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如颂》九如松 娘受 九如颂同人

更新时间:2020-08-04 04:05:56

《九如颂》九如松 娘受 九如颂同人 连载中

《九如颂》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东皇龙珠子分类:主角:杜缜,杜宁

经典小说《九如颂》由东皇龙珠子所编写的古典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缜,杜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很快,周九如就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逐渐地临近洞口。 她心中还在纳闷,到底是谁家的女郎,如此的不知礼数? 乐水已经带着她,飞到了旁...展开

《九如颂》免费试读

很快,周九如就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逐渐地临近洞口。

她心中还在纳闷,到底是谁家的女郎,如此的不知礼数?

乐水已经带着她,飞到了旁边山崖的半腰,纤细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嶙峋的石块。

洞内的一男一女很快就走了出来,千年千月一着急,也不管丛林叶子上那虫啊刺的,转身就钻了进去。

一位梳着双螺髻的小娘子走在前头,十三四岁的模样,个子不高,瓜子脸,肌肤莹白,眼神怯怯,红的跟兔子似的,看起来有些腼腆。

落后几步的少年郎君,大约十六七岁,身穿浅蓝袍衫,柳眉星目,非常俊挺。

待他们走远,她吩咐乐水:“你去给我查查,这俩不懂规矩的,到底是谁家的?”

这京中除了母后的外家,难道还有其他的卢姓人家?

……

第二天,午膳过后。

周九如躺在床上小憩,千月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禀道:“公主,乐水回来了。”

“这么快?”周九如有些惊讶,坐直了身子,“叫她进来回话。”

进屋行完了礼,乐水便把查出来的事情,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平述了一遍。

“昨日的少年郎君,乃礼部尚书杜缜的堂弟杜缇,今年十七岁。

与他一起的那位小娘子,闺名杜宁月,是杜缜和杜缇的侄女。刚满十四岁,跟公主您还沾亲带故的,是卢二夫人夏氏的女儿。”

周九如一听,就明白了。

夏氏,闺名玉娘,原是杜缜的堂弟媳妇,后改嫁周九如的二表舅卢志永为妻。

杜缜金州人,他祖父有三子,到了他父亲这一代,人丁不旺,每房都只有一个独苗。

二房唐老太太青年守寡,很是孤苦,便去善堂抱养了一个孩子,取名杜纯。

夏氏是唐老太太妹妹的女儿,与杜纯从小就有婚约。

父母去世后,她和弟弟夏荣,便被姨母接到了杜府抚养。

及笄后嫁于杜纯为妇,第二年便生下了长子杜文全,两年后又生了女儿杜宁月。

杜家二房后继有人,唐老太太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她乐呵呵的对长房侄子杜缜,感慨道:“即使现在我死了,也有脸去见你二叔了。”

谁也没想到,不幸来得如此之快。

夏氏怀第三胎时,杜纯应好友之邀到钱塘江观潮,不慎掉入江中送了命,夏氏也因此小产。

唐老太太哭得伤心欲绝,青年丧夫,老年丧子,人生最痛苦的两件事都让她赶上了。

她老了,活一天算一天,但她不想让夏氏也过这样的日子。孝期一过,她就派身边的老仆请长房的杜缜夫妇过来说话。

见到杜缜和他的夫人王氏,唐老太太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道:“逝者不归,生者却还要继续活下去。二房既有了香火延续,玉娘也没必要在杜家守一辈子,趁她还年轻,找个人让她嫁了吧!”

“王氏,你是长嫂,这事就劳烦你了。兵慌马乱的,也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挑个家风严谨,温良敦厚的男人,能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就行。”

因战乱人口骤减,连官府都支持寡妇改嫁,何况这是二房的家务事,杜缜和王氏身为晚辈,实在不便多言。

见老太太心意已决,夫妻俩便应承了下来。

王氏辛苦张罗的人选,夏氏因舍不得孩子,都被她以各种借口搪塞,不了了之。

再一次吐血后,唐老太太担心自己死了,外甥女就真的不能再嫁了。

就有些迁怒杜缜和王氏,说他俩没尽心。

王氏的妹妹嫁在鲁地孟氏长房为长媳,时常来信倾诉世家宗妇的不易。王氏回信以夏氏之事,报怨了几句,小门小户也有道不尽的烦恼。

事有凑巧,孟王氏回信说道,夫家伯娘卢氏的娘家二侄儿仪表堂堂,却婚姻多舛。

元配难产死去,孩子也没能活下来,续弦又是难产而亡,留下一个女儿,有长嫂陈氏抱养。

再定亲还没娶进门,女方又生病死了。

接连死了两任妻子,一个未婚妻,卢二郎这克妻的名声算是坐实了,眼看着过了而立之年,还是孤身一人。

族里上了岁数的长辈提议,不如求娶生育顺利,身体康健的寡妇。

夏氏这条件,还真勉强够得上。

卢家乃百年世族,杜家只能算是出过官身的大户人家,夏家就更不值得一提了,不过是金州地方上的富户。

卢二郎性格温和,又一表人才,这门亲事不论怎么看,都是高攀了的。

唐老太太不再由着夏氏的性子,以姨母之名应了婚事,果断地让她改嫁,还陪了丰厚的嫁妆。

鲁地齐州虽然离浙地的金州很远,又因战乱,书信常不能及时带到。唐老太太仍坚持两月一封书信寄给夏氏,鼓励她在夫家好好生活,不要牵挂孩子们。

夏氏果然不负众望,嫁入卢府一年零几个月,就顺利产下一子。

接到信后,唐老太太泪流满面,像完成了某种心愿似的,拉紧的弦一下子松了,身体彻底地垮了下来,连正常的行走都困难。

便选了一处偏僻安静的院子,卧床静养,全然不闻外界之事。

杜家其实在上一代就分了家,因人丁单薄,三房人仍然住在一块。

夏氏再嫁,唐老太太病重卧床,二房的庶务自然就由大房的杜缜打理,管家之权却被三房杨老太太抢着接管了。

杜缜的夫人出生琅琊王氏,昔日的顶级门阀,即便在朝代变迁中家族没落了,王家教养出来的女儿,那一身的雍容气度,亦然不是其他世家姑娘能够媲美的。

杜宁月若是有她教养长大,想必也不会凡事都看人脸色,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有些事情你想的再好,实际却不能如愿。

卢二郎举荐杜缜去了西北,跟着当时还是西宁王的周宸办差。而王氏也夫唱妇随,一家子同去了西北定居。

走之前,王氏是打算把杜宁月也带上,但杜宁月听了三房杨老太太的挑唆,怎么都不愿意跟她走。

王氏只好作罢。

周宸平定天下后,杜缜任了礼部尚书,又一直久居建邺城。

金州城里,杜府的内外大小事务,全都有三房的夫妻俩打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