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焰火之欢》焰火之星 同人志 焰火之欢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6-30 04:03:50

《焰火之欢》焰火之星 同人志 焰火之欢同人女 连载中

《焰火之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韶添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瑾欢,喻之燃

新书《焰火之欢》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韶添,主角萧瑾欢,喻之燃,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萧瑾欢坐在马车里,马车内倒是安静的很,灵儿在一旁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实在是公主殿下的神色,现在属实是不太好看。 或许不该说不太好看...展开

《焰火之欢》免费试读

萧瑾欢坐在马车里,马车内倒是安静的很,灵儿在一旁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实在是公主殿下的神色,现在属实是不太好看。

或许不该说不太好看,而是阴暗至极。

灵儿不知晓殿下到底是怎么了,这种时候,明智的选择了不去烦扰,不然到最后受罪的只能是自己。

“还生气呢?”

豫王殿下的话从外传来,灵儿确信,公主殿下在听见王爷的话之后,面色阴暗到了极点,眼神凶狠的可怕,灵儿觉得阴冷,颤了颤,还是别看了,不然她可能要被冻死了。

王爷的轻笑声听的属实真切,萧瑾欢恨不得此时冲出去,掐着那老不要脸的脖子,问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要回宫。”

“想什么呢?”

“我说,我要回宫。”

“别想了,我给瑾珩递了信儿,说你最近红鸾星动,要在外边培养培养感情,”

“啪嗒。”

从马车内部扔出来的一个茶杯,就那么砸在了萧若权面前,哎呦,幸亏他刚刚躲闪及时,不然这茶杯砸到身上,很痛的。

“你说你到底是为什么生气啊?”

萧瑾欢听到这一问,倒是愣住了,她为什么生气?

“你是因为那小国公要跟你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上一段时日,你不愿意而生气,还是因为我没事先跟你说一声而生气啊?”

听不到马车里有任何声音,萧若权觉得自家侄女可能真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吧。

“前者的话,难不成你十分厌恶人家小国公?一瞬间也不愿意看见?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本就不太可能啊。”

“后者的话,你是因我而生气,但我素日里未经允许给你做的决定多了去了,哪回也没见你这般生气啊,怎么就邀他入趟王府,你就气成这副模样了啊?”

萧瑾欢直到皇叔问她之前,都没有细想过到底是为什么。她虽现在还在气头上,脑子也算清醒。萧瑾欢不得不承认,她皇叔说的都有几分道理,那她是因何这般生气呢?

她不讨厌喻之燃,也从不会生皇叔那么大的气,那她在这一个人生闷气,到底是为何呢?

对啊,她生什么气啊,不就是王府多个人嘛,何必劳心伤身的去生这么一番气呢。

想开了之后,萧瑾欢觉得自己的心思都变得清明了。面上的神色也是缓和了许多。

灵儿倚在马车最角落,瞧见公主这般心平气和了下来,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还是王爷会安抚殿下的情绪啊。

“不气了?”

萧瑾欢冷哼了一声,这老不要脸的家伙,就知道取笑他。

萧若权远远的瞧着喻之燃的马匹靠近,特意拔高了调门。

“其实你气也是应当的,毕竟要在小国公的眼皮底下一起生活,你说你那副地痞流氓般的作为,要是被人看了去,那你的脸面怕是要丢个干净了,我看啊,你就是因为自己的脾性,怕丢了一国公主的颜面才这般生气的吧。”越说到最后,萧若权简直掩盖不住自己的笑意。

萧瑾欢刚刚平息的怒火,一瞬间又被勾了起来。

掀开马车窗帘,想也没想的冲着萧若权,“萧若权,你大爷的!”

萧若权被吓了一跳,捎带着骑的马都往外围凑了凑,下意识的要离萧瑾欢远一些,萧若权抬眼,就见萧瑾欢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不禁嘴角僵了僵,朝着她后方努了努嘴。

萧瑾欢此时满眼都是这个老不要脸的,“干嘛!”

此时萧瑾欢自然是不知晓自己的这副模样,尽数落入了喻之燃的眼里。

顺着萧若权的视线,缓缓扭了扭头,就发觉,此时喻之燃,虽然骑在马上,却也是一副受了惊吓,愣在当场的懵模样。

“……”

萧瑾欢登时表情都僵了,她这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呢。

她想不到此时应当干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此时的尴尬,最后只能勉强的朝着喻之燃干笑了两声,便瞬间将伸出窗的头给收了回来,将帘子盖好。

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他不过隔着薄薄的一层帘子,自然听得清他们二人在说些什么。

“和安与本王相处,有时会失了分寸,还望小国公谅解。”

“公主真性情,之燃倒是羡慕。”

她怎么听怎么觉得他俩的言语中都夹杂了几分嘲笑她的意味,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丢人真是丢大发了。

她苦心经营的形象就这么没了,萧瑾欢不免有些失落。

灵儿自幼跟在公主身边多年,自然是能揣测殿下的几分心思,此时倒是很想上前宽慰公主几句,“殿下不必懊恼,本来您的形象也没好到哪去。”

当然这话只能藏在心底,要是说出来了,那她就是真的没脑子了。

萧瑾欢沉思了半晌,噙着一抹奸笑,朝着灵儿招了招手,灵儿见着满身的抗拒。

见她不为所动,萧瑾欢渐渐收了笑容,“灵儿!”

