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分纪事》春分 夏至 秋分 冬至 现代言情小说 春分纪事cj

更新时间:2021-01-13 20:02:49

《春分纪事》春分 夏至 秋分 冬至 现代言情小说 春分纪事cj 连载中

《春分纪事》

来源:作者:顾茜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大靖,顾时代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春分纪事》的小说,是作者顾茜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秀儿直勾勾地盯着小粉,认真地道:“你今个说话咋弄...展开

《春分纪事》免费试读

秀儿直勾勾地盯着小粉,认真地道:“你今个说话咋弄拐弯儿哩?我听着怪不舒坦,你有话就直说,弄滴我不知道你想说啥。”

小粉轻拍一下Chun芽娘的胳膊,轻哼道:“我说话咋个拐弯儿了?真真是滴。我本来不想说滴,你非让我说,那我就说啦。你心里别不透气,到时候我走了,你有自己生闷气。”

秀儿翻眼白她,驳斥道:“就你鬼摆得很,有啥话净管说。”

小粉犹豫一下,瞧秀儿没生气的迹象这才道:“我大嫂想抱你家小闺女,怕你家心里不痛快,这不我来坐坐,让我透气问问啥意思。”见秀儿没变脸,小粉继续道:“要我说要抱就给抱,我嫂子是个会疼人滴。这个我打包票,她人有时候挺小心眼的,不过比人家好一百倍,这个我认滴。”

秀儿垂眸黯然,咬唇道:“我真没想到你会说这个。将将我还想让你帮我递话给大哥大嫂,要是我娘请他们抱养小闺女,他们如何也别应下。咋大嫂也想抱我家小闺女,难不成我娘已经给大嫂透过话了?”秀儿狐疑地皱了皱眉头。

小粉见秀儿脸色不好,她有些惶惶然地:“不是的。这不是的。将将不是说我大嫂做了个梦吗?这里面还是有些说道的。事情是这样的,论说我大嫂命里该有一个小闺女的。头胎就是的,要是活下来,比大福还要大三岁呢。算算也快十八了。一生下来哭了一嗓子就没了。我大嫂娘家算卦是祖传的,传女不传男……这事儿不晓得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只听说大福这一辈儿该在我嫂子家的,可不是没闺女,一直寻思着呢。她又做了那个梦,心里不是存了事儿嘛。”

“还有这事儿?”秀儿听了小粉的话,似乎明白良材家的为何要抱养自家闺女了。不过就算这样她心里还是舍不得,忙道,“别人家的闺女就不行吗?你看我家大牙子认了她为干娘。我家小闺女再认了她,这……这也太上杆子了,指不定人家怎么个说道呢。”

小粉见秀儿有些松动了,忙又加劲儿道:“你怕啥,这次是我大嫂自个愿意抱的,你还怕人家说啥?”

这厢的李大靖一直要摸顾Chun分的脸,顾Chun分一直头扭来扭去,心里有点不耐烦李大靖。李大靖见她黑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个不停,见她不扭来扭去,笑嘻嘻地摸了摸她的脸。好似得了宝贝似的,扑到在小粉怀里,笑嘻嘻地道:“娘,妹妹脸,摸了。”

小粉正在和秀儿说话,没咋个理会他。他又趴到顾Chun分身边要摸顾Chun分的脸,想看她还扭不扭头。顾Chun分心里烦躁,寻思事情,懒得待见他。李大靖好没意思一阵子后,又改盯着顾Chun分的眉眼仔细瞧。

顾Chun分自动忽视他,兀自皱着淡眉,听着两个大人的话,认真地思索起认干娘的事儿来。顾婆子在家是个霸道了,上杆子要为她认干娘,而刚巧有人愿意抱养她。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她的认干娘之路是必然的了。

将开始的时候,顾Chun分是不大在意的,认或者不认都是无所谓的。可如今听了小粉的话,她定是不能认的。以小粉的说辞,要抱养她的那户人家,家境倒是个好的,只是将来得继承那家的祖传家业。丫的,要是经商或者媒婆之类的,她还能接受,居然让她继承祖传的算卦事业。这……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八里顾时代,她被自家干娘上杆子认干闺女,就是据说她在算卦这方面特有天赋。她还是她干娘美其名曰的“关门弟子”。在顾Chun分看来,她就是让她干娘关门倒闭的弟子。

她干娘是个神婆子,她三四五六岁的时候,还跟着干娘那个神婆子干过不少“封建迷信”的事儿。其实,那时候她小不点点,知道啥?她屁都不知道,整日就知道这里花哨,那里漂亮,跟着干娘去混吃混喝。

在发生十六岁那件事情之前,顾Chun分对算卦这事儿还挺待见的。只是后来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之后,算卦占卜彻底成了她的逆鳞,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儿。她人生三大原则:一是不给别人算卦;二是不让别人给自己算卦;三是坚决执行上述两项原则。

