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吴权》吴权亨 腹黑攻 吴权穿越文

更新时间:2019-07-18 22:43:59

《吴权》吴权亨 腹黑攻 吴权穿越文 连载中

《吴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劳膜分类:历史主角:苏文,苏文羡

经典小说《吴权》由劳膜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文,苏文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两天时间过去,吴国王室的事情,非但没有被铁血手段止住,反而越闹越大,如今闹的周边的几个郡也都知道了这件事,人言可畏,在这个时候,...展开

《吴权》免费试读

两天时间过去,吴国王室的事情,非但没有被铁血手段止住,反而越闹越大,如今闹的周边的几个郡也都知道了这件事,人言可畏,在这个时候,被体现的淋漓尽致,舆论压力真的无比之大。

刑部官员抓了几千的读书人,几千民众,刑部大牢都装不下了,但是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依旧有人每天去先帝庙诉说吴王悖逆纲常之事,恳请先祖为天下百姓做主。

而就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

天下各地,舆论纷纷偏向这一场大戏中的弱者王子和贵妃,这时,各方诸侯,皆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以正统之名进京勤王。

在这个时局之下,谁不想称王,只是苦于无正统之名。

眼下,机会来了!

几日后。

尚书台丞相带着刑部和礼部几个大臣,来到南书房。

“陛下,此事不可在如此发展下去了,须得尽快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倘若激起民愤,将一发不可收拾。”宰相痛心疾首的说道;

“臣等附议!”几位随之而来的官员,纷纷跪下,异口同声的说道;

吴王站了起来,在南书房中,走来走去,面色铁青,目光锐利,几位臣子话说完之后,他转过脸去,看向跪在地上的臣子们,冷声说道;

“任何人胆敢搅扰先帝圣灵,挑战王室尊严,一律就地处死,绝不姑怠。”

“传旨禁军,配合城卫军前去办事。”吴王方天濬下的旨意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在跪的几个臣子,听到陛下着充满杀气的话,也是无比的震惊,但在这个关头也不敢去触陛下的霉头。

此次,苏文羡那厮真的是疯了,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如此作死!

几位重臣遵旨起身,离开,前去办事。

尚书台左相第一个走出门,几位刑部的官员也都是纷纷无助的看向这位睿智的首相,陛下所言,实在是和天下人作对,万一要是玩脱了,那这些官员都将会背上骂名。

毕竟,正面和百姓刚的人,他们可是站在第一线。

这位左丞相看着属下的官员们,他当然知道意思,但是他此刻也不能多话,毕竟现在谁出头,就是个死!他无奈的说道:“本相也没有办法,按章办事去吧!”

“胡相!”刑部尚书还想再求,不过胡丞相已经不理会了,加快步伐,脚不沾地的独自离开。

宫内,吴王明显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了,但是他就是颠覆了自己往日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爱民如子的形象,此次,他无比的暴虐无常,无比冷酷,势要杀尽所有敢于挑战自己的人。

“孤王倒要看看,你究竟玩的是什么把戏。”吴王坐在书桌前,自言自语道;

......

这段时间,王都直接禁行,任何人不准出门一步,街上的巡逻的士兵,一边巡逻,一边大喊着“倘若再有敢于挑战王室尊严之人,必当严惩”

一时间,王都风声鹤唳。

“看来吴王真的是那种抛妻弃子之人,不然怎会如此大动干戈。”

“是啊!看到没有,现在都不准出门了,看来这事是做实了。”似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吴王的事情。

“苏相可真是滔天之勇,竟然敢于朝堂之上大骂昏君,实乃我辈楷模。”苏文羡由于朝堂上的惊天之举,此时也是被一种热血激进分子所崇拜的对象。

“吴王此举,封住了悠悠之口,但是封不住旷古绝今的文章,封不住他遗臭万年。”

于是,无数的文人墨客纷纷将此事写成文章,做成词曲,写成诗。

势要为天下人讨一个公道,证明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任何悖逆纲常,挑战众生之举,都会受到天下人的唾弃。

这个天下,总会有着正义的存在。

......

另一边。

一众苏家护卫带着子稷彻夜狂奔,往西境平西大将军府而去,此行几乎所有的苏家护卫都知道了,这一次去了,再回来必定会背负一个反贼的名声,但是一种忠心护卫丝毫不惧,因为在他们心中,此事是顺应天道。

一连七天,诸人风尘仆仆到了西境,来到了平西行省,最为繁华的城市,传州。

此地,也是苏文纣的平西大将军府邸所在之处,现在非战时,所以苏文纣不会没事每日都呆在边境。

苏家护卫带着子稷,直接冲到苏文纣的府门前,因风尘仆仆,太过匆忙,此刻,护卫将军府的一众府兵纷纷涌了上来,将子稷一行人围住,一名兵士立刻上前,警惕的问道:“你们是何人!”

