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踏笙途》双笙 健气受 踏笙途NP文

更新时间:2020-07-04 00:10:57

《踏笙途》双笙 健气受 踏笙途NP文 连载中

《踏笙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妙月公子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柳肃,丰子洵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妙月公子原创小说《踏笙途》,主角是柳肃,丰子洵,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丰子洵与顾梁寒作为新入门的弟子,少不了每日勤恳练功,只是他们上山以来,连掌门的面都没有见过。 在连着二十日的基本功练习过后,才能...展开

《踏笙途》免费试读

丰子洵与顾梁寒作为新入门的弟子,少不了每日勤恳练功,只是他们上山以来,连掌门的面都没有见过。

在连着二十日的基本功练习过后,才能正式开始修习岿山门的术法。这些天除了给他们安排日常的小道士以外,还没有见到门派中主事的人物。

这一天,一个小道士将二人带到一名比他们年长一些的灰衣道长面前,他向两人介绍道:“我名孟轩麒,日后便由我教导你等修行,你们唤我师兄便可。”

两人作揖:“见过孟师兄。”

他轻轻点头:“嗯。丰子洵。”

“在。”丰子洵应声。

“今日修行过后,你随我去见掌门。”

“是!”丰子洵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打听到关于义父的讯息。

阳光刺眼,好在有巨树能够遮挡去一部分,两人练功举着剑,保持着端的姿势。顾梁寒悄悄问道:“我说,掌门不会是想给你另外开什么门路吧!”

丰子洵失笑:“别乱猜了,我也不知道究竟叫我做什么呢。也许会是有关义父的事情……”

“啧啧,要是你义父以前是岿山门中的大人物,那你可就不得了了!”

丰子洵摇摇头:“应该……不会吧……”

“不要窃窃私语!专心!”孟轩麒沉声道。

两人赶紧闭上嘴巴,继续练习着端剑。

一个黑袍身影趁着夜色,循着以往记忆深刻的地方来到那片密林深处的地方,浑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却在看到那片不知何时出现的紫色花海时露出了诧异的眼神。只是他没有顾得上多想,往前走了十几步,从身上掏出一个木匣打开,手上捏一道气劲,将木匣中的东西高举半空,然而半晌过去,里面的东西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人眉头紧锁,试图将自身内力注入木匣,但内力全部消散在周围,反复又试了几次,依然是毫无作用。

他有些不甘心的垂下手,思考了片刻,将木匣收起来,俯身摘下一朵紫花,看了一眼揣到内怀中,脚步微沉的离开了。

荨悠走了一段时日来到顺洲一处渔村内,打听着沧笙珠的事情,没过太久便找到了当初从海里捞出类似沧笙珠的老渔夫。

他向荨悠诉说着那时的情况:“当时海风很大啊,本来老夫准备收网回去了,但却忽然看到海里有一个发光的东西,就本着好奇将船划过去把它捞了上来。只是带回来以后啊,那珠子就不会发光了,看着除了比普通的珍珠要大很多以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了,所以啊,一个经常在老夫这里收鱼的客栈老板看中了,就把那珠子买去了。”

“那老板可还会来?”荨悠问道。

老渔夫点点头:“会啊,不过那颗珠子已经不在他那里了。”

荨悠意外道:“哦?老伯是如何知道的?”

“过了没有多久啊,来找老夫打听那东西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其中也都有人见过那客栈老板,老板说过,他回去以后就把珠子卖给一个富商了!”

“那老伯知道那个富商是在哪儿的吗?”

老渔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思考:“唔……在一个什么镇,老夫年纪大了,也记不清楚了……”

荨悠有些焦急:“您再仔细想想吧!”

过了一会儿老渔夫眼睛一亮:“哦哦想起来了,是叫湖晏镇!”

“湖晏镇……”荨悠点了点头。

“真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好啊,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找。”

荨悠淡淡一笑:“老伯可听说过,沧笙珠?”

老渔夫叹息一声:“唉……听过,不过我觉得那珠子不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传闻恐怕夸大了它的作用吧……”

“有人相信,那就有人不顾一切去得到。”荨悠轻声说道。

老渔夫缓缓摇了摇头:“得到能怎么样呢?为了争他一个个搞得伤痕累累,甚至连命都丢掉的话,那可真不划算!不如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啊!”

荨悠淡笑:“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老伯这般淡泊的……”

“哈,老夫目不识丁的,一辈子就是如此在海上讨生活,确实也没什么追求,但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自在的,姑娘你看着也年轻,有追求的精力,肯定跟我们这些人想法不一样呐!”

她眸光一沉,如果可以,谁不想平安稳定的过一生呢?只是每个人都生来带着既定的命途罢了……

“我走了,多谢老伯告知消息!”荨悠没有再多说什么,朝他道谢过后,又向他买了两条鱼,随后离开了。

孟轩麒将丰子洵带到了掌门所在的主殿,便行礼退下了。

丰子洵有些忐忑的低着头。

过了一会儿,头顶上那人开口了:“你……叫丰子洵?”

