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左眼掉泪》左眼掉泪怎么回事 同志 左眼掉泪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08-25 07:42:26

《左眼掉泪》左眼掉泪怎么回事 同志 左眼掉泪章节列表 已完结

《左眼掉泪》

来源:作者:韩辰分类:职场主角:韩辰,徐颂

独家完整版小说《左眼掉泪》是韩辰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辰,徐颂,书中主要讲述了: “知道现在我所想到的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什么吗?”徐颂走在雪里,猛然把掉下的白色围巾用力往后一甩,围巾围绕着他细长的脖颈急速地在空气...展开

《左眼掉泪》免费试读

“知道现在我所想到的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什么吗?”徐颂走在雪里,猛然把掉下的白色围巾用力往后一甩,围巾围绕着他细长的脖颈急速地在空气中旋转。

走在前面的杨芷和奎镁手插着包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说啊,你想到了什么?”杨芷戴着一顶紫色毛线帽,两条跳动的毛线辫子随意地搭在她的肩膀之上。

“那就是在雪地里裸奔,然后大叫着说‘我很疯狂!’”徐颂一边严肃地说一边走到了杨芷和奎镁的前面。

“又不是说你不裸奔我们就觉得你不疯狂,又不是说你裸奔了我们就一定会觉得你疯狂。”奎镁更加一本正经地喃喃。

“又不是你不说自己很疯狂我们就不知道你在裸奔,又不是你说了自己很疯狂我们就一定会知道你在裸奔,哈哈……”杨芷紧跟着奎镁做必要的补充,可是说到后面她也仰起头来大笑了。

“又不是你们不说我我就不去裸奔或者觉得自己不疯狂,又不是你们说了我我就一定会去裸奔或者觉得自己疯狂——”徐颂表情镇定,在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予以回击,旁观者会以为他们是在进行一场很激烈的学术争辩。

“够了!够了!我们今天的活动对象是雪好不好,不是裸奔,OK?!这么大的雪诶……”奎镁微微弓着腰,双手用力地挥舞着,表情过于丰富。

像是在雪地里练习一出即兴发挥的喜剧。

徐颂和杨芷也不太在意奎镁的这句玩笑话,三人间似乎早就玩笑惯了,相互间经得起任何玩笑,甚至包括了性和一定程度的自尊,不知道开放是不是表演系艺术生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所以在他们兴致极高之时,自然只是会把奎镁的话当做一句台词而已。

杨芷抓起一把雪,然后大笑着去追打徐颂,徐颂身手敏捷地躲闪着,笑靥狡黠而赖皮。偌大的白色球场里只有他们三人在肆无忌惮地嬉闹。

奎镁远远地听见徐颂在对着杨芷说笑,他说:“老师说了,这是在释放天性……”

奎镁会心地笑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瞬间的失落,不明原因的哭泣感。徐颂常说奎镁是一个奇怪的人,外表是极度的疯狂与激情,可是突然间却会安静下来,然后呆呆地坐着想一些事情,什么话也不讲,什么表情也不浮现,看着怪可怕的。徐颂这样说的时候,奎镁便会不自觉地想到韩辰,印象里韩辰安静下来的样子也是这样的。

是有点厌烦现在的生活了吗?可是表演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又是为什么会失落呢?奎镁善于怀念,怀念记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怀念过往、怀念疼痛和喜悦、怀念自己的17岁、怀念高中里的每一天、怀念那时爸爸妈妈给自己的小灵通里打电话的每一个晚上、怀念那时与韩辰一起结伴而行的每一天,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小便、一起放学走出教室、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回宿舍……怀念韩辰的安静、怀念韩辰浅浅而温暖的微笑,韩辰的微笑具有一种魔力,每次当奎镁难过的时候,看到韩辰侧过脸来对着自己扬起波澜不惊的微笑,然后一切的悲伤也就随着夕阳一同落下了山。

那是一种消失已久的安宁,贴着心脏永不排斥的安宁,可是现在却随着一天天的呼吸而渐渐蒸腾掉了——奎镁终于明白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会莫名的失落了。

生命中会存在这样一个人,他不是你的亲人,也不是你的情人,你也不会随意地把他归结为是你的一个好朋友。

他永远是一个不远不近的存在,不会和你开任何的玩笑、不会伤害你却也不会逗得你大声地笑,当你难过或者想要安静的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想到他,而他会安静地听你讲话,自己只会扬起温暖的不留痕迹的微笑,当你欢腾或者被人群所包围的时候,你发现他并不在你的身边,而当你被所有人冷落而孤单一人时,你却发现他一直没有离开,他从来不会欺骗你、从来不会背叛你,可你似乎又不了解他。

半夜的你和他如果尚未睡去,他不会和你抽烟、不会和你喝酒、不会和你谈学习、不会和你谈性、不会和你谈漂亮的女生、不会和你谈谁不爱谁谁又爱谁的青涩爱情,他只会和你并肩坐在床上,一起谈论小说的人物和情节,或者手拿一个MP4,然后一起看同一部电影或者听同一首歌,话不多,却正契合了半夜黑色的安宁。

奎镁有时候会在半夜发短信给韩辰,他总说自己好怀念过去的生活,这时的韩辰便不会再有回复,奎镁望着黑黑的屏幕,然后眼泪就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夜色漆黑得有点不正常,凛冽的寒风把雪花吹得飘飘扬扬,地上的晶莹被人们踩出无数个椭圆状的脚印,从高空直望下来,那是一幅最奇异的图景。一排排黑沉的宿舍大楼由远及近层层排布,如同巍峨的山峦直插入墨色的夜空,每一个窗口所散发出来的光亮像是深邃而悠远的猫眼,在悄悄地打瞄着蠢蠢欲动的一切。

奎镁站在路灯下,轻柔的光晕把他的全身也打得金黄,时尚的卷发、小巧而秀气的五官、尖细的下巴、洁白的肤色,和韩辰一样单薄的身材,左耳上戴着的亦是和韩辰一模一样的蓝色耳钉,在路灯的打磨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奎镁拿出了手机,然后拨通了韩辰的电话,冰冷的手机贴面把耳朵也冻得冰凉,呼呼的风声在耳孔里炸响,奎镁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要掉了。

只是……那首孙燕姿的《安宁》一直在耳边唱响着,奎镁接连拨打了好几个,那段过分悲伤的副歌却仍然在反复地回旋——

“我努力地想哭泣,却哭不出泪滴,一次又一次的灰心,才发现早已麻痹……”

黑色的天空,白色的大地,然后是安宁的世界。

奎镁无力地叹了一口白气,他收起了电话,然后朝着远处的徐颂和杨芷大喊了一声;“走啦,别闹了!”

二人打闹着向奎镁走了过来,三人结伴着向宿舍走去……

“刚刚形体课,我的腿压的好痛。”

“我的也是。”

“明天还有吧?”

“好像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