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生一世寂浮生》一生一世寂浮生全文 天然受 一生一世寂浮生LOLI

更新时间:2020-06-15 00:09:31

《一生一世寂浮生》一生一世寂浮生全文 天然受 一生一世寂浮生LOLI 连载中

《一生一世寂浮生》

来源:作者:无心树上无花果分类:架空主角:尧桦,尧槐

《一生一世寂浮生》由网络作家无心树上无花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尧桦,尧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浮生推门而入,百合跟在后头,弯着身子,不敢与之相视。 昏黄的烛光映衬着百合美丽的容颜——世间怎会有如此娇艳之人?一双凤眼闪烁如星...展开

《一生一世寂浮生》免费试读

浮生推门而入,百合跟在后头,弯着身子,不敢与之相视。

昏黄的烛光映衬着百合美丽的容颜——世间怎会有如此娇艳之人?一双凤眼闪烁如星宿,巴掌大的脸嵌着精巧的五官,微微卷翘的睫毛被一弯柳叶眉衬托出清高的气质,不张扬也不朴实,却是极美的。让人忍不住想看一眼,再看一眼。

这宫中最不缺的就是拥有美貌的女人。

浮生从前跟随父亲出入各种世家子弟的聚会,什么人没见过?可是,对于百合,她还是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这张清尘绝艳的脸,这个雅然沉静的人,如今站在浮生面前,埋着头,双手绞着衣袖,咬着唇一言不发。

两个人僵持了很久,最终还是浮生先开口:“随本宫来,便是要本宫看着你这副沉默的模样?”

百合抬头望她,眼珠流转了很久,掀衣跪下,说:“娘娘,奴婢要向您说出真相!”

浮生挑眉问:“什么真相?”

“娘娘,”百合朝她磕了个头,泪眼婆娑,“真正要造反的人不是尧槐,而是尧桦!”

话音刚落,浮生猛然注视住她,“百合,你怎么会知晓此事?”

她犹豫了片刻,咬着唇说:“……奴婢原名青瑶,曾是尧统领府中的打杂丫鬟。”

“所以,”浮生看着她说,“这段时间我们商议的所有事情,你都知道?”

百合以额触地,说,“是的。”

她蓦然抬起头:“可是娘娘,尧槐真的是被冤枉的啊,真正要谋反的并不是他!”

浮生深觉不妙,思虑了很久,漠然的声线传来:“你说吧,本宫听你一言。”

百合又一次磕头以示回应,旋即,她缓缓说道……

“奴婢原名青瑶,本是南凤国的子民,只因家乡年年灾难频发,百姓流离失所,无法生存。这才离开家乡,迁至他乡。”

“迁徙途中,奴婢的父母皆因疾病撒手人寰。奴婢孤身一人,漂泊四方,来到了樾国。被人卖到青楼,后又侥幸逃出……后来……”

浮生追问:“后来什么?”

“后来,奴婢便遇到他……”她说着,眸光倏而明亮起来,“他是当朝太子的陪练,亦是与太子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那时被商贩追赶,便是他救了我……”

她的脸上溢着笑容,略带微笑的容颜令人神往,话语间,已不自觉地透出了一股弄弄的暖意,以至于她仅仅自称“我”,而非奴婢。

原来,这个清冷得从来让人不敢亵渎的人,也曾为一个人,初心萌动过。

“他是尧槐?”

百合摇摇头,“不,是尧桦。”

“遇到他,我的生命也有了希望!我只是尧府里的一个小丫鬟,每一次他在院里操练,我都只敢远远儿地观望着他。”

浮生静静地看着她,仿佛也陷入了回忆。

“他是何等的优秀,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可是,十年了,我从未想过要与他有什么结果,我只期望,能陪着他,一直到老。哪怕亲眼看着他迎娶自己喜欢的姑娘进门,我也会为他高兴啊!”

她还记得,他对她的每一个笑,递给她的那串糖葫芦,他为她擦过的眼泪,他……

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曙光,人世间最后一点温暖。

“可是……我怎么知道,他侍奉多年的君主,竟是他的杀父仇人!他忍辱多年,就是为了一朝报仇雪恨。而他想做的事,我怎忍心不帮他……”

浮生心觉不妙,问:“所以,你便进宫做了他的眼线?”

“是,”百合摇摇头,“也不全是。”

“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想要我为他打探情报,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想让我保护他心爱的女子……”

“那个女子,被安排进了娘娘的院子,侍奉娘娘。”

听到这里,浮生的心凉了半截,“是谁?”

“是迎春。”

迎春?

那个笑起来犹如漫山遍野百花开遍放的小姑娘?

浮生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后退了几步,脸上全然僵住,目光也变得瘆人。

“娘娘!”百合跪着上前几步,意欲搀扶住她,浮生深吸一口气,用深沉的声音说道:“你……继续说!”

