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双栖》双栖女子 全文章节 双栖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07-28 21:03:04

《双栖》双栖女子 全文章节 双栖同人女 已完结

《双栖》

来源:作者:苏念菡分类:武侠主角:小矜,向木

苏念菡新书《双栖》由苏念菡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小矜,向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墨子衿蹑手蹑脚地踏进水畔居,两个房间烛火都灭了,在深沉的夜幕中像野兽一样沉默屹立,她不由得觉得全身发毛,溜出来之前师兄已经歇下了...展开

《双栖》免费试读

墨子衿蹑手蹑脚地踏进水畔居,两个房间烛火都灭了,在深沉的夜幕中像野兽一样沉默屹立,她不由得觉得全身发毛,溜出来之前师兄已经歇下了的呀。她弓着腰,掂着脚,轻盈盈地钻进自己的房内,然后再轻盈盈地合上木门……她呼的一声喘了一口气。

“小矜儿去哪儿玩了连师兄都不告诉?”墨子岚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对着她细小柔软的耳朵就是一阵耳语厮磨。

“啊啊啊啊——师兄你吓死我了!!你走路都不带声儿的吗!!”

墨子衿大骇,转身,黑压压的房间内隐隐约约地瞧见子岚的身影。只觉得师兄伏在她的肩上,温温润润的气息呼啦啦的全吹到她的面庞上,吐气如兰的细语,让她猝不及防地红了脸。也不知道师兄能不能看见……她浑身僵硬地侧了侧头。

“小矜儿还没告诉我到底去了哪里?”墨子岚声音沉了下来,星子般的眸在黑夜中柔柔发亮,仿佛蕴藏了后果很严重的愠色。

子衿不知怎地有些心虚害怕,“呃,我去……去看林不谙了。”说罢,居然急急忙忙地低下头,害怕师兄会怎么样得生气责罚她。

下一秒,墨子岚伸手把子衿揽入怀中,挟着她就上了木榻。子衿伏在男子的胸口,轻轻地听着男子一下一下掷地有声的心跳,还有幽幽传来的一阵兰草香,脸庞更是烧呼呼地红彻了。

“小矜儿一定是在怨师兄,林家那小子险些把我们家小矜儿刺伤,师兄居然都没去找他事儿,还忍心关你禁闭,对不对?”墨子岚看着她,捏捏她的小脸,眉眼弯弯笑的很是奸诈。

谁是你们家的了…小矜儿小矜儿…肉不肉麻啊!!再说,你那究竟是什么理由……墨子衿没答话,只是心底嘀咕着,无语望天。

“嘿嘿,那为了补偿你,今晚上师兄陪你睡,好保护你哦~”墨子岚说着,就翻身把子衿压向木榻一侧,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拥住了怀中不老实乱动的少女。“睡觉。再动我把你扒光了扔到练功场去,明早上让所有弟子都看看。”墨子岚似是无意的话语淡淡传来,立即感觉怀中小人儿不敢造次了,他不由得笑开了,眉眼如同新月。墨子衿抑郁地说“放…放下帘帐…”。男子挑眉,笑道“没事儿,师兄帮你挡着光,一定让你睡得香香甜甜的。”墨子岚把下巴抵在少女的额上,嗅着清清淡淡的少女花一般的香气,温玉满怀,他有些恍惚了。

只是墨子衿无语极了。原来对旁人温润如玉的子岚师兄,居然是一个大狐狸!!她怎么感觉自己上了贼船呢呜呜呜。

良辰,夜未央。

第二日。

阳光悠悠地从窗口荡进屋内,照着榻上墨色男子紧拥着花也似的少女,二人和衣而睡,面上恬静温馨。

突然。木门被吱的一声推开,来人者是琅琊阁里的一名小弟子,名唤墨霁月,他喘着气,一看就知道是急匆匆地赶过来的。可是看到眼前的光里的二人相拥而眠的场景,竟然吓的说不出话来——这,这,他们……竟惊怕得转身就逃开了去。他们可是师兄妹啊,怎么可以在阁中就公然做这种勾当!今日是被我发现了,若是今日不是长老差使我来叫墨子岚议事,他们的好事儿还没有人发现得了呢!墨霁月想到刚刚那暧昧至极的一幕,小脸一下子红了。

这一边,墨子岚幽幽睁开眼,看着敞开的大门,听着那人渐行渐远凌乱的脚步声,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黑眸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子衿醒时,身旁已没了师兄的影子,只是榻上还留着少年清香的余热。子衿愣了一阵,红霞满颊。

她被关禁闭不得进入练功场,正午,她一如往日帮师兄取午膳,走过长长的路径。可今日,似有不同了。

只见得琅琊阁里的各弟子,都纷纷侧头看她。那眼神里,几分探究,几分意味深长,几分惊讶,几分不可思议……她不免觉得浑身不是滋味儿,匆忙低下头走起路来。却听见身后的男声坚定的传来。

“就是她,我今天早上去叫大师兄到大殿议事,却看见大师兄居然抱着墨子衿,二人竟然就睡在床上!”墨子衿惊得转身看去,只见墨霁月面容溢着忿忿不平,正唾沫漫天的和身旁的弟子们叽叽喳喳的说着这肮脏的话。她脸色苍白,正欲解释。可另一位弟子又朗声道,“可不是,我早就看这墨子衿一脸狐媚子像,当年她是怎么入的琅琊阁,你们难道都忘了吗?这几年师父不在,她就勾搭上了大师兄!!”

墨子衿吓得后退了几步,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啊……

可她只是张大了嘴,什么都讲不出口,只是死死地盯着这些人们。

弟子们听了那人的话,仿佛恍然大悟一般,齐刷刷地看着她。那目光里,带着厌恶,带着嘲弄,带着诛杀的敌意和嫉妒……墨子衿突然六神无主了,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她十二岁,还没能完全理解人们话里的意思,却真真的感受到那字字句句间的攻击。

就这时,墨子岚踏风而来,他一把横抱起愣在原地泫然泪下面色苍白的少女,面露不忍,留下一句:“我再发现谁再嚼舌根,就给我等着。”飞身离去,墨色的长袍在风中扬起,霎那间美的清雅。

只是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弟子,望住他们的背影,不知谁说:“原来……他们…真的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墨子衿又一次在墨子岚的怀中。

她仿佛又想起了五岁时,她所受到的一切不可理解的欺辱,正如今日这样,滚滚如潮水一般袭来,似是要将她淹没。所有的目光似剑把把刺向她的心脏,那污秽的话语又如同一盆盆浊水临头倒下,她本应该伶牙俐齿地回击,本应该充耳不闻,可是,他们居然诋毁了墨子岚啊…她扬起满是泪痕的脸,一字一顿的问墨子岚。

“师兄,我真是什么狐媚子吗。”

墨子岚身形一顿,良久,没有回答。

他本应该义正言辞地告诉她,墨子衿才不是什么狐媚子,墨子衿是最乖最刻苦最有天资的琅琊弟子。可是,他一想起那遥远的白袍少年,一想起他之前之后所做的这一切,就无法开口说出这些话。

墨子岚要她学会恨。

可是他的心里为什么这么疼呢。很疼很疼,好像又经历了一次嗣堂之罚。疼得他想要落泪。

经年隔世,墨子衿仿佛突然懂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