这时,苏家护卫中,走出一人,对此人说道:“我乃苏文羡大人府上护卫,请通报苏将军,我家主人有要事相告。”话说完,他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封苏文羡的信,交给了这个士兵。

“你们等着,我去通禀”那兵士显然是知道苏文羡和大将军的关系,他听了这话,瞬间放下了戒备,立刻接过了信,飞快往府中奔去。

此时,苏文纣刚刚从行省总督府回来,本来,当地的驻军,基本上很少和地方官府打什么交道,苏文纣也很少和当地的官府打交道。

但是,自从这个所谓的西境督军大人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由于此人在这里没有根基,常常在军中受气,将领偶尔不肯听他的话,于是,他便迂回的和当地总督府打上了交道。

这下好了,三天两头的,就要找苏文纣这个西境大将军前去议事,搞得是苏文纣对这个督军更加的厌恶。

而苏文纣也知道,这个督军实在通过当地的官府,从某一方面暗暗的孤立自己,但是没办法,因为一些原因,苏文纣此时还不能对这个督军动手。

但是,表面上看,此人是分走了苏文纣的权利,实际上,苏文纣在西境耕耘了将近二十年,领兵的将领,基本上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可以说,在西境,苏文纣就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一手遮天,哪怕他想领兵割据,自立为王,也不是做不到。

所以,那个所谓的督军根本动摇不了他分毫。

苏文纣此刻正在府中的大院中练刀,心中宣泄着对那个督军的不屑,也对那几位笑里藏刀的总督府僚属,无比的愤恨。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只要苏文纣呆在西境一天,那么在王都,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即使再怎么闹,也无人敢对他们不利。

姐姐这些年,实在是过得太压抑了,也太憋屈了。

苏文纣心疼姐姐,但是他不敢说,就在姐姐与时为太子的吴王决裂的那一日,他就站在太子宫门前,亲眼看着姐姐受尽屈辱,亲手将自己的刚刚生下的孩子送出去,亲眼看着姐姐无助的哀求。

亲眼看着姐姐无比屈辱的在宫殿门前声竭力嘶的独自反抗。

当时他想带着手里的兵马冲进宫去,血洗太子宫,替姐姐讨一个公道。

但是最终,他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紧握着腰间悬挂这的刀,浑身上下都在愤怒的颤抖,默默承受着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因为,姐姐知道他在门外,也知道他此刻可以反抗,但是她并没有叫自己,也并未让自己有任何反应,姐姐苏文玉的聪明举世无双,她都没说话,那自己又岂敢违抗她的意思。

因而,当时正值青年,血气方刚的的苏文纣真就这么硬生生的忍下去了。

这些年,就是因为此事,而后无论再发生任何他无法接受的事情,他都一一忍下去了,苏文纣知道,将来或许,姐姐还用的上自己,就仅仅为了这一点点期待,苏文纣硬生生的盘踞在西境几十年,甚至朝中几次调他入朝为官,升官赐爵,他也都婉拒了。

苏文纣此刻充满了煞气,手中的钢刀一劈一砍,充满了无可匹敌的气势。

“启禀将军,门外几人自称苏相护卫,送来一封信!”这时,门外的那个士兵来到了院子中,喊道;

苏文纣立刻收了刀,士兵走上前来,将信递上,打开了信,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苏文纣神色一变,立刻问道:“人呢!”

“正在门外!”士兵立刻说道;

苏文纣听完,立刻转身,往门外而去,甚至都顾不上换了自己的练功服。

“子稷!”苏文纣龙行虎步的走出门,一眼就看向人群中衣着华丽,眉眼充满贵气的俊逸少年子稷,直接喊道;

“拜见三爷!”一众苏家护卫见到苏文纣,立刻跪倒在地,齐声道;

门前的府兵也纷纷散开,此刻留下子稷一人站在中间,正迎着苏文纣。

“见过苏将军”子稷微微躬身,因为现在他还没接受自己的身份,因此,他还很难接受这个身份的一些亲属。

“叫什么苏将军,我可是你舅舅,亲舅舅!”苏文纣走上来,一扫之前的恼怒,热情的对子稷说道;

“舅舅!”无奈,子稷只得喊道;

在西境呆了这么多年,今日最为高兴,终于看到了自己失落已久的外甥。

后,苏文纣高兴的将子稷迎进府中,来到正堂,二人刚刚坐下,苏文纣就说道:“外甥啊!你放心,到了舅舅这里,天塌下来也不用怕!”

苏文羡的信中,只是让他保护这个外甥的安全,其他的也并未说什么,并未说朝中的一切事情,苏文羡知道,弟弟在西境就是土霸王,没什么能撼动他的地位的。

而苏文纣此刻正高兴,也无暇多想,外甥因为什么来这里。

所以他还不知道哥哥和姐姐正在朝中造反。

子稷刚刚坐下,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的子稷的脑中。

“舅舅,此时,将军府恐怕已经不安全了。”子稷猛地站起,神色严肃,对苏文纣说道;

子稷等人来了七天,那么说明母亲和舅舅谋反的消息也该传到这里了,那么作为母亲谋反集团的最重要的人物,手中握有军队的苏文纣,那将是首当其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