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左眼掉泪》右眼流泪代表伤心了 第十一章 侮辱 左眼掉泪BG文

《左眼掉泪》右眼流泪代表伤心了 第十一章 侮辱 左眼掉泪BG文

发布时间:2019-08-25 07:42:4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韩辰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韩辰,徐颂的小说是《左眼掉泪》,它的作者是韩辰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啊?……让我去二楼做?……做什么啊,主任?……”喜萌不太明白付琴突如其来的告知,反应显得极度的唐突。 付琴理了理自己的卷发,高

左眼掉泪

推荐指数:10分

《左眼掉泪》在线阅读

《左眼掉泪》 免费试读


“啊?……让我去二楼做?……做什么啊,主任?……”喜萌不太明白付琴突如其来的告知,反应显得极度的唐突。

付琴理了理自己的卷发,高傲地看着喜萌,没有笑容,更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你还想做什么?……你现在做什么,上二楼去照样做什么,薪水会加到8块钱一个小时。”

“额……可是……我怕我不行……”喜萌按耐住自己欣喜的激动,即时发生的怯生和退避显得合情合理。

其实她想问像她这样的学生兼职怎么有资格上到二楼去做?可是付琴的面无表情让她不敢讲太多的话。

“行不行又再说,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这是老板的意思,他看你外形不错,工作也挺努力,你不是要在这儿做一个月的全职嘛,工作时间多了,不是上去没人看着就可以偷懒了,先试用你一个星期,好好做,如果做不好,没的说的,一样下来。”付琴正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着搭在办公桌上,桌下可以看到她灰色锋利的直筒裤,以及黑色闪亮的高跟鞋。

“嗯……”喜萌低着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激动陡然被平复,心绪开始错综复杂起来。

付琴站起来,“行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多的我也不说了,”她走出了办公室,喜萌跟着她走了出来,“有什么不懂的,上去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么做,去问你们的组长,喏!就是楼上走着的那个女的。”她抬头望向二楼,正好看见二楼服务员组长孙源,便把手指了过去。

喜萌换上了孙源给她找的新的工作服,红色低胸的旗袍式套装,稍显劣质的面料,贴着皮肤冰冷而刺痛,并且尺码明显小了几号,只差喘不过气来,而最煎熬的要数脚下这双高跟鞋了,来时是穿一双帆布鞋的,与现在这身新的行头明显不搭,孙源只好又给她找了一双高跟鞋,而尺码,再次小了一号,喜萌从来没穿过高跟鞋,她套上这双冰冷僵硬的鞋,像有蜜蜂在自己脚上蜇一样。

喜萌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一束刺眼的日光迎面射了过来,喜萌眼前一片白亮,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头晕乎乎的,她闭上眼睛,靠住了墙。

她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刺眼与虚无,突然间辨不清了方向,她用手遮住了阳光,摸索着来到了楼梯口,扶着栏杆上了楼梯。

一个小时是8块,一天10个小时就是80块,一个月就是2400块!喜萌心里算计着,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二楼的装潢比一楼要精致得多,圆环形走廊,黑色西式的栏杆,隔着栏杆往下望去一楼,视野中央是一块圆形白色的大理石地板,闪耀着淡淡的润泽,抬起头,视线正前方是一盏大型琉璃吊灯,从吊灯各个角垂下几条两米多长的琉璃珠串。

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头顶不是空白简单的白石灰,明显有刮瓷的处理,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型图案,墙壁上挂着宁静的油墨风景画。

喜萌上了走廊,朝离自己最近的一间里间张望了一眼,红色的地毯,木制的屏风遮住了大部分的视线,但她仍然依稀可以看到屏风后方深黄色的窗帘,上面各式的花型雍容华贵,头顶的天花板俨然不同于走廊,外围是一个方形的凸起,四个角上安置着小巧的灯管,方形凸起所包围的是一个圆形的凹陷,一盏不大的吊灯从圆形凹陷的中心垂直而下。

孙源告知于喜萌,她将顶替先前的张宏丽,主要负责206房,而张宏丽则被安排到了一楼。

孙源说,楼上不同于楼下,楼下可以随便,楼上时刻都必须认真负责。

不得轻易离开自己所负责的房间,尽量多站在门外,时刻做出恭迎顾客的站姿。

双腿基本并拢,双脚呈45度至60度的夹角,身体直立,挺胸、抬头、收腹、平视。

右手握住左手的手指部分。

笑脸相迎。

工作时间禁止用手机。

门旁的椅子不是不可以坐,只是坐了万一被主任看到,情况可就不妙了。

迎客。点菜。上菜。客人用餐时站在门外,时刻提供服务。送客。收盘。清理。

必要时陪酒。

千万不可以失礼失态,人要委婉圆滑、开朗大方,时刻维护饭店利益。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自尊心不是不可以有,但有时候必须忍,坚持不了可以走,没人拦你。

孙源是一个眼见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人,长发乌黑,五官精细,典型的瓜子脸,身材高挑而丰满,至少有一米七的个头。

