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大明护花郎》大明护花郎txt 第029章 有苦难言 大明护花郎MB

《大明护花郎》大明护花郎txt 第029章 有苦难言 大明护花郎MB

发布时间:2020-03-26 04:05:4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冬月南风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大明护花郎》由冬月南风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笑昆,曹云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了舅父的叙说,姜毅恍然明白了舅父为什么一直没让自己去家里,原来舅母已然生气回了娘家。姜毅道:“这个潘凤娥也太偏执了,既然舅父已

大明护花郎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护花郎》在线阅读

《大明护花郎》 免费试读


听了舅父的叙说,姜毅恍然明白了舅父为什么一直没让自己去家里,原来舅母已然生气回了娘家。姜毅道:“这个潘凤娥也太偏执了,既然舅父已经明言不会娶她,她怎么还要一意孤行呢?”

“谁说不是呢?但凡心地纯良的女子,见我屡次拒绝,也早就罢手了。像她这样执拗的女人,真是天下少有、世上难寻。”

“舅舅,她这样胡闹有多长时间了?”

“前后算起来,已经有一年多了。”

“她家里为什么不给她说合个亲事呢?她嫁了人,也许就会好了。”

“她爹说,家里头也托人多次给她提过亲,但她一概不允。也有人劝过我,要不就娶了她吧,可是我对这个女人实在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几番胡闹下来,更让我对她没有丁点好感,甚至已经极度厌恶了。如今,我是能躲则躲。”

“可是躲避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呀!她老这样胡闹,舅舅就没有安生日子,多心烦哪!”

“谁说不是呢!不说这些了,说说你这趟江南之行吧。是不是大开眼界呀?”

“舅舅,还真是呢!”姜毅便把这趟江南之行大略向舅父讲述了一遍,当然,他略去了沧州柳儿之事。末了,姜毅打开携带的包袱,将白花花的银子展示给舅父,“舅舅,你看,祁国舅赏给我五十两银子呢。舅舅,我从乡下来京城时,没带什么孝敬您的东西。现在好了,这些银子您收下,就算我孝敬您的吧!”

“好毅儿,你有这份孝心,舅舅已经心满意足了,这银子是国舅爷赏给你的,舅舅不要。你打算用这笔银子做些什么呢?”

“从国舅爷府上出来时,萧公子劝我买一处宅子,他说我住在教坊司会馆总不是长久之计。”

“嗯,萧公子说的不错,上次那个冯大人见到你住在会馆后,便对我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搬出去也好,省得别人说闲话。”

“既然舅舅同意,那我就抓紧找处宅子。”

“对了,你辛老伯已经打听你好几次了,你回来了,赶紧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姜毅心想,是啊,自己离开京城已经几个月了,怪想他老人家的,更让人惦记的是,不知小茹妹妹怎样了?还有柳儿,自从把她护送到沈秋月那里后,萧公子便再没提及过她,看来,萧公子并不是真的想把柳儿许配给自己。

难道萧公子想据为己有?不可能,萧公子与夫人郑氏感情甚笃,从未想过要纳妾,这次纳梁国公二夫人的妹妹,归根结底还是抹不开梁国公的面子。可是,萧笑昆把柳儿安置起来,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呢?

“毅儿,怎么发愣怔啦?想什么呢?是不是太累了?”

姜毅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知什么原因,姜毅忽然很想见到柳儿,这个愿望的强烈甚至超过了去见辛小茹。姜毅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萧笑昆提亲的那个由头,点燃了自己内心深处对成亲的渴望?

平心而论,自己对柳儿的了解,远不如对辛小茹。但是,自己与辛小茹之间,还没有点破那层窗户纸。而柳儿则不同了,柳儿是怀着做新嫁娘的心态,随自己来到京城的。也就是说,柳儿在内心深处,已经把姜毅当成她的夫君了。看得出,柳儿是倾心于己的,正是这种倾心,让自己有了要保护柳儿的心态,对柳儿产生了一种依恋。

来至辛老伯的住处,辛老伯、小茹都在。见到姜毅,祖孙二人异常高兴。尤其小茹,缠着姜毅问这问那,江南的一切都让她那么好奇。

姜毅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包着带给辛小茹的礼物。姜毅已经在心里无数次地预演过,用什么样的动作把这件礼物拿出来。姜毅想要的效果是,既要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很自然,又不要让小茹感到有赠送男女情物的嫌疑。

及至真的到了这一刻,姜毅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刚刚掏出纸包,还没有打开,辛小茹一把就抢了过去:“什么好东西?给我带的礼物吗?”

姜毅笑着点了点头。

辛小茹打开纸包一看,只见一方雪白的帕子上绣着一丛湘竹,异常精美,登时喜欢得不得了。看爷爷出去了,辛小茹歪着头,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心疼地道:“我不过那么一说,你还真当真了,这方帕子一定很贵吧?你哪来的银子?”

辛小茹的话让姜毅很是感动,没想到这丫头心还挺细,他答非所问地问道:“你还喜欢吗?”

“当然了。”辛小茹仔细端详着帕子,赞道,“你还挺有眼光,选了湘竹图案的,我最喜欢湘竹了。我在沈姐姐那里看过画上的竹子,可是没你这个真切。”

姜毅正想打探柳儿的消息,听小茹说到沈秋月,急忙插话道:“你最近去沈姐姐那里了吗?”

