦月言只好放弃,,将木盒藏好然后开始考虑自己身世的问题。

至于她的身世,既然她的母亲是怀着她,十里红妆,并且拥有一个如此不凡的木盒,那她的身世一定是值得考究的。

不过,听老嬷嬷的讲述,她的母亲既然是大夫人害死的,那么,她就要大夫人好看。毕竟,她能够活下来,也多亏了原主这副身体,起码,她要做些什么会报一下原主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