“殿下有何吩咐?”说着的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不知道公主又打了什么主意。

萧瑾欢勾了勾嘴角,“刚刚看见我的那些护卫,你想办法,让他们记不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啊?”

“啊什么,本宫要你干嘛的。”

灵儿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殿下,那些王府护卫不需我去提点都不会记得什么的,就是那小喻将军身边的那几个护卫,我怎么去办啊。”

萧瑾欢眨了眨眼睛,“这就是考验你的能力的时候了,你要是办不成,那你就回宫去跟司农处学种地养花,再去御绣房学点女红之类的好了。”

“……”

萧瑾欢肯定的拍了拍灵儿的肩膀,“本宫相信你,本宫等你的结果哦。”

马车此时已经停到了豫王府门口,萧瑾欢下马车之前不忘跟瘫坐在马车里灵儿又是无害的甜甜的笑了笑。

萧瑾欢在路过喻之燃的面前的时候,装作没事人一般,仿若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那么丢人的事,断不是她这种人做的。

诚然她不是个随意在大街上骂人的家伙,也诚然刚刚都是错觉,萧瑾欢暗地扫视了一下周遭人的神情。

好像,没什么不一样。

就连喻之燃也只是微微勾着唇,瞧不出是在嘲笑她。就是他的贴身随从,那家伙见到她的表情有些僵硬。

灵儿啊,你家主子的一世英名就拜托在你身上了。

萧若权扶了她一把,她今日穿的属实是有些太不方便,一身行头基本上都置备齐了,别说此时萧若权只是扶着都能察觉到重量,她在国公府与那喻夫人相谈了那么久,只觉得脖子都要断了。

萧瑾欢扶着皇叔的手,上了台阶,将散落到前侧的头发顺到耳后,便同着喻之燃一同踏进了豫王府的门。

喻之燃昨日刚走,今日就又踏进了豫王府的门,只觉得不可思议。

“在笑什么?”

萧瑾欢进了自家门,倒是变得随意多了,瞥见喻之燃的笑意,便好奇的攀谈了几句。

“没什么,只是昨日刚走,今日又来,总觉得有些打扰。”

萧瑾欢点头,别说他了,就连她自己对喻之燃的到来都是始料未及。

但总归是主人与客人的分别,还是出言道,“不必拘礼,你这伤,说到底也是因我而起,照拂你也是应当的。”

喻之燃应和的点了点头,他本就没打算拘礼,昨日必须离去,实在是因着留宿在此,于理不合,如今借着王爷想同他探讨兵法的由头,住进了豫王府,才算是名正言顺。

“小国公就先住到浮光院中吧,那处离着本王的院落也不远,下人也常洒扫着,此时也不用多收拾,还望小国公不要介意。”萧若权安排好院落,相关事宜,过来同他知会一声。

喻之燃回道,“劳烦王爷安排了。”

萧若权摆摆手,“既如此,欢儿,你就带小国公去院子吧,本王约了人下棋,你可莫要怠慢了人家。”

萧瑾欢拂身,“知道了。”

“等会儿,你约了谁下棋?”萧瑾欢在皇叔转身就要出门的一瞬间想起了什么,出声叫住了他。

萧若权有一瞬间的晃神,他不过随意胡诌了个由头,想给他们二人留点单独相处的时间,自己出门去四处转转,眼看就要出门了,却被那警觉的丫头察觉到了不对劲。

“额,就是居在城北的青麟棋士,我约了好久才约了这么一盘棋,怎能爽约。”萧若权说的正义凛然,萧瑾欢眯了眯眼睛,看起来有些不相信。

“不然,你派人跟着我一起?”萧若权提议道。

“算了吧,皇叔去便是了。”萧瑾欢抱着胳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记得早些回来哦。”

萧若权喉结微动,她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实在是瘆人的慌。

“那本王就先走了。”

喻之燃见着豫王那副撒腿就跑的模样,觉得甚是新奇,都说北煜的豫王殿下,风雅随和,处变不惊,今日瞧见,也并不是对任何人都能做到那般的呀。

“小国公见笑了。”

“哪里哪里。”

“那我先带你回院里?一会让府上的大夫给你好好看看伤势。”

喻之燃点了点头,“殿下倒是对豫王府熟悉的很呢,这层层而进的院落,轻易能将人绕晕呢。”

回院的路上,喻之燃同萧瑾欢攀谈了起来,她是真没想到萧瑾欢竟能将这偌大的王府,牢记于心,按理说一国公主,就算再怎么不受拘束,也不可能对自己叔父的院落这般熟悉,看样子,这是将这当成第二个家了。

萧瑾欢颔首,“这是自然,在这儿也住了那么些时候。”

“什么?”

察觉到自己失言,萧瑾欢有些懊恼自己嘴上没个把门的,不过本就不是什么大事,这京城内外不少人都知晓的,想来告诉他也无妨。

“没什么,不过是我在这王府住了半年有余,自然熟悉。”

喻之燃顿住了脚步,萧瑾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