百合放下悬在空中的手:“是。那一次,娘娘被皇上禁足,迎春借故离开浮生殿,实则是与他相会。迎春被安排到浣衣坊洗衣服,暗地里为他打探情报。尧桦造反的阴谋蓄谋已久,只是奴婢实在未曾料到,他会将这罪名嫁祸给尧槐!”

浮生惊讶得瞠大了眼睛,“什么?嫁祸?”

“奴婢虽愚笨,却也不难看出尧槐对奴婢的心意。而尧桦,正是利用了尧槐对奴婢的心意,胁迫尧槐做事,使所有人都疑心于于尧槐。”

沉默着听她说完,良久,浮生冷着声线问:“你既然如此爱慕于他,又怎么肯告知本宫真相?难道,你就不怕本宫杀了他吗?”

百合哽咽着,爬到她的脚边,拉着她的裙角:“娘娘,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啊娘娘!奴婢也曾劝说过他,他一心只想要为父报仇,听不进奴婢的话。可是,皇上暗中养了一万死士,逼宫,哪有那么容易?自古以来骄兵必败,尧桦自认为计划天衣无缝,却不知,皇上早已疑心于他,只是出于主仆之谊,多次给他机会。”

“可是此次,他又联合反臣攻围京城,使娘娘身陷险境,皇上如此深爱您,必然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百合拼命朝浮生磕头,“奴婢恳请娘娘,看在奴婢告知您真相的份儿上,无论结果如何,都饶他一命!奴婢求求您……娘娘……”

浮生低头看着她卑微地在自己脚边不停地磕头,一言不发。

心很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苦笑,原来,被背叛的滋味如此难受。

她注视着百合,听着她的哭声萦绕在耳旁,良久,她俯身扶起她。

“罢了。你虽只是为了保他一命,但你及时告知本宫真相,实属难得。本宫答应你,无论如何,本宫都会留他一命。”

百合泪眼滂沱地看着浮生,欣喜极了,便要跪下谢恩,浮生扶住她,“不必了。只是,今日的事,你绝对不可以说出去半个字。并且,你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骗过尧桦。否则,处死一个宫女,不是难事。”

她说到后面,神色变得肃穆,眼神冷得可怕。百合吓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不住地点头应道,“奴婢保证,今日的事绝对不会透露出去的!”

“你下去吧。”浮生叹了一口气,拂袖而去。

百合福了福身子,刚要退下,浮生突然叫住她,“慢着!”

浮生走过来问:“你怎知皇上在宫中养了一万死士?是由谁来统领?”

百合行个礼,说,“娘娘,奴婢跟着尧桦的时候曾听他说过,这一万死士,都是由张缪张大人统领。”

“张缪?他可知尧桦叛变?”

“不曾知晓。”

“知道了,下去吧。”

浮生拢了拢发髻,兀自走进寝殿,坐在梳妆台前,若有所思。

如今看来,真正的元凶的尧桦,而尧槐,只是被逼着为尧桦做事。张缪对此概不知晓,那么,只有笼络了张缪和尧槐,才能拥有足够的军队与尧桦抗衡。

她揉揉眉心,好在,她没有把所有的计谋都告诉尧桦,现在还有转圜的余地。

昨日探子来报,还有三日的时间,慕容瑾御的大军就会赶来皇宫。她要撑到他回来!

她多坚持一刻,就免去一刻的杀戮,多留下一条性命。

既然元凶是尧桦,那么,何不将计就计,来一出请君入瓮的好戏?

况且目前,尧桦是听命于她的,而统领了一万死士的张缪和管理着五千御林军的尧槐,都是忠义之士。若她能拉拢他们,岂不是……

浮生自己叹了口气,不知是在叹人心叵测,还是在叹自己如今这巨大的变化。

他不在的时候,她可以独当一面。可是如今,她多希望他在啊!

树影婆娑,黑夜掩下窗前女子的深沉倩影。

……

手中的杯子滑落,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浮生这才回过神来。

后日便是计划中的生辰,她伪造了一封假书信,命令敌军,后日举兵包围皇宫,而不是攻入皇宫。

而真正的主谋是尧桦,那么,尧桦是否真的会按兵不动,只守在皇宫外面,而不是冒险一试?

浮生细细推敲,若他真能乖乖待在宫外,宫里就有充足的时间埋伏好军队,待宴会歌舞升平时,一万死士和五千御林军会潜藏在皇宫各个角落,随时待命。

这一万死士,都是慕容瑾御亲自挑选出来的人,精英中的精英。御林军熟悉皇宫地形,有作战经验。到时候,无论尧桦是攻是守,她们都能有八成的把握,歼灭敌军。

不过……

浮生心想,若是能将尧桦的军队先支开呢?

“长姐!”

她正扶额依在桌案旁深思,一声清丽的女声阻断了她的思绪。

一个绿色的身影蹿进殿中,下人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浮歌就已经跑进殿中,站到浮生面前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