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云侵》风云秦霜扮演者 女王 风云侵玻璃

更新时间:2021-03-20 08:00:58

《风云侵》风云秦霜扮演者 女王 风云侵玻璃 连载中

《风云侵》

来源:作者:梦若流金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楚风柳,姬云渊

《风云侵》为梦若流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知者无罪,方贵妃也只是忧心王爷安危,怕是有不...展开

《风云侵》免费试读

“不知者无罪,方贵妃也只是忧心王爷安危,怕是有不法之人潜与其身边罢了。”

关键时刻,苏元夕给了方西玲一个台阶下。如此,姬君临便没再追究什么,而楚风柳,明白苏元夕意思,便笑着摇头,不语。

“圣医临我帝都,怎么也不派人告知朕?”姬君临笑望向苏元夕:“也好让我们姬族略尽地主之宜。”

“姬帝客气了。”苏元夕笑着摇头:“玲珑也只是途经此处,正好探望老友。怎敢叨扰皇上?”

有姬云渊护着,又有楚风柳担保,苏元夕是圣玲珑一事,毋庸置疑。

“渊儿,你既与玲珑圣医相识,怎么也没提起过?倒吓住了父皇。”姬君临笑意颇深地看着姬云渊,话有所指。

苏元夕皱眉,这姬君临,很是忌惮姬云渊。

姬云渊平淡回答:“圣医喜静,不爱叨扰他人。何况,她身价非比寻常,我作为朋友,自是要为其安全考虑。”

楚风柳也帮腔:“的确,她生性爱静,如今,也只是看她快要与我等分别,不知何日能见,而皇上又对玲珑钦佩,我这才引她入宫一叙的。”

“源是如此。”姬君临笑着点头,脸色缓和不少。

随即,姬君临便挥退旁人,四人在一处,谈了大半宿。

“怎么回事?要我不来,你就待牢里了?你怎么惹着人家贵妃王爷?”一进马车,楚风柳便忍不住问。

“我没招惹。”苏元夕摇头:“是他们……”

没事找事。

然而,苏元夕将后面的四字吞了下去。斜看了眼对面的姬云渊,没办法,总不能当人家的面说道母亲与弟弟。

“他们怎么了?”楚风柳却没点眼力地不依不饶。

“没怎么。”苏元夕没好气地撂下一句。

“嘁。”楚风柳鄙夷地对姬云渊竖中指:“堂堂的摄政王,响彻六国的人物,连个女人都护不住。这种损害人家姑娘清誉的事儿,我才不依着!”

苏元夕听楚风柳聒噪了一路,见人嘴还没消停,危险地半眯眼:“楚风流,你什么意思?女人怎么了?女人,还不是救你一娘们儿?”

“我再纠正一遍,是风柳,非风流!还有,你说谁娘那?本世子玉树临风,又没生一副白脸,哪儿娘了?”楚风柳不满,咆哮。

“你的行为,种种,都非常的娘,白白遭了这玉树临风的脸。还有,本姑娘忍你很久了,不,是门口那两位也忍你很久了。我看……就别忍了。”

楚风柳正疑惑,就听得苏元夕发话:“阿凌,阿一,把这胆敢蔑谤你家主子,打扰本姑娘休息的……这坨东西给扔出去,省得碍眼。”

早在楚风柳数落姬云渊开始,苏元夕就发觉,门口的温度,变得低了。

“是!”

当两团阴影笼罩而来,楚风柳大悟。蹬腿没命地后缩,试图逃离二人魔爪。

“别……别过来啊。本世子身份尊贵,岂容你们放肆。还有,我可是你们皇帝的贵客,警告你们啊,要敢动我,后果可……”

正在街边走路的几个妇人,被突然飞出马车的人吓得尖叫,手中的篮子脱落,不偏不倚,全招呼在未来得及起身的楚风柳身上。

楚风柳挣扎着爬起,不顾满身的碎鸡蛋与蔬菜,对着远去的马车破口大骂:“我在帮你,你居然这么对我!你们狼狈为奸,可耻!还有那两个,敢对我动手?等着,和你们没完!姓圣的,咱们两清了,以后,等你有求我的时候,看我怎么整回去!”

“世……世世……”楚风柳店中,恰好来买东西的伙计认了好半天,才确定当街骂的疯子,下巴都结了。

“是什么是!看见是我了还不赶紧来扶我回去洗浴?”楚风柳没好气地伸手。

“是是!”那伙计赶忙扔了篮子扶人,将他带出围观人群惊魂未定地上下打量,确定这真是他们风度翩翩的世子大人后,放心了。

伙计:“呃,世子,您这是被谁打了?不,是谁这么大胆冒犯您?”

楚风柳白眼:“扯淡!你哪只眼睛见本世子被打了?还没谁有这胆子!”

伙计:“那您这是怎么了?弄成这个样子,身上还有脚印呢?呃……真不是被打的?”

楚风柳:“废话!刚才,本世子就是逗弄一只大母狗来着,一个没站稳,被那家伙扑着了。”

伙计惊愕:“啊啊?……有,有那么大爪子的母狗么?都和人的脚印一样大了。”

楚风柳扶着腰,没好气道:“你没见过的多了,大惊小怪。”

“可是……”伙计犹犹豫豫,才道:“那俩儿印子,可是在您……屁股上呢。那……母狗?呃,如此待您,实在是……要不,小的给您报仇去?”

