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望族庶女》望族庶女笔趣阁 强受 望族庶女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1-01-13 20:04:14

《望族庶女》望族庶女笔趣阁 强受 望族庶女完结版 连载中

《望族庶女》

来源:作者:夜姗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周福荃,杜熙月

经典小说《望族庶女》由夜姗阑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福荃,杜熙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二姑娘胆子也太大了,敢把周家婆子不放在眼里。...展开

《望族庶女》免费试读

二姑娘胆子也太大了,敢把周家婆子不放在眼里。

提起周福荃,他是二房的大管家,又是二太太娘家带过来的下人。至于他家那位,伺候二太太身边近十年,大家都习惯称她“周妈妈”,算算也是二太太身边的老人了。

一时间大家神色凝重。

“看什么看!还不快干活!”

周福荃家的终于明白过来,二姑娘哪里是来请福的,分明是来给她难堪的。她周妈妈记仇从不带隔夜的,等晚上二太太回来就秉了这件事去。

转眼白天过去。

亥时差一刻时,周福荃家的就系上青蓝的披风,和一个小丫头点着灯笼在西院外道路的尽头等着二太太回来。

夜空,如泼墨般,看不见一颗星斗,把整个宁坤府掩盖在一大片黑幕中一般。隔着几丈远的距离,周福荃家的就看见远处灯笼照亮一高一矮两个妇人,朝西院走来。她估摸着是二太太回来了。

“快走!”周福荃家的瞥了眼打灯笼的小丫头,迎着妇人身影走过去。

还临几步时,周福荃家的就听见二太太说:“今晚你还是留我屋睡一晚,明日一早也不用回东院了,这两天账房里事还多。”

周福荃家的心一紧,心想大NaiNai又要来西院歇息。本来时辰不早了,还得遣人给大NaiNai准备垫的盖的,派人伺候她歇息,掐指算算时间,今晚别想睡个安稳觉了。可想归想,眼见二太太和大NaiNai过来了。周福荃家转了一脸谄笑,行个礼道:“二太太回来了。大NaiNai好。”

一见周福荃家的,二太太的态度就淡下来,只吩咐一句:“今晚大NaiNai到我那留夜,去多加床被子。”

“是。”周福荃家的听出二太太语气不对,又因有外人在不好多问,只得悻悻应了下来,也没把白天杜熙月来西院的事说出来。

待周福荃家的一走,二太太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平静地说道:“这周福荃家的是越老越糊蠢了,跟了我这么多年,眼力劲越来越差。”

大NaiNai怕伤了主仆和气,忙打圆场,陪笑道:“婶娘别怪周妈妈,是我自己大意了。再说今早我带着刘妈妈,她有门牌,我就过来了,也没耽误什么。”

“你说刘秉孝家的今早也过来过?”二太太的脸色一下子阴冷下来。

“是。不过刘妈妈就把我送到梅花门,就折回去了。”

大NaiNai说完就后悔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太太和二太太前几天才闹过一事,这会儿肯定都厌着对方的人,她提谁不好,偏偏把刘秉孝家的提出来说,幸好她弯转得快。

二太太是何等精明的人,她脸上笑着应诺,心里压根不信刘秉孝家的真的只是把大NaiNai送到梅花门就这么乖乖回去了。白天在账房里,有小丫头来报,说在账房外看见了刘秉孝家的身影。她以为是下面人乱嚼舌根子,没理会。现在看来还是真的。

其实事情远不止这样。大太太没得逞,自然不肯就此罢休,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意思。

隔天一早,含巧提着食盒慌慌张张地跑回榆萌苑。

刚进门,来不及放食盒,就兴冲冲地叫道:“二姑娘!二姑娘!”