而后这十多年来,她干娘整日追着她,让她学那些东西,她心里那个恨啊,恨得牙痒痒!不过她装傻充愣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自然到现在她依旧是关着门不出师的弟子。她在师兄师姐中,就是个混场子的,一个超级无赖大混子。她虽对干娘的“封建迷信”不屑一顾,却着实爱凑热闹听故事。没事儿的时候,她最乐意将干娘嘲弄一番,气得干娘仰倒,看着乐呵。

对于那种所谓的祖传算卦来说,顾Chun分觉得自己的性格真的不适合。以她混场子的经验来看,它首先是不自由。几乎每天都要在家里,至少接待不下十个人次,每个人问你的问题大同小异,不是求财就是问运。初一、十五要去庙里赶会,闹哄哄的,一个比一个能吹嘘,有的能把天皇老子请下来,切,牛皮吹到天上去了。而且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不可以结束,几乎是到你死的那天,不然会很麻烦。

顾Chun分八里顾时代,可是费力天大的力气,才彻底摆脱沦为“神婆”这一封建迷信的源远流长的没法看清楚的职业。她一重生就要带上那个紧箍咒,那她宁愿天天吃半饱,不,就算饿死都成,也比那种整日装疯卖傻来得痛快。人生还是得随自己的意思,才能过得快活,她不乐意。

顾Chun分坚决不认这个干娘,她决定反对到底。谁让认,她找谁拼命,大不了绝食,死了回八里顾去。

顾Chun分这番心思下来,眼睛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李大靖瞧着欢喜,想逗她玩,伸手摸了一把她脸。顾Chun分这会儿寻思到劲儿了,乐意待见他了,自然是不乐意给他碰的。他要摸她脸,她就扭头,闹得李大靖玩得不亦乐乎。

小粉见两人这般互动,稀罕地笑道:“你这个闺女可这是个伶俐人儿。还不让俺家大靖摸。”

秀儿忙笑着解释道:“兴许上火,不大舒服。”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见顾Chun分“哇”地一声哭得声嘶力竭,好似有人要杀她似的。小粉呵斥大靖道:“你个赖种孩子,咋弄妹妹了,咋叫她弄哭啦?”

大靖原本正和她玩得不亦乐乎的,听顾Chun分哭,也有些被吓到了。他忙扑到小粉怀里,边偷看顾Chun分边小声道:“我没打她。我跟她玩,她就哭啦。娘,我真没打她。”

秀儿见小粉要打大靖,忙出声劝阻:“你看你,打孩子干啥。他小孩子家家的,知道啥。”

可小粉瞧顾Chun分好似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哭法,怎的也不信大靖没有欺负他。小粉伸手两巴掌,就掴在了大靖的屁股上。大靖也哭了起来。不但委屈,而且是极其委屈地哭了。

顾Chun分倒不是真的想哭,她只是被大靖调戏的彻底怒了,其实是彻底无奈了。她扭头扭得脖子疼啊,她只好本能求救,“哇”地一声敞开喉咙大哭。没想到能得到这样的福利,让大靖娘将大靖打了一顿。她自打听到大靖这个名字,她眉毛眼儿里都冒火,如今瞧见他被揍,她心里更得意,哭得更欢实了。

因为顾Chun分而莫名挨揍的大靖,哭着哭着,一屁股蹲在顾Chun分身边,压在被褥上,眼睫毛上还带着泪,软糯糯地劝顾Chun分道:“妹妹不哭,我都不哭了。我娘都打我了。你娘又没打你。”

顾Chun分才不理摆他,继续干嚎。她心里想着,你离我远点,你个倒霉蛋子。不是你,我咋会被鱼刺卡死。

秀儿瞧大靖这样子,睇了小粉一眼,笑呵呵地道:“你家大靖倒是个好的。自个挨了打,还去劝别人。”

小粉没好气地道:“他定是做了坏事儿。你别理摆他,成天鬼精精的。说起来笑死你。大靖的小爹五学家的栓子,跟你家大牙一般大的,比我家大靖大一岁儿。爱哭精,天天闹人,我家大靖看到他,就打他,打哭了再哄。五学家的去我家寻了几次,让给管管。还没管哩,两人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你不知道我这孩子,整日里弄些事儿,让我发愁。真不知道咋生出这鳖精似的孩子,闹腾人。”

秀儿也是养过孩子的,知道小粉这明着贬自己孩子,心里却欢喜他是能干事的,不拘生,也不怕事儿。她忙笑道:“闹人的孩子,有糖吃。孩子能犯啥天条,还不闹着玩。小孩子不就是今日打了,明日好了,整日吵吵。你小的时候,打架可憨实啦,现在说你家大靖让你愁,这是天生的,娘胎里带的,改不了啦。”

小粉听秀儿这是笑话她小时候泼实生猛,白她一眼,道:“去你的,闺女的时候,谁不干地轻狂事儿。你还笑我,我让你笑,看你还笑……”说着忙个抓秀儿的痒痒,闹她。

这厢的顾Chun分听小粉说李大靖的事儿,她小手指头放在嘴里,心里想道,这小子是不是和我一样,是个重生的,所以这么欺负我。哼,不管他是不是,她都不能让他白欺负了去。打过来,定要给他打出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