眼神是和付琴如出一辙的高傲,她给喜萌进行了简单而无感情的交代与叮嘱后,便不再搭理这个怯生生的学生妹,过去和旁边的一群姐妹围坐着嗑瓜子闲聊。喜萌乖乖地站在自己所负责的包间门外,听从孙源的指令不敢偷懒,自己的脚边不远处有一把椅子,其实就是给自己留的,此刻,下午3点,饭店里一个食客也没有,可是她却不敢去坐,她看到其他服务员大都随意地坐在椅子上,有的还在玩弄着手机,只有少数的几个是如她一样站在房门外的。

而离自己不远处的一间包间内,甚至传来几个女人打牌的声音,孙源则磕着瓜子不时用余光打瞄着自己,似笑非笑。喜萌心里十分的窝火与委屈,但她平静下来想一想,她是个新来的,理应要有好的表现和端正的态度。

喜萌拿出菜谱来记,这算是最难的工作,之前在一楼的时候,她做的只是最简单的“打杂”,而现在点菜却成了必须要做的任务,要熟记上百种的菜名及其相应简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也得花上十天半个月。

时间来到下午5点,喜萌就这样愣愣地站了两个小时,腰酸背痛不说,不停歇地记菜谱记得头晕眼花,空气干燥而冰冷,喜萌痛苦地靠在墙上,气温慢慢地降了下来,喜萌身上单薄的衣服和鞋子抵挡不了丝毫的寒冷。

她实在坚持不住了,她闭着眼睛想再过5分钟,再过5分钟她就坐到那把椅子上去。

饭店门外突然传来声响,三男两女推门进来,孙源眼疾手快,忙站起来扫了扫嗑在地上的瓜子皮,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做出了标准的迎客站姿,微笑迷人,眼神妩媚。

五位食客与一楼的服务员交涉了几句便上了楼梯,孙源套紧耳机,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随即来到楼梯口笑着迎接客人。喜萌还没来得及摆弄好自己的表情,客人便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她紧张得就连那一句简单的“欢迎光临”也忘了说,孙源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喜萌十分的心虚,生怕孙源把客人带进自己所负责的包间,笑容显得过分的僵硬。

可正如喜萌所担心的,孙源真把客人引进了自己所负责的包间,这一下喜萌彻底地忘记了笑容,脸色青一块紫一块,其中的一个男人还很猥琐地对着喜萌笑了笑。

孙源这样做,不是明显地赶鸭子上*架吗?

喜萌僵在原地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该做什么。

“还站在这儿干吗?来,拿着菜谱,快进去让客人点菜!”孙源冲出来,低声地喝斥着喜萌。

“可是……这菜谱我还没记住……”喜萌双手紧抓着孙源的手肘,身体有些发抖。

“没事的,你把菜谱递过去让他们点就行了,这是锻炼的好机会!”

“……我不行……我害怕……”喜萌恳求地望着孙源。

“拿来拿来!真没用!你进来倒茶!”孙源一把抓过喜萌手中的菜谱,冲进了房间。

喜萌进到房间里,茶水摆放在屏风外的桌子上,她匆忙地沏好茶,端着茶水绕过屏风,依次给每一个人倒茶。

因为桌子有点矮,而喜萌在弯腰倒茶的时候突然警觉到三个男人在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剧烈的羞愧与焦急感袭上心头,没等茶倒完,喜萌便直起身来,等她再次弯下腰去,三个男人便没敢再看过来。

“小姑娘呀,我们要喝酒,你给我们拿一打啤酒来,再给我们拿几个杯子。”其中一个男人说。

喜萌走出房间,心中不断地默念着一个字——酒!要到哪里拿酒呢?此刻的喜萌脑子里一片空白。

之前在一楼的时候,酒是到柜台那儿拿的,对!就到一楼柜台去拿,喜萌急急忙忙地下了楼,来到柜台,说要拿一打酒,却不料被柜台服务员骂了一番。

“二楼酒水怎么来这儿拿?!你懂不懂啊?!这儿只管一楼的酒水,你们二楼的酒水上你们二楼拿去!”

喜萌只好受着气重新上了楼,找到孙源问酒水在哪儿拿,孙源说在201,于是喜萌才好不容易找到了酒水。

之后是饭菜的一一送上,喜萌穿着难耐无比的服装与高跟鞋,跑上跑下,慌乱得直喘不过气来,活像个长着红毛的丑小鸭。

等饭菜全部送上后,喜萌回到房门外站着,终于可以松上一口气了,她拿出纸巾来擦了擦额头的汗,身后传来刺耳而欢腾的喝酒讲话的声音。

这时,孙源又飘了过来,送上了一句:“听着点,看客人还要什么服务。”

过了不多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让喜萌进去,喜萌刚一进去准备开口问要什么服务,男人便塞过来一杯酒要让喜萌喝。

“我……我不会喝酒……”喜萌一下子懵了,强笑着用手挡住。

“快喝嘛,你们这种小妹妹我见得多啦!酒量好的很,快点来!别害羞嘛……”男人硬把酒杯往喜萌手里塞,由于推挤,一半的酒水都泼了出来。

“我还是学生……我……真不会喝……而且我们有规定不可以喝酒的。”喜萌继续推脱着,她真想跑出房间,却又怕过分失

左眼掉泪

作者:韩辰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韩辰,徐颂的小说是《左眼掉泪》,它的作者是韩辰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啊?……让我去二楼做?……做什么啊,主任?……”喜萌不太明白付琴突如其来的告知,反应显得极度的唐突。 付琴理了理自己的卷发,高

小说详情