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钱莹三婚 耽美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1-01-26 08:02:29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钱莹三婚 耽美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帝王攻 连载中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

来源:作者:雅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文格格,蓝若诗

完结小说《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是雅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格格,蓝若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伏在地上将瓷片一片一片捡起来,割破了也不觉得疼...展开

《三婚三嫁:王爷轻点撩》免费试读

我伏在地上将瓷片一片一片捡起来,割破了也不觉得疼。梨花叹了一口气,帮我拾起碎片。

“这就是你急着见四哥的目的吗?!”话音里强压着汹涌的怒气,“你知道这盆花对四哥意味着什么吗?”

说话的自然是十七阿哥,他突然开始狂笑起来:“哈哈哈,我居然会听信你的鬼话”。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将一片瓷器紧紧攥进手心,割进了肉里,直到那种疼痛蔓延全身,我才能维持表面上的镇定。

“你还有脸说你不是你和十四一起串通起来陷害四哥的!”十七阿哥点点头,“蓝若诗,你有种。我即便是养条狗,它也知道亲顺主人!”。

梨花冷声道:“十七阿哥,你喝醉了”。

十七阿哥狠甩了下手:“本阿哥没醉!”又骂道:“你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一下子和十四纠缠不清,又眼巴巴的抓着四哥不放。现在四哥落了难,你这倒打一耙的功夫可真叫本阿哥长见识了。”

我默默的将碎片拾起,默默的包好,恍若未闻。我无力向他人解释。

十七阿哥说到怒极,一脚踢飞了地上的碎片,碎片险险的从我脸上飞过,划出一道血痕。血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滴在洁白的瓷器上,像一朵绽放的茶花。

梨花惊喝道:“胤礼,你够了!”

十七阿哥原有那么一瞬极短极浅的歉疚,此刻全化作了怒不可遏:“怎么了,怎么了!本阿哥今天就骂了,蓝若诗,你他妈的就是个荡妇,你不仅是个娼妇,你还是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娼妇”。

十七阿哥骂得正在兴头上,半天却没有人和他呛声,望过去,就见梨花已经是脸色惨白,浑身哆哆嗦嗦的,七魂已没了六魄。

看着她血色尽失的样子,仿佛再来一阵风就要将她刮倒了。十七阿哥忽然就不忍再骂了,一停了下来,就听见梨花失神的呢喃着什么,很细微的声音:“娼妇,娼妇,这就是你心中所想。她尚且还未做了什么,而我,而我……”

十七阿哥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老大,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最惊恐的话。他不由后退了一步,面上又是期盼,又是害怕,想要近前去,可是那一步比千斤还重,怎么也迈不出去,最终还是留在原处。

梨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揪着胸口,整张脸因痛苦和羞愤揪到了一起。梨花腿脚本就有疾,此刻心中大恸,再也站不稳,身下一软,向后跌去……立时有双手扶住了她,是楚牧!她本能伸出手去抓住他的衣袖,仿佛抓住唯一的浮木。

梨花嘴角哆嗦的,只勉强说出一个字:“走,走……”

十七看清了楚牧的模样,更是说不上话。他脸色也是惨白,眼里却泛出泪光来,他嘴巴一张一合,却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他又是挠头,又是跺脚,浑身每一处都在颤抖着,终于喊道:“是你,是你!”他的声音似万分欢欣,却又连连倒退了几步,募得爆发一声痛苦的斯吼,“不是这样的,不是!”。

他整个人变得颠三倒四,刚紧追着上去,又连摔带绊的跑回来,慌乱的摇着我的肩,急切道:“她是流莺是不是?她是流莺!”说着也不等我回答,又追着她而去了。

世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地上落了一支折子,我捡了打开,虽不识得上面的字,却知道这是一份极重要的折子。我将折子收进了袖口又轻轻打开苏培盛交给我的盒子,盒子里全是同一造型的兰花簪,皆以不同的材质打造。有汉白玉的,金镶玉的,玛瑙的,翡翠的……约有一二十支。他居然为了仿制出和我一样的兰花簪,以各色材料均打造了一副。最后选了一支较为接近的羊脂玉。

“呵”,我轻笑一声,“他真傻”。我遗失的梨花簪是塑料做的,这里自然是没有的。终于忍不住,埋头痛哭起来。

《《《《《《《《《《《《《《《《《《《《《《《《《《《《《《《《《《《《《《《《《《《

“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我三步一拜九步一叩,从玄武门一直磕到了乾清宫。从日落黄昏,跪倒漫漫黑夜。

雨早就已经停了,地面却还是湿的,触地刺骨生凉。

初时,只是觉着冷,接着是酸麻疼痛,再后来就只剩下麻木。唯心中的疼痛难抑,才感觉自己还活着。不禁想起四爷来,他跪在这里的时候在想什么?是否同我一样,心力憔悴。

吴公公看不下去,从台阶上走下来,恭身道:“文格格,走吧,皇上是不会见你的”。

我艰难的张嘴,张嘴喊得全是:“皇上,求皇上开恩”。声音干涩得就像喉咙起了水泡。

吴公公无奈,扭头去看大太监魏珠。魏珠皱了下眉,进了里屋。

天渐黑,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我的手足均是冰凉,额头却开始萌出密密的细汗,日头偏西,乾清宫内仍是静悄悄毫无动静。每一次风吹动了窗帷,都激起心里一阵波澜。希望,然后失望;又希望,再失望,最后直到绝望。

心焦似火,似炭,似岩浆,却又心凉如冰封千年的寒冰。像发了疯,像中了邪。我害怕,害怕康熙突然下令杀了他,害怕他等不及我来救他。

我开始发了疯的求。求天求地,求宫女求太监,但凡从我眼前走过的每一个都成了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德妃端了燕窝要往乾清宫里去,我扯住她的裙角求道:“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他也是您的儿子啊,是您的亲生儿子啊,就求您劝一劝万岁爷吧”。

德妃扯了下裙摆,没有扯开。刘公公走过来,嘴里说着:“文格格,得罪了”,便毫不怜惜的掰开我的手。

德妃疾走开几步,寒着脸恨道:“对自己的亲弟弟都下得了毒手,本宫没有这样的儿子”。

我终于忍不住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被母亲遗弃和砍头相比,我不知道哪个更疼。无奈绝望的哭声在乾清宫回荡。苍天有灵啊!如果泪水能救四爷,我宁愿让我的泪流成海!

我不记得哭了多久,只闻得耳边的风吹得树枝咔咔作响,连哀痛的力气也没有了。

天已是全黑。气温骤降,风虽然不大,却是利飕有劲,一阵这样的风过去,足以叫人唇紫脸白。我蜷着身子,瑟瑟发抖。自下半身起,却是全然的毫无感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