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谋后》谋后而动 别扭受 谋后Twink

更新时间:2021-01-09 08:02:11

《谋后》谋后而动 别扭受 谋后Twink 连载中

《谋后》

来源:作者:离落城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元楚嬅,郝京妍

新书《谋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离落城,主角元楚嬅,郝京妍,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好像是至那之后吧,具体时间郝京妍也记不太清楚。她...展开

《谋后》免费试读

好像是至那之后吧,具体时间郝京妍也记不太清楚。她没有再像小时候那样,总是缠着母亲,想尽办法讨母亲的喜欢。并不是她已经不想得到母亲的疼爱,而是,随着一点点的长大,母亲对她的冷漠,她越真切的感觉到。她清楚,那不是一两个举动,就能化解得了的。于是,她能做的只是在母亲面前,少犯错。

然而,郝振南和元楚嬅究对她,竟隐瞒了些什么?谜向雾一样的盘旋在郝京妍心中,挥之不去,直至伴随着她长大Cheng人。

可常言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再加上,郝京妍能感觉得出,郝振南为了弥补元楚嬅对她的冷淡,倍加的关心她、疼她。一是不想让她父亲夹在中间为难,二是家常**,一个孩子都不该去怨恨自己的母亲。所以,对元楚嬅,她是没有怨的。

其实更多的时候,郝京妍也不去想那么多。

冰雪都能被阳光融化,十几年的温情,难道元楚嬅真的一点感受不到?若她仍然心存憎恨,那只能说,当年她的怨太重了。

一切的果,皆由一切的因而起。世间万物,亦是逃不开因果循环。

重回府前对峙的场面。

“处理?你打算怎么处理?收下这些个聘礼,去做灭了自己国家的男人的皇后?告诉你,要是你这么做了,我元楚嬅现在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我可没有这种卖主求荣,不知廉耻的女儿。”元楚嬅瞪了郝京妍一眼,眼神和语调异常决绝,比十二月的寒风更冷。

“夫人,当时的情况,都是迫不得已。你这么说小姐,实在有些过分。”不及郝京妍开口,一同站在府外的方士均率先顶了回去。因为各重身份的关系,他对元楚嬅的态度,相比花银而言,算是客气得多。

下聘,虽然并不是件高兴的事,但有关郝京妍的事情,花银几乎都会在场。该在场的人没露面,自然也有一番原因。

平日里,元楚嬅对郝京妍是个什么样,作为郝京妍的丫鬟,花银看在眼中,府中没人比她更清楚。花银深知,元楚嬅和郝京妍碰在一起,绝对不会发生好事。花银这回没出现,更是有意的避开,她不是怕了元楚嬅,要论嘴上功夫,花银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个迟暮的妇人,她完全不放在眼里。

花银有所顾虑的是,大庭广众之下,她要是一个冲动,忍不住和元楚嬅起争执,她能得个嘴上痛快,最后难堪的势必是郝京妍。

免得给外人看笑话,毁了郝府的名声,也免得郝京妍难做。左思右想之下,花银把保护郝京妍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在这元楚嬅和郝京妍这件事上,处于同仇敌忾立场的方士均。怎么说,方士均毕竟是个七尺男儿,作风上比她正派点,说话也比较有分寸,一般般靠得住。

先不说私底下的方士均怎么样,美其名,好歹也是个堂堂的副将军,多少是个官。花银想着,元楚嬅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该留点口德。

只是,花银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其实,元楚嬅对别人都还算好好的,偶尔会有点娇生惯养下来的脾气,但也不至于会故意去刁难谁,为何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不止郝京妍,很多人也想不通。

“过分?你觉得我哪点说得过分。她一个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整日折腾些兵法战略,和一群男人搅合在一起,搞得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郝家的颜面,全给她丢光了。”看有人帮郝京妍说话,元楚嬅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用的言辞更加的尖锐。“这回好了,没事跑去战场,把自己的国家败给了别人。之后,还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等着做皇后。我真不知道,她的心到底长的是什么颜色?就不怕这么做,总有一天会遭到老天的报应。”

“夫人,战败的事,与小姐毫无关系,你不要把什么罪都往她身上扯。还有,哪条王法有规定,女子不能学兵法,再说了,小姐平日里也是光明磊落,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见元楚嬅不分青红皂白,话越说越难听,方士均顾不上理会郝京妍使给他不要再说的眼神,再一次的反驳。

往常,站在维护郝京妍第一线的人,总是花银。这么直接的和元楚嬅争执,方士均算来也是第一次。一轮下来,他暗想,果断的,一开始就应该听花银的话。他深深的体会到,在元楚嬅面前,好声好气是行不通的。不然,也不至于让元楚嬅说出那么难听的话。

“无关,天知道是不是真没关系?身为敌对双方,你有见谁像她和那贼子一样,聊一个下午,然后被册封为敌国皇后,毫发无损的出宫。回来时,还穿着那贼子的衣服。亏她还能堂而皇之的说是为了保住妃嫔们的性命,却是把郝家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方士均你说,当日的敌人多少,我军多少,明明多出两倍的人数,还没打到最后,就先投降,这与把国家卖了有何区别。谁能保证,她不是事先和那贼子串通,谋夺我元氏江山?”

站的时间久了,元楚嬅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差。但说出口的话,却是咄咄逼人,盛气凌人,不留郝京妍一点颜面。

越聚越多的围观人群,因元楚嬅的话,不知情的人开始躁动起来。不少人在相互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场面急剧的变得混乱。

“夫人,这是一个作为母亲,该说的话吗?”地大天宽,无奇不有,慈母败儿见得多了,但方士均从没见过,哪个母亲像元楚嬅那样,想方设法的去诋毁自己的女儿。简直是不可理喻,越说越离谱,这回,方士均没再和她辩解,几乎是冲着元楚嬅吼道。

于此同时,方士均转过头看向郝京妍,她微低着眼帘,一句话也没说,更没想过要去辩解什么,令人看着有些心疼。

知道那天内情的人,谁不清楚,郝京妍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明明心软得要命,却要强迫自己冲进惨绝人寰的战场中。明明心中有喜欢的人,却为了交换人质,而被迫答应做敌国君主的皇后。什么也不说的做了那么多的事,如今,却要背负无数莫须有的骂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