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言情免费小说婚婚欲睡 小攻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SM

更新时间:2020-07-09 12:10:50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言情免费小说婚婚欲睡 小攻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SM 连载中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

来源:作者:墨水里的墨分类:主角:颜之卿,苏家

墨水里的墨新书《情深溺宠:昏婚欲睡》由墨水里的墨所编写的游戏异界风格的小说,主角颜之卿,苏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傅家的监控自然是不会忽视侧门,在监控中,他看到苏喃提着自己的几样东西出了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在联系上出租车司机以后,几人又得知苏...展开

《情深溺宠:昏婚欲睡》免费试读

傅家的监控自然是不会忽视侧门,在监控中,他看到苏喃提着自己的几样东西出了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在联系上出租车司机以后,几人又得知苏喃是回了苏家拿东西,可是苏家的佣人却说苏喃拿完东西以后就已经离开了。

“傅先生,我们家小姐今天就已经回去了,难道小姐没有回傅家?”

傅林听到电话那头佣人的追问声,连忙解释道。

“夫人兴许是在外面耽搁了,电话一时也打不通,如果有了夫人的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张妈忧心忡忡地挂了电话,还未来得及转身,便被在一旁站着的秦芝念吓了一跳,她抚了抚胸口,嘴里嘟囔道。

“要吓死我老婆子哟,真是没有眼力劲儿……”

秦芝念听见她这看似无意,实则是有意针对自己的抱怨,不由得怒气冲冲道。

“张妈,你可别忘了现在的苏家是由谁做主,要是不想干了,就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和你那原来的主人一样流落街头去吧!”

张妈没想到她说话这么难听,气得脸色涨红,却又不好和一个小辈动手,只能哼哼地跑到厨房里去打扫卫生了。

要不是为了小姐有朝一日回到苏家,看到自己的东西没有被人动过,她才不乐意留在这里伺候秦家人呢。

自己留在这里还要看着那秦家母女的脸色做事,时不时的被她们刁难一番,苏家的佣人何曾遭过这种待遇。

另一边,傅覃年听到傅林的回报以后,立刻拿出手机查看起手机上的定位软件。

这只手机自然不在苏喃身上,而是在那两个绑匪身上。

这两人多少也从那卡里取了一笔可观数目的金额,对于自己挨打被恐吓的事情,王二柱也没有追究,而是和自家大哥讨论起这笔钱该如何花掉。

“先生,这定位分明是贫民区那一边,夫人又怎么可能去那边?”

傅覃年面色难看地敲着桌子,一声又一声,傅林见状也不再多说,直接找来人去查这手机定位的位置在哪里。

一群人鸡飞狗跳寻找苏喃行踪的时候,苏喃却和颜之卿去了画室。

两人虽然都是学的画画,方向却不大一样,颜之卿主要是走艺术路线,甚至有一幅画曾经拍出过几百万的高价,也叫他在这一行业的身价水涨船高,苏喃则是名不见经传,一来也是因为她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得太过彻底。

“师兄,一段时间不见,你的画工又进步了,教授有没有夸你?”

她对面前这幅水彩爱不释手,要不是知道师兄的规矩,她早就想要趴到前面近距离观赏一番了。

颜之卿笑着看像他,“这幅画我是准备送给你的。”

虽说以前两人也有互换画作的时候,可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下,苏喃却不得不误会了,这幅画分明是画展要用到的,师兄将画展要用的东西赠给自己,该怎么向外人交代?

看出她在担忧些什么,颜之卿将画架上的画取了下来,递到苏喃跟前。

“这幅画的灵感是我从你身上得出来的,你要是再拒绝,师兄我可是会伤心的。”

苏喃原本还有些犹豫,听完颜之卿这番话后却是果断收了下来这幅画。

她一向清楚师兄的为人,断然不会因为一幅画生自己的气,而这也是师兄的心意,自己要是再拒绝,那就真的是不给师兄面子了。

两人逛完画展也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因为苏喃的身体还没恢复好,颜之卿担心这一点便没带她往人多的地方去,而是直接带着她回了家,准备亲自下厨。

苏喃被全副武装,包裹得严严实实,两人像一对夫妻一样去了超市,买了一堆水果蔬菜,全是适合生病的人吃的。

苏喃一边为师兄的贴心感到暖心,又觉得自己此行是耽误了他的正事,毕竟师兄是来开画展的,而不是来照顾自己这个病人的。

两人大包小包回到家中,苏喃准备帮他打下手做些饭菜,她的技术虽然也算得上好,却比不上颜之卿的厨艺,要知道颜之卿的厨艺当时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可是被奉为“厨神”的。

四菜一汤,白色的汤冒着袅袅热气,颜之卿拿过碗筷,替苏喃盛了一碗贴心的放在她的面前,叮嘱她趁热喝。

一直被傅覃年冷言冷语对待,在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遇见了小沐清,也是三天两头才见一次面,苏喃这次也算是找到了发泄的源头,竟然是眼泪一滴一滴,噼里啪啦地掉进了面前的碗中。

颜之卿被她这反应吓到,连忙拿过纸巾替她擦着脸上的泪痕。

苏喃哭了一会儿,也发泄过了,这才发觉自己做出了什么样丢脸的事情,甚至是在自己一向敬重的师兄面前。

“好了,哭鼻子可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把情绪发泄出来就行,赶紧把饭吃完,好好回床上休息,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吃早饭。”

苏喃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轻声道。

“师兄,这会不会麻烦你的画展进程……”

颜之卿没想到自己和她已经这么熟了,苏喃竟然还会这般见外,画展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画展也不需要自己时时刻刻都在场的,自己现在最首要的任务还是要将苏喃的身体照顾好,思及此,他有些恼怒地敲了敲碗筷。

“在师兄眼里,你可比画展重要许多了。”

苏喃听见这话,脸色不由得一红,要不是知道师兄对自己没意思,她甚至会以为师兄这是爱上自己了。

颜之卿见他对自己暗示的话没有反应,不由得有些失望,难道小师妹对自己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这也不要紧,只要自己肯下功夫苦追,现在小师妹也是名花无主的,总能被自己挖到。

晚饭过后,苏喃本想揽过洗刷碗筷的任务,却还是被颜之卿一把夺了过去,说她现在是病人,休养身体最重要,并让她暂时在这里住下去,毕竟她现在身无分文,连手机都被人抢走了,要想联系家人都联系不上。

两人互道晚安后分别回到各自的卧室,苏喃并不清楚自己所躺的不是侧卧,而是主卧。

另一边,一无所获的傅覃年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审讯室里的两人,或者说这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