楚风柳猛然停下脚步,脸上青白交加,恨恨地扇了小厮后脑:“你会不会说人话!报个祖宗!本世子什么身份?和一只畜牲计较什么!”

伙计:“可是,世子啊,您这也太……”

楚风柳一眼扫去:“太什么?”

伙计瞬间把话吞回去,摇头。

楚风柳:“本世子宽容大度,有意见?”

伙计摇头:“没……没。”

楚风柳:“那废什么话!赶紧走!”

伙计:“是!”

楚风柳警告:“今日之事,不许说出去一个字。”

伙计点头:“是。”

不用他说,都得人尽皆知。

忽然,楚风柳问他:“篮子呢?”

伙计一时没反应:“啊,……啊?”

楚风柳:“啊什么啊!你刚手上的篮子呢?”

伙计睁大眼:“……光顾着扶您,给丢了。”

楚风柳:“丢了?!那可值十文铜钱!扣工钱,必须扣工钱!”

“世子……”伙计有些委屈,世子这分明是拿他出气。

“怎么?有意见?”

伙计忙摇头:“没。”

楚风柳:“那还不走快点儿!你还想扣工钱是不?”

伙计加快步子:“是……”

“噗!大母狗……”还未远走的马车上,阿凌大笑。

“咳!”阿一虽未如此失态,但也是握拳掩唇极力忍耐。

“楚世子这是……意有所指啊。”姬云渊脸上,挂着淡笑,挪揄地看着泛黑气的苏元夕。

“畜风流!”苏元夕吐出一口浊气。得,她和那孙子,没完了。

“走,收拾一番,今晚,我们不住这儿。”一入门,苏元夕便动上手。

红离有些惊诧地看她:“啊?走?去哪儿啊?”

“摄政王府,人家王爷邀我们去住一晚,等明天的时候,我们就离开。”苏元夕坐在床头,停下动作。

“就走了?”红离皱眉:“你不是答应回楼兰去见大家么?”

“来不及了。”苏元夕摇头:“我出来有些日子了。此时赶回去,都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时间。出来还是穿着单薄衣裳,转眼就成长衫,等回到周国,就得换冬装了。何况,这么久没家里什么消息,有点慌心。我要是回去楼兰,可能就不舍得回来了。”

“唉,好吧。”红离叹气,跟着一起收拾:“那去和老刘他们道个别再走。”

“嗯。”苏元夕点头。

“二位,王爷命人备了厢房,二位收拾妥当后,我再带你们去前厅,王爷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好,多谢。”苏元夕朝着阿凌点头。

“来了?”姬云渊见红离与苏元夕到来,看着她们,礼貌道:“请坐。”

“好。”苏元夕颔首,坐下。

阿一收到姬云渊示意,朝着外头道:“王爷这里不用伺候了,你们都退下。”

“是。”

待人都散开后,姬云渊才对暗处道:“出来吧。”

红离睁大眼,目光紧紧锁定在如雪中上仙的清平身上,一下凑了过去:“好生俊俏的公子,如何称呼?”

“清平。”清平愣住片刻,笑答。

红离眼中冒泡:“清雅平和,好名字。”

苏元夕扶额,摇头。

“姑娘也是……”清平想了片刻,叹道:“热情如火。”

“那是。”忽然,红离眼中火焰熄去,现茫然看向苏元夕:“刚他说他叫什么?”

“清平。”咽下一口饭,苏元夕如实答。

红离:“……打扰了。”

清平则疑惑地看着脸现菜色的红离飘着回去。

一见这人,红离就忍不住想起被苏元夕耍的那次,肝火旺。

“玲珑。”见清平招呼自己,苏元夕浅笑回应:“清平公子,一起坐。”

“嗯。”清平笑着点头,在一旁坐下。

吃到一半,姬云渊忽然起身,递给苏元夕一精致的锦盒。

苏元夕扬了扬:“嗯?”

红离好奇地凑过头。

姬云渊:“知道你明日要离开,楚世子托我转赠与你的。说是作离别的礼物,也当那一坛杏子美酒的谢礼。听他手下的人说,这是楚世子花了许多心血亲手做的,还望你收下。”

“嚯!”苏元夕有些受宠若惊:“就他那吝啬的家伙,竟还大方一回……嗯?”

打开的时候,苏元夕眼中闪过震惊,一旁的红离,也是呆了片刻。

“好漂亮!”好半响,红离才羡慕地回神,握住苏元夕的手,扬眉:“谁说人家楚世子小气了?人家富可敌国,哪那么不成?你看看,这东西铁定值它一座城池了!戴上试试。”

的确,楚风柳嘴上总说不舍得钱,行为却不然。处的这些天,清平身上不少名贵药材,其实都是楚风柳花的钱。

好比现在,这锦盒中装的一枚黑指环。边缘细致,纹路清晰且美,内还附一圣字。银色的宝石,碎分布在上方,只有一粒灰尘大小,合着,如漆黑的夜空布满繁星的场景,耀耀生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