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折锦春》折尽春风全文免费阅读 18禁 折锦春18禁

更新时间:2021-01-14 04:01:14

《折锦春》折尽春风全文免费阅读 18禁 折锦春18禁 连载中

《折锦春》

来源:作者:姚霁珊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薛允衡,秦素

完结小说《折锦春》是姚霁珊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允衡,秦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秦素忍不住有些自得。 薛允衡既然等在了这里...展开

《折锦春》免费试读

秦素忍不住有些自得。

薛允衡既然等在了这里,便表明她在醉仙楼送出去的那几封信,他必是看过了,而她借“师尊”之笔“预言”的那几件事,必定令薛二郎对紫微斗数极为信服,否则他也不会依信中指示,专门在此恭候秦家的马车。

并且,还真的叫他等着了。

这也再一次证实了,“师尊”老人家以及他精研的紫微斗数,算无遗策,实在非凡。

将前世的一次偶遇变作紫微精断,还骗过了聪明绝顶的薛允衡,秦素深深地觉得,她这两世也算值了。

略略平定了一番心绪,她推开车门,扶着阿栗的手下了车,也不行远,只于车旁立定,远远地朝着薛二郎的马车行了一礼:“如此,多谢薛郎君高义,六娘愿与郎君同行。”

清而弱的声音,像是不敢高声语,态度却还大方。

薛允衡撩开车帘,略扫了秦素一眼,微笑颔首:“女郎客气了。”

秦素再向他行了一礼,清声道:“重丧在身,不便近前致谢,还望薛郎君见谅。”

薛允衡微有些讶然地看了看她,却见她服着斩衰、执着木杖,青纱幂篱垂膝,立在车边,竟然颇有几分清冷萧索,与他手下搜集来的情报大不相同。

他凝目望了她一会,方颔首还了一礼,却并未说话。

秦素亦无须他回话,扶着阿栗重新回到了车上。

做人总要知足。薛、秦两家的地位,有若云泥之别,薛二郎能亲身出来说两句话,已经是十分有礼的了。

未几时,马车便又动了起来,秦素细细感知了一会,发现薛允衡倒真是君子,竟将她的马车放在了当中靠后的位置,前后左右皆有侍卫与健仆相护。

以薛家之势,薛允衡此举,可谓体贴入微。

秦素此刻完全放松了下来,含笑脱下幂篱,递给了发呆的阿栗,顺手在她头上敲了一记。

小女孩从不曾见过薛二郎那般的人物,此时一脸的惊为天人,瞧着越发傻气起来,被敲了一记也未察觉,仍是捧着脸发呆,秦素见了,越发笑不可抑。

此时,前头马车里的薛允衡亦在发呆。

他的马车并不见得有多豪华,亦是玄漆壁、草席垫,唯多了一套茶具与两部书,还有他摊放在膝头的几封信件。

若秦素在此,一定会对薛允衡如此重视她伪造的这些赠言信件而倍感欣慰。

“郎君还在想紫微斗数?”跽坐于薛允衡旁边的文士问道。

薛允衡拿起其中的一纸信,淡声道:“大都城中亦有卜筮、六壬、相命极准的,然如紫微斗数这般无一错言者,我还是第一次见。陈先生此前可见过否?”

大都是陈国都城,乃国中文风最盛之地,自是有无数能人,精于术数的也不在少数,却从未有一人能像那小僮的师尊一般,每一件事都能占准,甚至能精确到一些细微处。

此人能为之大,不由得薛允衡不重视。

陈先生合掌于膝,感慨地道:“郎君说得不错,便是精通《周易》的江仆射,只怕也未必有这般高妙。”

江氏乃陈国大士族,江氏家主江奉先更是名士,官拜三品仆射,乃是清谈时的“通难”雅客,举国闻名。

陈先生谓江奉先精通《周易》,自是指那《周易》中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自来便有占筮、断吉凶之用,凡精通《周易》者,莫不通晓一二。

而就算精通《周易》如江奉先,亦不能做到逢卜必准,可这位“师尊”却用紫微斗数做到了,故陈先生有此感叹。

薛允衡垂目看着手中纸页,神情肃然。

前几日他们掩了行迹,悄悄潜入符节县查探情况,当日傍晚归途中,偶遇了一位受伤的陶姓老者。

这位陶老彼时腿上受了伤,行动不便,形容十分狼狈,然却举止从容、淡然自若,见了薛府车马亦不以为意。薛允衡深以为奇,便起了结纳的心思,不仅请医救治,还待之若上宾。

后经交谈,薛允衡发现这位陶老竟是位儒学大家,说起《论语》、《中庸》往往有惊人之语,与本朝所谓的“三玄名士”大不相同。

薛允衡本就对儒家学说极为倾心,立时便将陶老引为知己,而陶老亦对薛二郎的不同流俗格外青睐,二人竟成倾盖之交。到最后薛允衡便亲口相邀,请陶老入府讲《论语》,不以门客论,而是以待之以夫子之礼。

薛府二郎的邀请,世人少有能拒绝的,可这位陶老却偏偏婉拒了,且于前日留书一封,飘然而去。

以薛家的门第,想留下一人并不难,但若薛允衡真这样做了,便也失却了士族风度。于是他只得佯做不知,任由陶老从容离开。

自陶老走后,薛允衡因少了一位知音,便有些百无聊赖起来,不经意间想起那日秦素所赠信件,遂叫人捧来,可巧那上头的第一封信,便写了当日的日期。

于是他便启信观之,却见那信上画了一枝桃花,花下仍是写了两句似诗非诗的话,写的是:

深山有名士,归路遇桃花。

薛允衡当即动容。

桃者,陶也,两字正是谐音。

而更叫人惊讶的是,那诗文下还附了一张治外伤的单方,竟与陶老请医时所开药方相差无几。

薛允衡执信于手,久久无言。

早在他遇见陶老之前,这些信便已搁置案边,亦即是说,那位精于紫微斗数的师尊,是提前预见到了此事。若不这样解释,那就只能是有人早在暗中窥视着薛允衡,并派遣武技高手掉换信件,以取信于他。

可是,这如何可能?

他此次是奉秘旨南下,身边侍卫无不是以一当百的高手,不可能有人潜至他身边而不被发觉。

不过,出于谨慎,薛允衡还是紧接着便打开了第二封信,那封信上注明的开启日期是第二日,亦即昨日,还特别写了“卯正启”,却是将时辰都定下来了,而薛允衡却没遵守这个启信规定,提前看了信。

这第二封信的内容很奇特,像是字谜,只有九个字:

厅不闻,虫有屋,切一刀。(注:此处字谜适用于繁体字)

这字谜并不难解,薛允衡很快便解了出来,分别是“厂”字、“几”字和“七”字。

然而,这三字风马牛不相及,他想了一会,终是未果,便索性叫来了陈先生共同参商。

两个人花费了小半个时辰,最后终于猜出了谜底:这字谜的谜底三字合起来,是一个残缺的“虎”字,只少了最上面的那一竖一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