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她是大佬白月光》大佬的白月光她复活了 小攻 她是大佬白月光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06 00:05:20

《她是大佬白月光》大佬的白月光她复活了 小攻 她是大佬白月光免费阅读 连载中

《她是大佬白月光》

来源:作者:紫提冰沙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薛瀚,杨明月

《她是大佬白月光》作者:紫提冰沙,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薛瀚,杨明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其实冬明月原来觉得自己懂薛瀚,她以为薛瀚虽然高中...展开

《她是大佬白月光》免费试读

其实冬明月原来觉得自己懂薛瀚,她以为薛瀚虽然高中时就擅长演戏装憨,但也仅此而已,不过是野心大了点。但他居然这么早熟。

冬明月感到了危机,薛瀚一放开他,她就去把卧室门打开了,然后问薛瀚:“我是把你当朋友,你想多了吧?”

薛瀚凝望着冬明月,也感到自己的卑劣,他从冬明月眼里看到更多的怜悯,本来想解释的但也犹豫了一下,只是说:“对不起。”

“我..我想多了。”薛瀚牵起嘴角笑了一下。

冬明月更觉得薛瀚坏了,他不想自己在薛瀚眼里只是个性对象。

“那....我还是回家吧。”冬明月也不想再待在这,脑子有点乱。

但薛瀚上来拽住她手肘处的袖子:“我不碰你了。外面天太黑,你在卧室睡,我在客厅打地铺,你把门关上,我真不碰你。”

冬明月想了想:“.....嗯。”

杨明月是很会审时度势的脑袋,看薛瀚那样也知道真的如他所说,外面天也真的黑了,不安全,就答应了。

在卫生间洗漱时,冬明月看着虽然很窄**仄但被薛瀚收拾的很干净的卫生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烦躁地揉了揉头顶的黄毛。

自己在乱想什么,擅自就完全依赖型信任了,和薛瀚的距离拉太近果然不好。

而且,薛瀚这样完全是喜欢冬明月本人,不是喜欢你,杨明月你给我自觉一点。

冬明月洗脸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脸,忽然想起那时薛瀚从秦飞宇手里救了自己时,他胸膛的一股淡香。

安全感,无穷的安全感。

杨明月曾经真的不喜欢薛瀚,但现在的冬明月体内的杨明月,却有点嫉妒能够被薛瀚这么义无反顾和朋友翻脸来保护的冬明月。

因为是薛瀚心底爱的人,所以才有这样的待遇吧。薛瀚也一直喜欢这个冬明月,否则不至于以为他在邀约。不过也有薛瀚本来就很油腻渣男的可能...

脑子里乱成一团,离开卫生间,冬明月看见薛瀚坐在客厅地板上的床垫子上写着数学题,问道:“睡沙发也可以,干嘛睡地上?”

“沙发太小。”薛瀚翻了一页,头也不抬,“我睡觉爱翻身。”

冬明月差点脱口而出:还爱打呼噜。

“你一会儿别打呼噜。”冬明月走进卧室,又回来在门口说,“谢...谢谢咯。”

薛瀚放下练习册抬头:“我给你拿的被子是干净的,我自己的被子在这里。”

薛瀚说话的时候还用一种奇怪的倔强眼神目视着冬明月,他似乎在揣度冬明月,也好像在揣度杨明月,好像一下子就看穿了她。

冬明月喉咙一滚。

“哦...好。”

关上卧室门,冬明月环顾薛瀚的卧室,这时陶李突然给他发来消息:【事情办的怎么样?】

【拿到了】冬明月回复,索性给他打了电话:“我可以伪造资料,但会不会连累我爸?”

“你管那么多,反正那股票亏死了都,你卖给三机组还能拿到30万,顶多就赔个20万,谁让你当时投那么多?怎么,那时候以为会暴涨,然后你成亿万富翁啊?”

陶李在那边嗤笑。

——好吧你还真说对了。

“明天我去找你。”冬明月惭愧地苦笑。

挂了电话,掀开被子,冬明月舒舒服服地躺在薛瀚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然后突然咳嗽。

赶紧下床拿药就着水吞下,微咳一会儿后也就平复了,冬明月看着手中和桌上的小药瓶和胶囊帘,加起来就五六个。

蜷曲膝盖靠墙坐着,双手抱着,头枕在手臂间,冬明月看了眼时间,十点十五,还是学习吧。

为了今生的学习目标,怎么能这么早睡呢?

就好像和她约定一样,客厅的灯也没有熄灭,一直到凌晨一点半,才不约而同、前后相隔几秒地相继关灯睡觉。

-

第二天也放假,冬明月十点多才醒,所以对她来说熬夜学习其实是填补第二天睡大觉的时间。

为了学习就消减美容觉的时间然后让皮肤变差,冬明月是绝对不愿意的。京大在她的皮肤问题面前都得往后稍稍。

薛瀚熟练地炒了俩小菜,这也是杨明月第一次吃薛瀚做的饭菜。

杨明月吃一半又开始嫉妒冬明月,不仅嫉妒她在薛瀚这里得到的不合理的温柔,还嫉妒她和薛瀚身份的接近,岁月的接近。

薛瀚却有点着急似的,冬明月询问了一下,薛瀚说:“我和那个秦飞宇因为其他事昨天绝交了,他今天下午一点去首都参加物理竞赛....我不能让他去。”

“为什么,你要报复?”

“对。”

冬明月沉吟:“那你们以后别打起来啊。”

“反正我不能让他去。”薛瀚胡乱说,“他今天绝对不能去。”

冬明月想,薛瀚太坏了。但他在自己面前直接展现他的坏,说明他信任冬明月。

冬明月果然是和杨明月不一样的。

但薛瀚这种明显过激影响人家一生的复仇,杨明月却不想和薛瀚对抗,甚至有点自愿想要协助他。

自己也挺贱的。

要说冬明月对秦飞宇的恨意,其实也早就化了,剩下的只是厌恶而已。

“那薛瀚你要怎么办?”

冬明月下午两点要去找陶李,之所以约定这么晚,是因为陶李上午全上补习班。

“我得去火车站拦人,你也快点吃,一会儿薛显要来我家,他单独看见你不好。”薛瀚直接一下子站起来。

冬明月也知道自己和薛显那种危险的人共处一室不太好,本来他应该自己回家的,但鬼使神差看了眼时间,才十二点多。

“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冬明月很坚持。

“行。”薛瀚返回卧室,不多时拿出一瓶不知道什么药剂和毛巾,冬明月问了句,薛瀚回答:“强力麻醉药。”

“我好不容易在网上买到的。”

冬明月都醉了:“你跟秦飞宇这么大仇?”

薛瀚顿了一下:“.....对。决不能让他去。”

---

那是秦飞宇很在乎的物理竞赛,不仅是他高考那样程度的重要,还是他和有家世而作弊进入物理决赛的那几个人的角逐之战。

那几个家世不错的人之中就有一中同班体育课欺负过冬明月的方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