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御嫁》御嫁坊 GV 御嫁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7-25 20:05:58

《御嫁》御嫁坊 GV 御嫁别扭受 连载中

《御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兮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余隐,阿银

《御嫁》为七兮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余隐一离开,连阿金和柳儿都松了一口气。 柳儿虽然是侯府的婢子,但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和府上主子们接触,这气氛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展开

《御嫁》免费试读

余隐一离开,连阿金和柳儿都松了一口气。

柳儿虽然是侯府的婢子,但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和府上主子们接触,这气氛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余小姐,一会儿回去,婢子做些点心吧,刚刚您都没吃多少。”柳儿说。

“不用了,我今日在新开的聚福楼吃过才回来,方才就是因为不是很饿才没怎么吃。”余隐笑着摇头。

话音刚落,她们身后忽然有人说:“原来余妹妹是去了聚福楼的,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品尝一下菜色,就被人叫回来了。”

余隐回头,看见李培从她们后面过来。

他不是最先离开的么,怎么反而走到她们后面去了?

“二公子。”余隐先行礼。

“余妹妹怎么这么见外,快起来,你我兄妹不必如此多礼。”李培抬手虚扶一把。

余隐起身,说:“其实我今日是第一次逛京城,正好看见有家酒楼第一天开张,就进去吃了顿饭,他们家的菜还是不错的。”

“那余妹妹还真是有口福啊。”李培一脸艳羡。

余隐笑了笑没有说话。

“余妹妹,在府上住了些日子,可还习惯?”

“老夫人和侯夫人待我极好,我又和世子夫人性情相投,没有琐事扰心,住得极好,就怕我扰了府上清净,反而给府上添了麻烦。”

“这是哪里话,余妹妹只管放心住下,以后想去哪里玩儿,让人和我说,我来安排,这京城里有意思的地方,没有我李培不知道的。”

“多谢二公子了。”余隐看了看天色,说:“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那好,余妹妹自便。”李培点点头说。

余隐带着两个婢子走远,李培的侍从春茗气喘吁吁跑了过来。

“二公子,您的扇子。”

李培离开前厅,都快走回院子了,才发现扇子落下了,又不想再回去面对他父亲的臭脸,就让春茗回去取,他自己则慢悠悠地在前厅附近闲逛。

后来就看见了余隐带着婢子出来,听见了她们的谈话内容。

他本就因为和好友聚会被打断而气恼,一听余隐已经去过聚福楼了,就忍不住搭话。

谁知余隐如此寡淡,对他爱答不理的,话还没说几句就要走。

“怎么拿个扇子费这么久功夫。”李培没好气地说。

春茗气儿还没喘匀呢,又不知二公子怎么忽然发了脾气,缩了缩脖子说:“公子,您是不是饿了,要不小的去聚福楼给您打包些吃食回来解解馋。”

李培瞥了他一眼,说:“少乱出主意,我刚吃完还吃什么,再被我父亲发现一次,肯定得关我十天半个月的。”

李培又往余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撇了撇嘴,转身走了。

余隐回到院子,阿银早就等无聊了。

“小姐,以后你去哪儿还是带上婢子吧,婢子一个人都快无聊死了。”阿银说。

萍儿和柳儿一同过来,但她不比柳儿机灵,余隐便安排她负责侍弄院中的花草。

再加上她不善言辞,柳儿早就和阿金阿银打成一片了,萍儿除了遇见人打声招呼之外,也不主动说话。

她们不在的这段时间,萍儿除了在院门口扫扫地就没出来过,阿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余隐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笑着说:“今日出门你玩儿的最疯,让你休息休息罢了,以后你想躲懒还没机会呢。”

阿银笑嘻嘻跟进去,柳儿自觉留在房外。

“小姐心疼婢子,婢子知道,只是柳儿才来没几日,小姐做什么都带着她,她又是个心思活络的,要是动了什么歪心思怎么办?”

“我如今寄人篱下,孤女无依,没什么值得被人动歪心思的。”余隐说着,坐到梳妆台前。

阿金把余隐头上首饰摘下来,说:“我们小姐可不是好欺负的,就算有人心地不纯,我们也不怕。”

阿银点点头,这话到是不假。

余隐年纪虽小,但因年幼丧母,早早管家,又有外祖父留下的财产傍身,对于经商也从小耳濡目染十分精通,若不是余家被卷入北羌宫变一事,余隐不可能千里迢迢逃到辽国。

她人也聪慧,小时候更是被父亲余海年当成男儿教养,四书五经一样没落下。

早些年余家只有他们父女和阿金阿银大富大贵四个,父女二人时常秉烛夜谈,余隐和父亲比起父女更像朋友,她管家之后,余海年就连朝堂上发生了什么,太子与四皇子之间如何明争暗斗,丞相在两股势力中如何周旋等国家大事都会和余隐说上两句。

所以,余隐更知道父亲为官不易,更知道父亲被软禁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秘。

她才更需要在辽国,在侯府求得庇佑。

“阿银,你性子活泼,坦率直言,我最是喜欢,可是侯府不比家里,以后定要谨言慎行,千万不要落下话柄。”余隐转身拉着阿银的手说。

阿银点点头,神情诚恳地说:“小姐放心,婢子明白。”

“方才回来时,看见院外长了几株野草,你和萍儿去收拾了吧。”余隐说。

“是。”阿银得了吩咐转身出去了。

余隐转回身,看见镜中阿金似欲言又止,说:“有什么话就直说。”

阿金想了想说:“小姐,阿银虽然天真烂漫,但也是做事有分寸的,您方才说的那些话,婢子恐怕会让阿银和您离心。”

“如果两句话就离了心,那便说明她心从未在我这儿。”

余隐看着镜中的阿金说:“你比我和阿银年长两岁,做事稳重妥帖,有时我顾忌阿银嘴快不带着她,可是你我每回是必带着的,虽然我们名为主仆,可在我心里,你一直像姐姐一般,这么多年过去,我身边若是没有你,日子一定会难过许多。”

“小姐别这么说,婢子感念小姐不弃,一直带在身边。”阿金说话时眼底隐隐含泪。

她年幼时家乡大旱颗粒无收,父母因病去世,亲戚以收养之名将她卖给人贩子,后来几经辗转,在她七岁时被余家买下陪在小姐身边,一晃十年过去了。

她知道小姐不容易,从小没有母亲,也没有近亲的玩伴,每日只能算算账,再则听余大人说那些朝堂上的无趣之谈,从未过过小女儿家的闺中日子,后来帮余大人张罗了续弦方氏,有了双弟妹,余府的日子才生动起来。

可好日子没过几天,又逢宫变,被迫逃亡,寄人篱下,幸好她和阿银还能陪在小姐身边。

这边主仆两个说着话各自感动,阿银却急匆匆跑进来,说:“小姐,我看见柳儿鬼鬼祟祟往老夫人那边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