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国之一统江山》三国之一统华夏 小说在线试读 三国之一统江山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6-25 12:09:12

《三国之一统江山》三国之一统华夏 小说在线试读 三国之一统江山立场倒换 连载中

《三国之一统江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苏木兰分类:历史主角:曹昊,孙成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苏木兰原创小说《三国之一统江山》,主角是曹昊,孙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自打戏志才进去后,曹昊就一直在树下寸步不离地等着,他生怕曹Cao脑袋一热非要过了夜再走。那样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张绣还是要...展开

《三国之一统江山》免费试读

自打戏志才进去后,曹昊就一直在树下寸步不离地等着,他生怕曹Cao脑袋一热非要过了夜再走。那样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张绣还是要反,自己多半还是会死。

正在曹昊心急火燎的时候,打北边的营房那边走过来一个小兵,曹昊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上午给他引路的那位。他一抬手就把他叫住了。那小兵一看,得,又是曹安民将军,一天遇上两回了,这回不知道又有什么麻烦事等着呢。不过想归想,将军招呼,哪敢不应,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将军有何吩咐?”

“又是你,倒是巧了,我正好问你一件事。”曹昊看着那小兵问道:“之前主公派五十甲兵往舍馆那边去了,你见到没有?”

“回将军,小的过来时确实见到一队甲兵,人数确实也是大约五十来人,不知是不是将军所说的。”见曹昊只是问话,小兵松了一口气。

“哦,你叫什么名字,平时都在什么地方当值啊?”曹昊忽然关心起这小兵来,倒让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回将军,小的名叫孙成,近日正在舍馆当值。”那小兵战战兢兢地答道。

“哦,孙成,好名字。”曹昊点点头道:“我且问你,你可知那舍馆附近住的都是何人?”

“住的大多是张绣的亲眷。”那叫孙成的小兵答道。

“你可曾见过一个美艳的妇人?”曹昊又追问道。

“这...回将军,小的不曾见过”孙成迟疑了一下。

“大胆!我偶然经过都曾见过一两次,你尽日值守,怎会不知!分明是在撒谎!你可知罪?”曹昊故作严厉地大声呵斥道。

“小的不敢!”孙成一哆嗦,扑通一声跪下了,“小的不是有意隐瞒的。”

“那还不从实招来。”

“是。”孙成略想了一想说道:“小的第一天当值就见过那女子,据说是张绣之亡叔张济的遗孀,确是美艳无双。”

“起来回话吧。”曹昊还是不太习惯别人跪着答话,“既是这样,你刚刚为何欺瞒本将军?”

“回将军,小的不敢说。”孙成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曹昊说道。

“无妨,你说吧,你说什么我都不怪罪你。”曹昊宽慰他道。

“是,那小的就斗胆说了。”孙成对曹昊说道:“只因家父早年剿黄巾之时,曾被张济救过一命,故而张济于小的也算有恩。且小的素闻将军好色,以为将军欲私纳张济孀妻邹氏,小人一时糊涂,故而隐瞒。”

“呵呵。”曹昊冷笑道:“张济为人残暴不仁,烧杀掳掠,胁迫献帝,可谓罪大恶极。而你却与他有旧,你一小小卫兵,预谋通敌在前,污蔑本将军好色在后,你是想死不成!”

“将军饶命,断无此事啊。”孙成吓得又扑通一声跪下了,心说将军都会骗人,明明是你说不怪罪我才说的。

“你不必惊慌,本将军说了不怪罪就一定不怪罪你。你且起来。”曹昊斜睨着孙成说道,“知恩图报是好事,而且你说的也不全错。”

“将军的意思是?”孙成满脸疑惑地站了起来。

“确实有人要纳邹氏,不过不是本将军。”曹昊向对面曹Cao的宅子使了个眼神。

“这...若是得主公垂幸,也是邹氏的造化了。”孙成顿了一顿,似是狠下心来一般说道。

“你嘴上这么说,恐怕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曹昊笑着说道,“本将军知道你想帮那邹氏一次,以报当年张济之恩。我倒有一计,不知你愿不愿意去做。”

“小的但凭将军吩咐!”孙成双手抱拳向曹昊行了个礼。

“好,我先问你,从这里到舍馆可有近路?”曹昊正色道。

“回将军,小的记得来这边的时候是打北边饶了一大圈。若是南面可行的话,应当只有一里地的距离,只是当下南面有几处房屋倒塌,正在修缮,不知能否通行。”孙成答道。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总之本将军不管你是飞天遁地还是飞檐走壁,你务必尽快赶到舍馆处,先告知邹氏务必卧床,切莫起身。之后用布掩住口鼻,装作当值的样子,待那五十甲士一到。你便对他们说邹氏得了热瘟,需得掩住口鼻才能免于传染。他们必不敢入内。”

“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办。”那孙成腿脚倒利索,曹昊远远望去,只见他一路向北边小跑过去,之后踩着废弃的砖石就爬上了房顶,接着三五步行去就看不到人影了。

看到孙成走后,曹昊长吁了一口气,死马当活马医吧,这步棋说不上好,但没准会有奇效呢。正想着这事,只见对面大门吱呀呀地开了,从中闪出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进去的戏志才。

戏志才远远望见曹昊还在这没走,便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走了过来,对曹昊拱手道:“将军一直在这等着呢?”

“可不么,等不到你出来,我简直寝食难安啊。”曹昊叹了口气问道,“如何?主公可答应即刻起兵,星夜前往定陶?还是要明晨再走?”

“咦?将军怎知道主公会有明日再走的想法?”戏志才双目圆睁,惊奇地看着曹昊。

“他是我叔父,我怎么会不了解他。戏先生请。”曹昊苦笑了一声,之后伸手往前面指了指,示意戏志才边走边聊,过了这许久,曹昊早就饿的不行了,只是没什么心思吃饭。

“将军请。”戏志才一边走一边说道,“主公今天醉的有些厉害,我进去时他犹在饮酒。我将刚才的话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主公果然有些忌惮吕布,于是下令说明日班师。”

“我说要带贾诩的事,先生可曾跟主公提及?”曹昊心下稍安,只要能熬过这一夜,想必就万事大吉了,即便曹Cao真把邹氏带了回来,想必张绣也不会就这么快连夜反水。

“这个我也禀报主公了,主公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并未多问,也准了。”戏志才对曹昊说道。

“嗯,那就好,有劳先生了。”曹昊心道,只要把贾诩跟张绣分开,张绣便不足为虑,宛城之危至此便解了大半了。

“对了,安民将军。”戏志才似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一般,对曹昊说道,“主公还说了一件事。”

“不知是何事?”曹昊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主公打算把你和曹昂将军留下来,驻守宛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