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情妃倾城》弃妃倾城颜若倾城 Mary 情妃倾城罗御

更新时间:2020-07-16 04:07:16

《情妃倾城》弃妃倾城颜若倾城 Mary 情妃倾城罗御 已完结

《情妃倾城》

来源:作者:半曲念悠然分类:婚恋主角:江晨,于倩

《情妃倾城》为半曲念悠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直到我们的身体贴在一起,沈越就继续说道。 “今晚那三个无一不是阅女无数,他们都发现了你的特别。只不过小依和雪沁先入为主,而花容刚...展开

《情妃倾城》免费试读

直到我们的身体贴在一起,沈越就继续说道。

“今晚那三个无一不是阅女无数,他们都发现了你的特别。只不过小依和雪沁先入为主,而花容刚认识李国伦,再加上经验不足,自然抓不稳他的心。”

听到这,我忍不住反问。 “真的有女人能抓稳你们的心?”

沈越答非所问,他眸间笑意流转。“怎么,久儿想抓住我的心?”

呵!他们这种男人,都把女人当做消遣取乐之物,又何来心不心?

但我面上笑得很甜,实际上是不想回答他的问题。答想太虚伪,否定怕惹他不悦。

于是乎,我双臂搂住沈越的脖子,主动凑上了自己的唇。

对于我的主动献媚,沈越很享受,他眯着一双桃花眼,很配合的微启双唇,邀我进去玩耍。

这一夜,沈越没有太过火。可能是我顾及我要上学,他只要了我一次。但是那物却一直埋在我身体深处,陌生的脉动,我根本睡不安稳。

第二天去到学校,刚坐下,岳池就问我昨晚干嘛去了,那么明显的黑眼圈?

我一阵哑然,本来就不会撒谎,真相又太难以启齿,我只能保持沉默。

就在这时,江晨沉着脸走过来。他站在我书桌旁边,浑身都呈阴郁的风雨欲来之势。

沈越的话似警钟在耳边长鸣,我转头笑问,“江晨同学找我有事?”

江晨一言不发,见我如此表现眼中顿时浮出陌生的神色。他抓住我的手腕,“跟我来。”

我不为所动,另一只手拿出数学课本。“不去,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江晨同学有事的话,可以在这说。”

“陈久儿!”

江晨咬着牙加大力道,我暗自忍痛面上不表露分毫,另一只手朝他背后指了指。“江晨同学,有人找你。”

是昨天那个女孩,她的眼神,似乎要将我洞穿。江晨回头的瞬间,她还来不及收敛自己嫉妒的丑恶模样。

江晨皱紧了眉,他不确定的问。“小倩,你?”

小倩低头咬了咬牙,随即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她抬眸满目坚定的走过来拉住江晨的手,霸道的宣告。

“江晨哥哥,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不允许你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你是我的!”

江晨愣住了,我赶紧趁这一瞬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垂头看,手腕上一圈红痕。

“没事吧?”岳池问。

“没事。”我摇头,嘴角带着笑。“我落下太多课程了,以后能帮我补习吗?”

岳池说没问题。

没想到的是,江晨甩开了小倩的手。他一脸愤怒,猛然伸手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从座位上提了起来。

最初的慌乱过后,我波澜不惊的看着他。

江晨恶狠狠的盯着我,我能清晰的听见他磨牙的声音。

“喂,江晨,老师快来了哦。”岳池在一旁淡淡的说。

下一秒,上课铃声响起。江晨揪住我衣领的手在瞬间收紧又放松,他神情充满纠结的痛苦。

“小倩那么好,跟她在一起吧。”眼眶酸涩,我努力扯出一抹笑。

“这不需要你操心!”

江晨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这几个字,与此同时,他低头用力在我下唇瓣上咬了一口。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时,江晨已经放开我,转身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从那粗鲁的一吻后,江晨一直安份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没再多看我一眼。

江晨的心思难以琢磨,我猜不透内心就愈加惴惴不安,如坐针毡。

我一遍遍的警告自己,不能再想关于江晨的事。可他的唇瓣的柔软触感,久久挥之不去。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一遍遍浮现,那夜在公园中初遇,带着丝丝痞气张扬肆意的少年。那么耀眼,瞬间在我心底烙上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不读书了。哪怕沈越要我去天上人间挂牌,都好过在这煎熬。

身处悬崖边缘,时刻有粉身碎骨的危险。可我却无法逃脱,也不敢反抗。左右无门,绝望丛生。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节课,我寻着记忆来到厕所,刚蹲下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盆散发着浓浓尿骚味的水从厕所门上泼下,浇了我一头一脸。

我能猜到是谁干的,但又能如何?

萦绕不去的尿骚味令我几度作呕,我好想把衣服快些脱掉将自己彻底洗干净。可此时此地,怎么洗?出去如何见人?