“是,掌门。”他抱拳答话。

“你练过我岿山门的功法?”

丰子洵知晓那封荐信上必然已经说过他的事情了。

“义父名唤丰世功,弟子自小随他练功……不知掌门是否知晓关于他的事情?”

老掌门摇摇头:“他既已亡故,便不再多提了,日后,也不得对旁人提及有关他的事情。”

“为何?”丰子洵诧异的抬头看他。

“只管这样做,这是我之命令。”老掌门语气强了许多,听上去完全不容拒绝。

“……是。”丰子洵虽有疑惑,却也不敢再问,或许以后,还能找到知晓事情机会吧……

“以后,跟着你师兄好生修炼。”老掌门恢复了语气,叮嘱道。

“弟子遵命……”丰子洵带着未能解开的疑问,行礼退出了主殿。

明媚在向宁昔月“交代”了近期功课后,靠近她好奇的问道:“师姐,你知道岿山门吗?”

宁昔月点头:“自然知道,怎么,想你那两个朋友了?”

“嗯……有些惦记了,不过关于修行的门派,我知道的也不多呢,师姐给我讲讲吧!”

宁昔月歪头想了想说道:“关于岿山门,其实原本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曾经听闻过,大概是十多年前,他们曾经派出一些弟子除魔救世,还死伤了不少,但是掌门却一怒之下将那些个剩下的弟子关了禁闭……”

明媚瞪大眼睛:“啊?那是为什么啊?”

宁昔月瘪了瘪嘴:“不知道具体缘由,不过那之后他却极力阻止世人传他岿山弟子除魔有功。”

“真是奇怪……”明媚摸了摸自己的刀柄:“为了做好事不留名?”

“确实是怪事呢,不过后来这件事情也慢慢淡了下来,没有什么人提了,知道或者在意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宁昔月倒是满不在意的表情。

“希望他们两个能好好修习呢……”明媚说道。

宁昔月看着她:“你不说半年以后就能见面了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他们修行的怎么样了,到时候你们也比试比试,看谁进步的多!”

明媚微微一笑:“到时候再看,师姐,你现在还有事情要忙吗?”

宁昔月摇摇头:“没有,怎么了?”

明媚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走走走,我们去膳房!”

看着明媚在灶台前忙活的身影,宁昔月坐在一旁支着下颌:“其实说真的,你做的点心还是蛮好吃的呢!”

明媚想起了些许过往的时日,抿了抿唇,轻声道:“以前的时候我师娘经常会做点心给我和师父吃,我觉得特别好吃,就跟她学着做了一些……”

“你以前?呃……”宁昔月其实是有些好奇的,但也有些犹豫该不该开口问。

明媚主动将自己的事情简单告诉了宁昔月。

“……”柳肃萧没有告诉过宁昔月关于明媚这些具体的事情,她觉得这是别人隐私,也没有去问过。宁昔月一时无言,难怪柳肃萧总是会额外的的照顾她,这样感觉似乎真的有点心疼她的经历。

明媚表情微黯,继续说道:“遇到你们所有人,我觉得都是一种奢侈,都是如此照拂我,似乎我永远都在亏欠别人……”

宁昔月本来还考虑要不要旁敲侧击的告诉她,柳肃萧被罚面壁静思的事情,现下她决定不说了,以免明媚会更加内疚。

她站起身走到明媚旁边:“别人对你的付出,并不是为了让你觉得有所亏欠,做好你自己,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了……”

明媚没有说话,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

宁昔月帮她把成型的点心搬到火上烤。

明媚拍了拍手上的面粉:“师姐,点心等一下就好了!”

宁昔月想了想还是问道:“明媚,你被封住的记忆,茗渊师叔也没有办法帮你吗?”

明媚轻轻摇了摇头:“当初其实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了,所以对于我来说,可能现在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吧!”

“乖,师姐罩着你!”宁昔月在她肩上揉了一把。

明媚拉着她在旁边坐下等着,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宁昔月偷偷扭头看她,这个跟自己年纪一般的女子,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能够如此坦然的跟自己讲述,以后应当也是前途无量的吧……否则也难怪茗渊师叔愿意收她做弟子了。

过了一会儿,明媚起身将灶火灭去:“点心好了,昔月师姐,我帮你装起来!”

宁昔月等着她装好以后接过食盒:“哈哈,我晚饭就吃它了,以后有时间做的话,也记得给我送过来呀!”

“遵命,师姐。”明媚笑着应道。

柳肃萧离开旭安崖时,发现姒含嫣正站在外面,见他出来,便温柔笑着迎上前。

“师姐来此地做什么?”柳肃萧开口。

“自然是特地接你回去。”姒含嫣依旧笑的温柔。

柳肃萧作揖道:“这不该劳师姐费心,我完全可以自己回去的。”

姒含嫣心疼的说道:“师弟,这一个月你都瘦了,你说当初何必自找那麻烦,那些人……”

柳肃萧沉声打断她:“这是我自己的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