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骄傲 Mary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御姐

更新时间:2020-06-25 00:11:37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骄傲 Mary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御姐 连载中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梓森林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赵承轩,凌兰

完结小说《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是梓森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承轩,凌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赵东出了堂屋,又去凌家厨房看了一圈。当看到凌家厨房里就两袋子粗粮时,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苦了主子,这家人竟然连精米白面都没有,也...展开

《农女种田之捡的相公很傲娇》免费试读

赵东出了堂屋,又去凌家厨房看了一圈。当看到凌家厨房里就两袋子粗粮时,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苦了主子,这家人竟然连精米白面都没有,也不知道主子是怎么吃下饭的。

他还是再来去镇上一趟把,给这家买些精米白面,千万不能苦了主子。赵东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心里自豪,天底下再也没有他这么好的属下了,连主子的吃食都事无巨细的考虑到了。

赵东走后,赵承轩一时也睡不着了,头一歪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凌兰。

凌兰头侧枕在胳膊上,嘴和脸都被挤压得变了型。赵承轩看着不免又在心里想:“确实很丑啊。”

可是他就算不愿移开眼睛,想到他浑身烧得难受得时候,是她一遍遍得给他擦拭着身体。

迷迷糊糊中,他看到她得汗从额角低落下来,在昏黄的油灯下晶莹剔透,有一滴还滴到了他的嘴唇上,并没有古人说的香汗淋淋,只有咸味。

要是以往他肯定大发脾气,可是那是他甚至觉得那滴汗就算香。

就这么侧头看着她变形的睡颜,想着之前的事,赵承轩有睡了过去。

凌兰是因为胳膊长久不活动给疼醒的。

艰难的坐直身子,站起身活动活动不舒服的脖子,甩了甩已经麻木的胳膊,凌兰一扭头看到了搁在赵承轩床头的包袱。

凑近闻了闻一股浓重的药味。凌兰皱眉这是药,搁在赵承轩床头,显然是给赵承轩用的。

就知道着人身份不简单,这是昨天晚上趁她睡着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凌兰奇怪的看了一眼仍然睡着的赵承轩,拿了药出了房门。

进到厨房里她就更加肯定她的判断了,因为厨房里也莫名其妙的多了两袋子精米和白面。她家这是来田螺姑娘了吗?

赵承轩再次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汤药味,和特殊的食物香味。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赵承轩虽然感觉没有昨天烧的那么难受了,但身上仍没有多少力气。

昨天晚上那丑女人灌了他不少白水,现在他感觉小腹都要炸了。自己试了两次,最终又颓然的倒回床上。

恰好凌宇书从外面进来,上前问道:“赵公子你要起来吗?”

“内急。”赵承轩忍者羞恼说。

凌宇书忙又跑出去:“哦,那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夜壶。”

一番忙碌下来,赵承轩解决了人生大事一般放松了下来,半倚在床头上问从外面倒完夜壶的凌宇书:“你姐做了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香?”

“赵公子你是不是饿了,大姐专门给你熬了白米粥,我去给你端。”

赵承轩心里忍不住翻白眼,就你小子聪明,小爷我从好几天前就没好好的吃过东西了,现在能不饿吗?

凌宇书端来了一碗白粥:“赵公子你先吃着不够再叫我。”

本以为是糙米粥,没想到是粳米,赵承轩小小的满足了一下。

“手使得上劲儿吗,要我喂你吗?”凌宇书又问道。

赵承轩刚摆了一下手,凌宇书一下子就窜了出去。赵承轩愣了一下,这是火烧屁股吗?

不一会儿赵承轩就知道凌宇书为什么跑那么快了,只听院子里凌宇书高兴的声音说:“大姐,这个爬拉猴也太好吃!”

“是吧,确实很好吃,要是撒上孜然就更好吃了。”这是凌兰的声音。

“这不就是林子里的知了吗?真的能吃吗?”这是凌芝带着疑惑的声音。

“二姐你尝尝真的很好吃。”

院子里沉默一会儿,才又传来声音。

“怎么样好吃吧?”凌宇书问。

“嗯,香!”凌芝回答。

赵承轩看看自己手上的白粥,然后他就吃不下了。那丑女人做了什么好吃的竟然不给他吃。

赵公子是有脾气的,狠狠喝了一大口白粥,把碗往小桌子上重重的一放,发出“咚”的一声响。

院子里的三姐弟静了一会儿,都转头看着堂屋东次间的方向。

“赵公子怎么了?”凌宇书说着就起身要去看。

凌兰伸手按住他:“你吃吧,我去看看。”

来到东次间,就见赵承轩冷着一张俊脸。

凌兰不知道这傲娇公子有发什么神经,只得开口问道:“赵公子不知有哪里照顾不周?”

赵承轩扭着脸不正脸对着凌兰,憋了一会儿,不自然的说到:“我要吃那个······叫爬拉猴的东西。”

“赵公子,您大病初愈,应该吃一些清淡的米粥。”

“病人才应该吃好一点儿的东西呢,我就要吃那个爬拉猴,白米粥没味儿。”

“行,您是大爷您说的算。”凌兰转身出了屋子。

再进来时,已经用碗给赵承轩端来了十来个爬拉猴。

赵承轩看到碗里的东西,瞪大了眼睛:“你这个丑女,竟然给本大爷吃虫子。”

“爱吃不吃,一两银子一个。”吵着要吃,现在又说不要,这都给惯的什么脾气。凌兰把碗往桌子上一放,转身出去了。

“哎,我说你这个女人,就不能温柔点儿?我还要米粥。”

凌兰只得又回来那赵承轩的粥碗。

凌兰走后,赵承轩就拿起一个爬拉猴瞧,瞧了一会儿又放到嘴里小心翼翼的咀嚼起来。刚开始咀嚼的很慢,后来越来越快,然后又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别说,这个还真挺香。

饭后,凌兰把汤药给赵承轩送过去。

赵承轩看了看土陶碗里黑乎乎的药汁,有看了看面色无异的凌兰欲言又止。最终他还是没忍住,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凌兰就站在床边看着他喝药:“问什么?”

“你就不好奇这药哪里来的?”

“赵公子身份高贵,左不过是赵公子的人。”凌兰说道。

赵承轩不再说什么了,她能猜到也省的他解释了。

一切收拾停当,凌兰准备去镇上一趟,想去药店问问蝉蜕能不能卖,顺便去石匠铺看看有没有她要的石磨。

虽说她手里现在有一两银子,但也不能指望那一两银子过一辈子。而且凌宇书正是上学的年纪,总要送他去读书。她们一家总要找个可以户口的营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