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鬼王的金牌宠姬》法老王的宠姬 父子文 鬼王的金牌宠姬by怪化猫

更新时间:2021-01-09 20:05:22

《鬼王的金牌宠姬》法老王的宠姬 父子文 鬼王的金牌宠姬by怪化猫 连载中

《鬼王的金牌宠姬》

来源:作者:怪化猫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宿芳芳,赫连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怪化猫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鬼王的金牌宠姬》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宿芳芳,赫连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唰的一下,赫连冥烨只觉得右臂被一双软手绊住,紧接...展开

《鬼王的金牌宠姬》免费试读

唰的一下,赫连冥烨只觉得右臂被一双软手绊住,紧接着,女子有如银铃般的讨钱声更是自他的身后响起,这一绊,这一声不禁诱使赫连冥烨脸上扣戴的半张狰狞鬼面下的剑眉高高向上轻挑起。

这女人难道没听过鬼兵队的恶名吗?就算她没听说过,他脸上的鬼面她总该认得出吧?竟敢不怕死的绊住他胳膊,向他索钱,她究竟是何来历,似是想要探究宿芳芳的身份,赫连冥烨敛下他那有如夜幕中星辰的黑眸,向后再度调转过身来。

要不是早前听闻女子那古怪的吆喝声,且是女子刚巧做的还是玉石生意,他本就不屑多看一眼。如今……

再度调转过身,居高临下,望向那不怕死的女子仰起的脸,赫连冥烨这才发现,这小商贩扮相的女子竟是比他足足矮了一头。而且她那巴掌大的小脸,再平凡不过,凤眸倒是隐隐地透着一丝丝灵动清澈之光,不过这光芒看在赫连冥烨眼中却甚是扎眼,他只当女子是个嗜钱如命之徒,不然为何敢不要命的扯着他的胳膊,向他索钱?!

赫连冥烨打量宿芳芳的同时,宿芳芳也在小心翼翼地仰视着赫连冥烨。

这男人的扮相尤为普通,穿着与其他的鬼面人无异,只是同样是一袭黑色的劲装穿在这男人的身上,尤现他那挺拔的身形。

狰狞的鬼面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男人那如刀锋般锐利的星眸,再加抿成直线的薄唇,宛似被上天以鬼斧神工之术雕琢出的线条刚毅的下颚。

啧啧——就鬼面下曝露的容颜,宿芳芳甚至能肖想得出,被那鬼面遮盖的部分该是多么的俊美绝伦了!

该死!这个女人,竟是敢这么大肆肆地盯着他看,难道就不怕他一刀斩了她?!不自觉地赫连冥烨眼中透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来,左手也出乎意料之外的没有坠向他别在右腰间的长刀。

男人的灼热视线刺得宿芳芳浑身不自在。幸好,男人的左手并未抚向右腰斜跨的长刀,这让宿芳芳不禁长舒出一口气。

宿芳芳初来乍到,哪知鬼兵队的恶名昭彰,还当眼前人是收购她玉石的大金主。再加之,宿芳芳的那一不大不小的索钱声。

震得一旁的吵杂一夕间竟全停了下来。宿芳芳好奇地侧头望去,只见舞娘们跟鬼兵队的鬼兵们拉拉扯扯,一副减不清理还乱的样子。那样子活像青楼门前的风尘女与恩客们大玩特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画面太美,以至于宿芳芳不敢多看,只瞄了一眼就匆忙忙地收回了视线,回望向身前的大金主,宿芳芳的心里却在哗啦啦地计算着盈亏,一块玉石该是够舞娘们跳一天的了,可现在这么众鬼面人给舞娘们捧场,看来她唯有把玉石全兜售给面前的大金主才能稳Cao胜券了!

想到这里,冷汗已是遍布了宿芳芳攥住男人右臂的掌心,她是多想把手收回,在身上蹭蹭啊,可她又怕一松手,把这位大金主给放跑了,就只好忍着。“大哥,你买了我的玉石,还没给钱呢!”这话宿芳芳早前就说过,可男人却没有答话的意思,宿芳芳便以为男人没听见,就又重复了一遍。

“买?!”这个字眼似是戳中了赫连冥烨的笑点般,致使赫连冥烨好似愉悦地向上轻勾起唇角,低低地重复了一声。

男人的声音甚是好听,带着天然的浑沉,就好似被源远流长的河流几经沉淀过般。宿芳芳光听这一个字眼便有些沉醉了。

只是下一刻,她却不敢耽搁,赶紧回神,以为男人是在问她话呢,于是赶紧作答:“是的,买。”点头如捣蒜的同时,宿芳芳不禁小心翼翼地轻睇出视线,投向男人揣有玉石的结实胸膛。

察觉到宿芳芳轻递来的视线,鬼面下,赫连冥烨的剑眉不禁又是紧紧一锁,眸光也随之一暗。

“那个?大哥,你会买吧,不然你也不会白拿我的玉石对不对?”宿芳芳像是生怕男人不给她钱,小心翼翼地拿话去试探男人的心意。

非但嗜钱如命,且还会耍心机,这女人可是真够不开眼的!他赫连冥烨厌恶什么,她就偏偏要在他面前表现出什么来,好啊!很好!

“当然!”赫连冥烨重重一声,似是在应宿芳芳,会买她的玉石般:“想要钱,就跟来!”

赫连冥烨的视线投注在宿芳芳牢抓在他右臂的软手上,视线里透出一抹的不悦来,像是在告诫宿芳芳,他已答应给她钱了,还不赶紧松手!

“谢谢大哥,谢谢!”宿芳芳欢喜地赶紧抽手,连连跟男人道谢的同时,又像是有意要讨好男人般,帮男人小心翼翼地搌去了右袖上被她拽出来的褶皱。

殊不知,她这一袭的举动,竟是招来了男人愈加的厌恶。

只见宿芳芳才替赫连冥烨搌好袖口,赫连冥烨就猛地一旋身,旋身的瞬间,眼底透出的冷冽寒光自是曝露无疑。只可惜,宿芳芳光顾着为卖掉一袋玉石而能够出色地完成佣兵队的任务而欣喜,竟是全然没有察觉到。

赫连冥烨在前面走,宿芳芳就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

没想到,她竟是真有胆跟来了,她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还是她也是另有图谋,同那些舞娘一样故意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赫连冥烨分出余光,冷睇了眼那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女人,便迅速地收回,既是她要玩,那他就陪她玩个痛快,倒要看看,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谁才是最后的大赢家!

“上马!”高头大马立于眼前,赫连冥烨已是不快地督促宿芳芳两声了,他可没有再好的耐性去跟这女人重复第三遍。

“我,知道。”宿芳芳嘴里应着,却如同第一次应赫连冥烨时一样,嘴上应,脚没挪地方,她也知道要上马,可她考过车本,却没考过马本啊,别说骑马了,能不能顺利爬上马背都是个未知。

“不要钱了?!”赫连冥烨似是看出了宿芳芳的窘迫,这女人定是不会骑马,冷扫过市集上那拉舞娘们来的敞篷马车,赫连冥烨早已把宿芳芳的来历猜明白了。却像是故意激宿芳芳‘奋发图强’般,竟以玉石钱做要挟,逼宿芳芳在人前出糗。

“要!”利益的趋势下,宿芳芳不得不低下头来,紧紧一咬银牙,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所以,她的选择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