“什么事一大早一惊一乍的。”

瑞香从耳房出来,一把抢过含巧手中的食盒,白了她一眼,转身进了耳房。

呸!含巧对着瑞香背影还了个白眼,嘴里不出声地骂了一句。

“含巧进来吧。”耳房传来杜熙月的声音。

含巧进耳房时,正巧对上瑞香,那愤愤眼光像要把她射穿似的。

“瑞香给我泡杯茶吧。”杜熙月垂眸吩咐。

“听见没有,还不去泡茶!”瑞香打开食盒,端了碟小菜,一面放在炕塌的小几上,一面斜了眼站在门口含巧。

“二姑娘是叫你去,又没叫我!”含巧不满地嘟囔起来。

瑞香想着昨日被二姑娘带去西院走了一趟,心里正暗自得意,故意摆出一脸哀怨道:“二姑娘,你看你看,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说着,又幸灾乐祸地瞧了含巧一眼,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可杜熙月只是淡淡看了她们两个一眼,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平静地道了句:“含巧你去吧。”

瑞香面上笑着,心里禁不住怀疑,二姑娘的风向变了。含巧对着瑞香扮了个鬼脸,转身出去泡茶。瑞香则泄了气,嘟着嘴不声不响把食盒里的早食都拿到小几上。

杜熙月吃了几口小菜,喝了一口白粥,就没胃口了。任凭瑞香怎么说,也不愿意再多吃一口。

“二姑娘,你好歹再多吃几口。”瑞香不死心,又劝了一句。

“菜凉了,粥也是温的。”杜熙月讪讪说道,“瑞香你知道的,大夫说我只能吃热食。”

瑞香明白过来,二姑娘是要把早食热了再吃,便含笑道:“二姑娘,等含巧泡好茶,让她把食盒提过去给热了吧。”

“还要等含巧回来啊……”杜熙月垂了眸子,叹了口气,细声道。

瑞香知道推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说:“那我去一趟吧。”

“嗯。”杜熙月轻点了下头,羸弱地像垂在枝头的花骨朵,似乎轻轻一吹,便会坠地。

而瑞香,从二姑娘点头那刻起,就在心里把含巧连带她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虽说榆萌苑离厨房距离最远,但走得快些,也不至于会冷掉。她真想知道含巧这一路都跑哪里去了。

不过现在她没时间细想。

给我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出门时,瑞香恨恨地想。

含巧见瑞香前脚出门,后脚就进了门。

正端着茶进耳房,就看见二姑娘眯着眼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连自己把茶盅放在小几上都没反应。她正考虑要不要别扰了二姑娘就此退出去时,杜熙月开口问道:“昨日可见到茵兰了?”

“见到了,姑娘要给的东西也给了。茵兰高兴得很,还说姑娘以后喜欢什么花吩咐她一声,她可以从花园里接一些给姑娘送来……”含巧思忖了一会,接着说,“不过茵兰倒很吃惊,一个劲问我,姑娘到底怎么知道她的。”

杜熙月猜到茵兰会这么问,也不惊讶,反问一句:“你怎么说的?”

含巧笑嘻嘻地答道:“我说是去年冬天,姑娘陪老太太、太太们赏雪,看中了园子里的腊梅,问起是谁种的,就打听到了是她,便记下了。还告诉她,我们家姑娘最喜欢花了。”

倒挺机灵。

杜熙月想过如若日后真的支走了瑞香,身边总归要有个机灵又忠实的人替自己办事。

现在她不用愁了,培养一个身边的总比培养一个新来的省事得多。

“不知是不是我多疑。”含巧抿了抿嘴,凑到杜熙月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昨日在集会那边,我感觉总有人盯着我,我一回头,姑娘猜是谁?”

“谁?”

“四姑娘家的缨歌。”

杜熙月听到这个名字,嘴角扬了扬,唇边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优雅地揭开杯盖,抑制着那些想溢出来的白气,只说了句:“你提防着点那丫头。”

含巧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像听明白又像没听明白,没再多想。因为她正急着把今早自己遇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二姑娘,于是开门见山地说:“二姑娘别怪我在路上耽搁。我回来时,在梅花门那儿遇见了周妈妈。”

经过梅花门,有一条从榆萌苑到厨房的近道。这路全府内鲜有人知,因为是羊肠小径,不但要穿假山,还要绕花林,何况除了榆萌苑的人,谁没事喜欢往榆萌苑这样僻静的地方跑。

“哦?”杜熙月喝了口茶汤,波澜不惊地问:“然后呢”

“周妈妈在那里骂西院这边把门的小丫头。两个小丫头也面生得很,不曾见过。”

“都说了什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