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尸体发火》尸体发火名字 HE 尸体发火反攻

更新时间:2020-07-12 16:07:36

《尸体发火》尸体发火名字 HE 尸体发火反攻 连载中

《尸体发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温羲流年分类:仙侠主角:袁俊阳,陆雪瑶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温羲流年原创的仙侠小说《尸体发火》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袁俊阳,陆雪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凌晨三点,夜已深,陆雪瑶已然回房躺下,听见陆雪瑶均匀的呼吸,袁俊阳又有意识的喊了几句,发现陆雪瑶依旧在熟睡,不由的轻手轻脚走出了...展开

《尸体发火》免费试读

凌晨三点,夜已深,陆雪瑶已然回房躺下,听见陆雪瑶均匀的呼吸,袁俊阳又有意识的喊了几句,发现陆雪瑶依旧在熟睡,不由的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今夜里他决定做一个事情。

客厅中灯光昏暗,灯光下一个穿着长袍的人正在不停晃动,周围被一片黑暗所吞没,夜已深,寒气逼人,冷意在四处游荡,阴冷而又凄厉,房间外不时传来车子驶过的响声,随后又被狗叫声覆盖。

“天下大势皆为我控,众生命运皆为我掌,命字载运,因我而定,聚!”

袁俊阳按着脑海里的记忆,开始准备做法,也算不上做法,毕竟一没有香案,二没有祭物,三没有祭符,只有几张薄纸和笔墨外加一个小碗。

程序算不上多复杂,也没有太多要求和讲究,只有一点就是施法者需要身具天命之力,否则就一切无效。

袁俊阳其实也没多大把握,更重要的是他不清楚自己有没有什么天命之力,但是势在必行,不得不做,起码努力了他也不会后悔,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为此他特意穿上了那一件祖传的八卦衣,或许是一种迷信,他总觉得这一件八卦衣穿着身上有一股澎湃的力量,让他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

“天下大势皆为我控,众生命运皆为我掌,命字载运,因我而定,聚!”

将金箔纸置于方桌上,袁俊阳开始一边口念命决,一边用小刀在拇指划了一道小口,挤出一滴鲜红色的血液,然后落入碗中,在微光之下,这鲜红的血液显得妖冶异常。

袁俊阳拿起放在一旁的定命笔,准备开始在金箔纸上写字,这一个过程叫做定命,以字定命,每次只写一字,这一字必得有命运之力,如生,升,死,写时,口中默念,所求之命,为之一字定命,

而这定命笔,可算是祖传之物,虽然他也没有见过谁用过,但是却是在袁德清的遗物中找出来的,这是一只身刻紫金符箓,形状如走蛇般的毛笔,与其他毛笔不同的是这只笔的笔毫是红色的,鲜艳刺眼而又让人心生寒意。

“天命由我,一字而定,今日所求,顺心顺意,祛除阻碍,爱情如意,仕途顺心,步步高升,定。”

虽是二十一世纪,电脑当道,圆珠笔,水性笔大行其道,毛笔几乎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对于袁俊阳而言,毛笔可谓是从小玩到大的书写工具,他也写的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然而今天这一个顺字,仿佛让他从鬼门圈走了一趟。

袁俊阳将定命笔在盛有他鲜血的碗中一蘸,整个碗顿时鲜红一片,他只觉这笔好似沉重了几分,感觉拿起来都有些吃力,待他提笔在金箔纸上写下第一个笔画时,整个人都觉得踉跄了一下,好似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手上一般。

汗,顿时便从额头冒了出来,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往下淌,写下第二个笔画时,袁俊阳只觉的手指一阵酸痛似是折断了一般,忍不住想将笔扔了出去。

一个顺字,撇、竖、竖、横、撇、竖、横折、撇、点,才写到第二笔袁俊阳就已经觉得自己下不了笔了,手已经断了一般,他甚至怀疑自己写完是不是会直接挂掉。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何尝又不是在证明这一字定命术,确实有效果,想起陆雪瑶深夜里在客厅一个人偷偷喝着红酒,偷偷哭泣的场景,这样扎心的疼痛,比起断手而言更甚,袁俊阳绝不允许自己半途而废。

“竖,来啊。还有什么?让我来试试。”

袁俊阳冷笑,目光中带着不屑,才是骨裂而已,怕甚,打篮球不知道裂了几次,才一下笔,就听的大拇指咔嚓一声,仿佛被车碾压一般,大拇指粉碎性骨折。

“横,来,来,继续,谁认输谁孙子。”

来来来,这反而让袁俊阳生气了几分不服输的劲头,牛脾气,什么叫牛脾气,这就是牛脾气,撞破了南墙也不回头,食指咔嚓一声,如同软木一般耷拉在手上,断裂,血流一地。

“撇,还有四画,痛痛痛,贴贴贴,去你大爷,我不信。”

大笑,神情宛若癫狂,袁俊阳虽是内心仍旧冷静,却不得不靠这样的方式来发泄。

灯光下袁俊阳如同呆立了一般,一只手持着鲜红色的定命笔无意识的在金箔纸上缓缓滑动,每一笔都显得的异常艰难,脸上的痛苦表情随着笔画的移动,不停的变化着,甚至还出现了疯狂的神情。

金箔纸上的字迹只能隐隐約約看出顺字的偏旁,撇,竖,竖,剩下的笔画就如同鬼画符一般,根本难以认出,随着最后的一点写下来,袁俊阳噗通的一下子倒在了桌子上,唯有手上的定命笔还牢牢的立在金箔纸上,隐隐约约有鲜血从袁俊阳的七窍之中流出,将整个顺字染的通红。

“嗯哼,我还活着,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袁俊阳突然醒了过来,晃了晃脑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得全身酸痛,在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也没有断裂,怎么回事?幻觉?

他记得自己在写下最后一点的时候,仿若被一座大山猛的砸了下来,全身感觉裂开了一般,两眼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想的幻觉这事情,他连忙爬了起来,扫视了一眼桌面,桌面上有一张金箔纸在安静的躺着,纸上有一个鲜红色的字迹,扭扭捏捏,看不出一个样来,但袁俊阳知道这是什么字,顺字,不由的咧嘴一笑,原来是一场真实的考验而已,盗梦空间么。

“哈哈哈哈,我就说怎么可能嘛,有老祖宗的袍子罩着最多吃点苦头而已,吓死宝宝了。”

袁俊阳骂骂咧咧的说了两句,然后将符箓收了起来,他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毕竟那样的经历实在是太真实了,心里一个劲提醒自己别犯浑,要冷静。

看了看时间,居然才是凌晨五点过,好像也没有过去多久,袁俊阳连忙收拾东西,忍着全身的酸痛,将袍子这些放回了行李箱。

若是被陆雪瑶发现,少不得又要解释一通,实在麻烦,把扫尾工作做了一遍,又检查了一遍,袁俊阳装作上厕所的样子又回到了卧室,床上的陆雪瑶正在熟睡当中,露出一双白嫩的脚丫,头埋在被窝里。

袁俊阳关了手机的灯光,蹑手蹑脚的掀开了被子,爬上了床,轻轻的搂着陆雪瑶的肩膀,脑海里思绪万千,根本没有丝毫的睡意,一会担心施法会不会起作用,一会又在想这法术会是怎样起作用,一会又在想陆雪瑶和她家里的事情,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沉沉睡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