为什么?我从不主动招惹别人,安居一隅寻求安稳。却总有人千方百计想要害我,难道我就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我捏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喂!陈久儿,快出来,别给我装死!”

门外,是小倩没有丝毫愧疚,依旧咄咄逼人的声音。

我怒极反笑,提起裤子就开门准备出去揍小倩一顿。哪知蹲太久,腿麻了,起身时用的力太大一时收不住直接摔了个狗啃屎。

“陈久儿,这就是你抢我江晨哥哥的下场。这五体投地的大礼我也收下了,以后记得离他远些。不然,我让你在这学校待不下去!”

小倩双手环胸,她踢脚踩上我的背,一边说一边用力碾压。

因恨积攒的气力被这一摔全部冲散,如今,更是连呼吸都快被剥夺了。我不敢相信,一个花季少女怎么会恶毒自此?

“于倩,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江晨怒不可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江晨哥哥,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于倩赶紧收回脚。

我脑袋嗡嗡作响,艰难的抬起头。就看到江晨跑进来毫不留情的甩了于倩一耳光,然后,他弯腰准备扶起我。

“不用了,江晨同学,我受不起你的帮助。你离我远点,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我从未如此冷静过,声音冷得像冰。

江晨怔怔的看着我,伸出的手却没收回去。我冷笑一声,随即避开他的手艰难万分的爬了起来。

“江晨哥哥,她这么不识好歹,你还理她做什么?!你还为她打我,我爸妈都没打过我!你...你太过分了!”

于倩捂着左脸一脸恼羞成怒,说到最后,已是委屈得泪流满面。

我抿着嘴,直起身狠狠的扇向于倩的右脸。

“啪!”

极其响亮的一巴掌,这下,不仅仅是于倩,就连江晨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江晨,于倩,我陈久儿并不欠你们什么。你们要谈情说爱干我屁事,别来祸害我。”我不屑的啐了一口,眼神犀利的盯着于倩。“最后再说一次,我对你的江晨哥哥没有丝毫兴趣。我这辈子爱的喜欢的,只能是天上人间的总裁沈越,懂吗?”

说完,我步履蹒跚的往外走。没走几步,我又回头。“别再来招惹我,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一旦狠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一再的忍让换不来片刻安稳,那么,我还那么委屈自己干什么?

一身的恶臭,伴随着无数人的指指点点,我步行回到别墅。钢铁般的伪装,在回到房间关上门那一刻立即土崩瓦解。

我冲到浴室,不知洗了多少遍,皮肤都被我搓得绯红快破皮了,还是觉得有一股尿骚味。

我把自己沉进浴缸里。有那么一瞬间,我期待死亡的味道。

但想起姐姐们,我还是在胸口因窒息而闷痛时浮出了水面。那一瞬间,眼里夺眶而出。我捂着嘴,哭得声嘶力竭。

我知道沈越不会轻易放过我,所以我也不打算去求他别让我去读书。第二天,我照旧去上学。

还好,江晨没再来找我。于倩也仅仅是颇为复杂的看了我几眼,也乖乖的坐在他身边,语笑嫣嫣的叫着江晨哥哥。

我轻呼一口气,岳池见状担心的看着我。“你没事吧?昨天的事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真抱歉没能帮上你。”

我仰首轻笑,“没事啊,你看我不好好的吗?哎,你答应帮我补习的,什么时候开始啊?”

岳池扶了扶眼镜,一派温和的笑。“现在就可以啊。”

自此以后,每逢课间或是自习,岳池都会给我讲解各科知识点。我学得特别认真,再加上打小记忆就不错,竟渐渐的能听懂老师讲的课了。

而江晨则完全相反,他越来越爱旷课。身边跟随的小弟越来越多,嘴角的痞气也越来越浓郁。一举一动,越来越邪肆放荡。经常能看到,他搂着不同的小太妹在校园里晃荡。

这一切看在眼里,我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我也知道,他变成这样,有我一部分原因。

但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迈向堕落深渊。

直到那天,我刚从厕所出来,于倩气喘吁吁的跑来找我。

“陈久儿,我求求你去劝一劝江晨。”

我起初还以为她又来找我麻烦。听到她这话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外,她竟会来求我去劝江晨?

“都说了你俩的事与我无关,现在你来求我做什么?而且,你都劝不动他,更别说我了。”

闻言,于倩抬头看我,她眼里的不甘怨恨满溢而出。最后,全化成了无奈妥协。眼神,一瞬间灰暗。

“江晨哥哥他,不喜欢我。”于倩低着头,语带艰涩。“你知道吗?那晚我把他灌醉了,他神志不清脱我衣服的时候,叫的却是你的名字。”

“这些,不必说给我听。”我狼狈的扭过头,不想再听类似只言片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