“去了,我经常去的。”

说完这句话,小茹没再往下说,只顾看那帕子,姜毅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还是去学乐舞吗?”

“差不多吧,有时我们还一起做做女红。”说完这句话,辛小茹又停下了话头。

姜毅越发的有些着急,这个辛小茹,平时挺爱说的么,今天怎么变得惜字如金了?要不要对她直言?问一问柳儿的状况?可是那样一来,小茹会不会起疑?

还有一件事一直让姜毅捉摸不透,就是上次送柳儿到沈秋月那里,沈秋月看过萧笑昆的信后,并未向姜毅问起提亲之事,按照常理,女人一般是比较喜欢问问这方面的事的。

沈秋月没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萧笑昆在信中没有提及提亲之事。既然萧笑昆在柳儿的事情上隐瞒了一些东西,那么自己更不应该去主动触碰这件事了。看来,要想得知柳儿的近况,得想想别的办法了。

辛老伯捧着一个西瓜进了屋:“来来来,毅儿,大热的天,快来吃块西瓜,解解暑。”

“太好了,吃瓜喽!”辛小茹咬了一口瓜瓤,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姜毅心中一喜,小茹是不是要说到柳儿呢?

“什么事?”姜毅问道。

辛小茹看了看正在切瓜的爷爷,对姜毅使了个眼色,悄悄道:“你还记得你那块玉的事吧?”

“记得。”姜毅点点头。

“那个帮你抓贼的后生来找过你,我一下就认出他了,他可没认出我。他问你去哪儿了,我说你去江南了,他说你回来后可以去找他,他让我告诉你,他住在城北白庙胡同那家木器行。”

“哦,你说的是邓海。那件事过后,我们见过一次面。”姜毅道。

辛老伯笑道:“瞧你们俩,一个说那块玉的事,一个说那件事过后,是不是在打什么哑谜呀?”

辛小茹撒娇道:“哎呀爷爷,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耳朵一点都不背呀?人家说什么你都能听见。”

辛老伯哈哈笑道:“这黄毛丫头,竟然盼着爷爷我耳朵聋啊!哈哈!”

姜毅也笑了:“老伯,小茹是怕你担心,几个月前,我们在大街上遇到个小偷,是一个叫邓海的后生帮了我们的忙。”

“哦,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些为好。”

……

爷仨儿正说着话,就听外面有个熟悉的声音问道:“屋里有人吗?姜毅兄弟住这儿吗?”

姜毅心中一喜,萧六!这老哥哥,敢情他也回到京城了。

姜毅开门一看,果然是萧六。二人相见,分外兴奋。姜毅忙把萧六让到自己的屋子里。

“六哥,你啥时候回的京城呀?”

“嗨,我可比你们早多了。离开姑苏几百里地后,我照主家的吩咐,把车马卖了,只留下一匹脚力最好的。还是一个人方便,我白天赶路,晚上投宿,饿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这不,我老早就回到京城了。”

“六哥,你是想我了,还是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想兄弟了!不过,也确实是主家让我来的。主家说你歇几天后,有空儿了,到他那儿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六哥,咱们这么久没见面了,我也想你了,你别回去了,咱哥俩找个地方,好好喝两盅。”

“好咧,兄弟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

“六哥,过些日子,恐怕有你和萧五忙的了。”

“兄弟,你说的是不是主家纳小的事呀?”

“是呀,这对萧宅来说,可是件大事呀。”

“兄弟说的不错。可是,唉!”没来由的,萧六叹了口气。

姜毅见萧六叹气,很是纳闷,问道:“六哥,萧公子大喜,应该高兴才是呀,你怎么叹气呢?”

萧六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还是别说了。”

“你看你,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这可不是六哥的性格呀!”

萧六喝了口茶:“别看咱哥儿俩差着一个辈分的岁数,可投缘得很哪,有些话,我也就是跟你说说吧。”

“六哥,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事儿不成?”

“也没啥事,我是有些为主家担心。可是,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六哥,你说说看。”

“兄弟,你大概知道了吧,主家这次娶进门的不是平常人,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梁国公二夫人的妹妹,她死了的男人姓夏,人都叫她夏倪氏,夏倪氏大名叫倪玉莲。你知道步摇坊吧?”

姜毅摇了摇头。

“难怪你不知道,你到京城才几天哪。步摇坊可是咱京城第一等的热闹地界儿,吃喝玩乐,五行八作,要啥有啥。特别是那条街上的买卖铺户,家家都那么光鲜。有空儿了,你可得去逛逛。人都说,不到步摇坊,等于没来京城。”

“这么说,六哥一定常去了?”姜毅问道。

“去,我常去。虽说咱兜里没什么钱,去看看热闹也好呀。正因为我常去,所

大明护花郎

作者:冬月南风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大明护花郎》由冬月南风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笑昆,曹云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了舅父的叙说,姜毅恍然明白了舅父为什么一直没让自己去家里,原来舅母已然生气回了娘家。姜毅道:“这个潘凤娥也太偏执了,既然舅父已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