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我有破烂 你要收吗 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小攻

更新时间:2019-08-09 23:27:22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我有破烂 你要收吗 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小攻 已完结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半盅酒分类:短篇主角:苏恒,苏恒朝

主角叫苏恒,苏恒朝的小说是《我有破烂,你要收吗》,它的作者是半盅酒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鬼使神差的,路非非没有去吃面,而是偷瞄着苏恒的动作。 本以为苏恒这么快整理好房间,衣柜应该会很乱,没想格外整洁,该挂的衣服挂着,...展开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免费试读

鬼使神差的,路非非没有去吃面,而是偷瞄着苏恒的动作。

本以为苏恒这么快整理好房间,衣柜应该会很乱,没想格外整洁,该挂的衣服挂着,该叠的衣服叠在一起,装得很满。只是他在里面一通乱翻,将原本整齐的衣柜又搅得有点乱,最后他翻出一条毛毯和一条新毛巾过来。

见他转身,路非非迅速转移视线,但已经来不及了,慌乱的小动作全然落入苏恒眼里。

苏恒笑着来到路非非跟前,弯腰看着窘迫的路非非,拿出新毛巾在她眼前一晃,说:“这个,擦头发。”

路非非下意识点头,没成想苏恒一说完,就将毛巾搭在她头上,随便地给她揉了揉,小脑袋瓜子一时不妨在他的动作下左右晃,像个容易掌控的小陀螺。路非非轻咬唇没说话,很快苏恒就将那头长发揉得乱糟糟的,松手时毛巾就随意盖在她头顶。

视野被遮住近半,然后路非非见苏恒又晃了晃那床毛毯,继续说:“这个,你今晚的被子。”

“好。”

路非非小声应着,乖巧地令人生怜。

苏恒倏地笑了一声,将毛毯对半一叠,往下搭在她袒露出来的两条腿上。

原本受冻的双腿,因毛毯的覆盖,瞬间暖和不少,路非非稍作愣怔,只觉得毛毯很软,非常暖。

苏恒在对面的凳子上坐下,拿起筷子道:“赶紧吃,再不吃都坨了。”

“嗯。”

路非非也拿起筷子。

普通的家常挂面,放了鸡蛋和青叶,最上层撒了点葱花,颜色非常漂亮,让人看着就满是食欲。

“苏恒。”

尝了几口的路非非,忽然喊着对面的人。

转眼的功夫,苏恒已经将面条解决大半,闻声抬起眼来,“怎么了?”

本以为她是想加调料,没想却见她认真地盯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肯定说道:“你做的面条真好吃。”

见过夸他厨艺好的,没见过以这种严肃认真的架势来夸的,苏恒听着就直乐呵。

扬唇笑了笑,苏恒说:“物以稀为贵,只能吃这么一顿啊。”

“哦。”

“傻乎乎的,明天再做给你吃啊。”

路非非眼睛忽的一亮,有些惊喜,“真的?”

苏恒笑道:“几分钟的事儿。”

“谢谢。”

“谢什么,赶紧吃,坨了我不负责啊。”

“嗯!”

路非非认真点头,筷子夹的面条多了些,吃得稍微有点急,差点没呛着。

苏恒哭笑不得,没见过这么一根筋、不懂变通的,只得让她吃慢点儿,然后给她倒了杯水。

她洗澡时刚烧的热水,放置会儿已经有点凉了,此刻正好温热的,喝到胃里也是暖暖的,足以将这秋叶的清凉一并驱除。

吃完面条的苏恒,将碗筷放到厨房后,又回来问道:“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

咬了口荷包蛋的路非非,动作停了下来,她低着头,小脸蛋都藏在毛巾和头发里,半响听她轻声说:“我没有家人。”

苏恒注意到她碗里的荷包蛋,咬了一小口,弯弯的小月牙形状,留下整齐的齿印,似乎还有小虎牙……

用脚将凳子勾出来一点,苏恒坐下来,冲她打了个响指后,见她抬眼便朝她露齿一笑,然后用轻快地声音说:“这么巧啊,我也没有。”

“……”

惊讶地眨眨眼,路非非眼睑又垂下来,不敢与苏恒的视线对上。

藏在毛巾下的耳朵,忽然有些发烫。

见她又跟鸵鸟似的低头,苏恒用手指叩响了茶几桌面,问:“不高兴了?”

“没有。”

路非非连忙摇头,颇为紧张地说道。

“那行,我们来说点正事。”

“嗯。”

路非非将筷子放下来。

无奈地拧眉,苏恒只得道:“边吃边说。”

“啊”了一声,路非非又拿起筷子,小心地吃着面条,但却专注地等待苏恒接下来的话。

“多大了?”苏恒似是在闲聊。

“21。”

眼皮子一掀,苏恒定睛打量着她。

看着分明像未成年。

轻咳一声,苏恒正色道:“叫哥。”

路非非抬眼看着他,盯了半响,终于不再附和他,而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叫啊,”苏恒倏地轻笑,“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路非非镇定地说:“我不是小孩了。”

“行,你是大孩子了,”苏恒点点头,“但出门在外,一些教育课还是要上的,听到没有?”

抿了抿唇,路非非有点发愣。

“第一,不能跟陌生人回家。女的不行,男的更不行。”苏恒朝她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后,又强调道,“就算是我这种长得好看的帅哥,也不行。”

“哦。”

苏恒手臂伸过去,用手指弹了下她的额头,挑眉道:“哦什么哦,说好。”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路非非闭了闭眼,但他的力道很轻,轻到让人觉得只是触碰。

路非非鼓了鼓腮帮子。

这么撩……怎么吃,怎么听,搅得人心神不宁的。

“不服气?”苏恒的语调轻轻往上扬。

“没有。”

见他又要凑过来,路非非赶紧说道。

“那说‘好’。”

“好。”路非非毫无骨气地向他屈服。

“这就对了,咱们继续啊……诶,别忘了吃面,都要凉了。第二,安全问题很重要……”

路非非往嘴里扒拉着面,透着汤碗的热气,看着做对面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青年。

他说了很多话。

这是路非非头次见话多却不惹人厌的人。

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各种注意事项,骗子花样变幻多端,靠的是自己的警觉性,他例举了很多。生怕她听不懂,间或的还会让她回应几句,确定她听进去了才会继续下个问题。

路非非不知是以怎样的心理来听完他那么多话的。

来到这座城市后,她没有真实感,一连遇到很多事,感觉每件事都挺重要的,又觉得什么都不重要。然后她现在坐在陌生人家里,吃着热气腾腾的汤面,跟前这个俊俏的青年絮絮叨叨地给她上教育课,灌输一些外出常识。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轻飘飘的,很不真实。

待他说得差不多时,路非非喝了口面汤,忽然喊他:“苏恒。”

“啥?”

双手捧着汤碗,路非非只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声问:“跟你这样的人走也不行吗?”

“不行!”苏恒斩钉截铁地否决道。

歪头一想,路非非说:“可我跟你走了啊。”

“那是你的运气,遇见了我!”苏恒得意地挑眉,然后又不忘叮嘱道,“你以后想跟人走的时候,得好好想,万一这辈子的运气在我身上花光了呢?”

“嗯!”

苏恒笑着白她一眼,道:“嗯什么嗯,说你运气没了,还高兴呢。傻不傻?”

路非非只是笑,浅红的唇藏在碗里,只有一双眼睛,月牙弯弯,笑意浅浅,漆黑明亮得像被珍藏的玻璃弹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